立即捐款

生活

新加坡人的澳牛 香港人的天天

新加坡人的澳牛  香港人的天天
廣告

廣告

「我登陸新加坡,原來已經是12年前的事了。」要在新朋友中間介紹自己,有種快要暴露自己年齡的尷尬。

理工大學物理治療畢業,沙士後為了一份醫院工作跑到新加坡;再跳到澳洲唸碩士,回流香港再回流新加坡再隨著不同運動選手南征北討,我的世界不再由亞皆老街到太子道西。

就像在赤道兩邊亂繃亂跳,除了日常工作外,我的FAQ,是兩邊的人都問我,對岸好吃的有甚麼。曾經,每次我很用力地介紹閃閃書不會介紹的隱世美食,到假期完結,我問他們覺得介紹怎樣,他們最後都沒有怎麽去,又走回那些大路名店。

我明白的,同行朋友未到過香港和新加坡,在地標打咭仍然是指定動作。朋輩壓力,是行程的一部分。

最近在討論區有不少住在新加坡的香港人在批評香港遊客到新加坡只懂得跑到天天吃海南雞飯。那住香港的新加坡朋友會否如此尖酸刻薄地批評新加坡人只懂得去澳牛和一樂燒味排隊?真的沒聽過。

最近有新加坡運動員陪男友到香港比賽,除了尖沙咀碼頭的漁船,她的社交網站竟留下一幀在彩虹邨的私影。老闆早陣子飛到香港和朋友敍舊,驕傲地展示著她資料搜集得來全港會自家炒豆的咖啡店谷歌地圖。

香港人呢,也許上班這件事已讓人太累,到環球影城打咭已經當完成了歷史任務。這才有機會讓天天雞飯要越洋在香港開分店,將那口飯送到你的家門前,可味道和價錢已經是不一樣了。

是的,對香港人最mean的,始終都是香港人。

我不介意直接做他們的嚮導。捨棄珍寶的辣椒蟹,帶運動員組屋樓下的大排檔牛油上湯蟹,驚為天人得教亞洲劍神張小倫嚷著要將食譜帶到他的餐廳菜單裏。在香港會合新加坡朋友,他們都意外為何美心酒樓的燒鵝有時比一樂的更美味。

當然,這都是要切切實地感受當地生活才找到的瑰寶。可惜的是,香港人被生活逼迫得連假期都忘了怎麼去搜尋自己的享受。

最近ViuTV節目《人住公屋 我住公屋》裏介紹的新式組屋The Pinnacle Duxton應該會成為香港人到新加坡旅遊打咭的景點。但節目不會介紹,在旁邊的舊得你以為快要清拆的舊組屋樓下,會藏著全新加坡最佳的精品咖啡店。

尋找雙城的隱世景點,需要還是旅者好奇心和轉角的腳步。

原文刊在作者的網誌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