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媒體

Fake News無遠弗屆 2019要提防主流媒體

Fake News無遠弗屆 2019要提防主流媒體
廣告

廣告

NHK去年十月的短單元劇《Fake News》,劇中討論媒體盲追PV,討論網媒的角色……等等。假新聞發展至2019,討論還停留在網絡新聞,似乎有點落伍。

《大公報》頭條報道「蔡(蔡英文)密使見學動『學動』授『獨』計」,台灣《自由時報》澄清,《大公報》將《自由時報》政治中心副主任「搞錯」成蔡英文的「密使」,連新聞人物都弄錯,幾乎可以寫入香港新聞歷史。

我們經常以網絡「假新聞」警醒市民:Fake News當道,要多加思考。那主流傳媒的「假新聞」,難道我們視而不見?

新聞人都建議市民多加思考,認識傳媒,不用怕它,多與朋友談新聞,在民間多加辯證,這些都是有益無害的腦部和口部運動。對於香港人,只要Who、 Where、 What、When 資料無誤,文尾加一個學者評論How便是一則完整無缺的新聞。現在假新聞的問題在於:我們界定一則「假新聞」的門檻太低了!多年來寵壞了香港的新聞界。

上述那些連其中一個「W」Who 都弄錯,市民可以斷定是假新聞。那些無考究、誤導讀者的新聞,在我的標準,都是「假新聞」的一種。

去年12月,台灣名導鈕承澤捲入性侵案,隨即削髮,引起公眾關注。《台蘋》頭版報導,無稜兩可的推測此舉「可能」為了逃避驗DNA。及後,多間媒體包括《台蘋》記者都向律師求證,在12月9日報道這樣避採DNA是不可能的事。到了今天,在《台蘋》網上版有關鈕承澤避採DNA的即時新聞與日報港聞都不知所踪,但網上仍然有其他媒體猜測「渣男」鈕承澤削髮的因由。香港代表要數TVB,去年無綫電視在節目中聲稱流浮山可以生食生蠔,漁護署堅決澄清這是不可以。此證明假新聞不分媒體的性質,公眾不要先入為主認為,主流媒體的報道便不會錯。

最近經典的一則國際新聞應該是華為的太子女在加國被拘捕後,一則網聞指出歐洲國家因杯葛華為令當地網絡斷。內地是製造假新聞的能手,只要標題夠搶眼,捉到讀者心理,內容「易入口」,讀者很快先引為主。內容不能求證,不用引述真實的人,只要加上「網民:___ 」,這便變成一則似是疑非的新聞報道。這些技倆,仍然騙到不少人。

當提及假新聞,不要一味提醒長者不要信那些私訊Fake News,假新聞這回事知識份子也有機會中招。今日報紙雜誌的那條求真線越退越後,那些在未求證的資料上,再加些價值觀和推測。「公信力」是主流媒體與KOL的一大分別,這是傳媒的資本,是其生財工具。媒體應不會是「故意」去般弄是非,自從有了4G,即時新聞興起,媒體或者感染了網絡的那份「不認真」,同時適應了網媒的速度感,對了無讚,錯了無人記得,乏人討論,於是便用流水作業的方式胡混過關。

在電視劇《Fake News》的總編着女主角多「炒稿」,笑女記者花時間做偵查報道是「工資小偷」,總編堅信PV(點擊率)是王道,勸女主角「請放下記者的尊嚴」,不要花時間再到現場探訪。這種「反智」氛圍,同樣瀰漫在不同的媒體。媒體在倒「公信力」,小市民慨嘆,新聞新假難分,最後索性不看新聞了。

記者要放下尊嚴,我從不反駁。

求真是人類的智慧,記者可以不要尊嚴,但你的生存(讀者/記者/傳媒高層)要不要腦袋?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