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過度設計呃超支 難怪香港基建全球最高

過度設計呃超支 難怪香港基建全球最高
廣告

廣告

原題為《沙中線紅磡站聆訊中部份專家揭發過度設計》

沙中線紅磡站被揭發有削鋼筋、鋼筋未扭盡或甚至無扭入螺絲帽等情況,政府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正在進行聆訊,上星期開始由各方的專家證人作供。其中最受人注目的莫過於由委員會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RPS Consulting Enginneers 董事 Don McQuillan。他引述港鐵的專家證人 Mike Glover 的講法,認為「抽走東西走廊底層的五成鋼筋結構仍安全」[1] 他又引述螺絲帽供應商人和進行的測試,稱即使鋼筋只扭入60%、即26毫米已非常安全。[2] 他更聲言『月台層板底部根本毋須承受拉力,即使以竹枝取代鋼筋都照樣安全!』[2] 而他的看法亦與港鐵的專家證人和禮頓的專家證人大致相同。[3] 禮頓的專家證人 Nick Southward 更多首次揭示位於東面連續牆的設計改變,原來東面連續牆頂部由原設計的24枝螺絲帽接駁,改為36枝連續鋼筋,他稱這對結構性能及穩定性均無影響,且彎曲強度更增加百分之五十。[4]

三位均是專家證人,在聆訊中一般不會故意講大話,禮頓和港鐵的專家證人尚且可能各為其主,但委員會的專家證人無誘因幫口,所以大家應該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專家們的證供。事實上,港鐵的專家證人 Mike Glover 重申,自己並非要找出工程的不合規之處,而是由安全角度出發,找出更低的可接受水平 [2];換言之,他們並非證明現時的偷工減料情況仍然合格,而只是說明是仍然安全而已!


圖1 沙中線紅磡站圖則

他們一致認為結構仍然安全的原因明顯是因為過度設計(over-design),McQuillan 認為東西走廊底層不使用任何鋼筋,亦無礙結構安全,他形容「所有鋼筋都是過份提供」。[1] 為什麼工程師要過度設計?這並非法例要求高安全系數,而是根本完全不需要鋼筋承受拉力的地方也加大量鋼筋,本來的設計師已經加上24支完全沒有用的鋼筋,但禮頓還要再在沒有得到建築事務監督批准的情況下再加大至36支完全沒有用的鋼筋,然後馬馬虎虎地愛扭不扭的亂搞一通,反正根本用竹枝都夠力,扭多扭少有何傷肝!這可能揭發更大的問題:

首先,禮頓修改鋼筋圖則卻未有給予屋宇署審批,其中尤其是東西走廊月台層板頂層。專家證人卻指出原來加多了鋼筋數量,大家可能記得,有報導指項目訂購的鋼筋數量比原設計多出很多,卻沒有報導原因。疑點一:為何要加多無用的鋼筋?又不敢給屋宇署知?

過度設計(overdesign)在行內是一種常用作加大建造費,索取超支的門徑,可透過VO追加工程造價,但報導沒有交代禮頓有否向港鐵提出VO追加更改設計和增加鋼筋數量的工程金額。

由於禮頓自製過度設計,所以對工程質量監管掉以輕心,這是人之常情,當你知道鋼筋其實不是用來承托,而是加大利潤,尤其在業主要你趕工期間,自然輕易接受甚至提出削鐵,不扭盡,全不扭等節省時間工序,以賺取更高的追工費。

從三位專家的供詞,似乎香港工務工程的過度設計情況非常嚴重,怪不得香港的建造成本世界第二高,而且超支不斷,予取予攜。本來過度設計可以提供多一層的安全系數,但當過度設計是由承建商自綸自導自演,失去監察制衡,容易出現偷工減料的現象,安全系數反而變成承建商賺取更高利潤的捷徑,而且有時會偷工減料偷過龍,出現意外。最奇怪是為什麼其他 Parties 會一齊放鬆監管?莫非獲利齊齊分?否則一般專業操守必然會確保施工與設計圖則相符,即使明知過度設計,但專業責任必須向社會交代,工務工程由市民付費,過度設計也不能接受偷工減料,否則違反聘任合約,專業失德。

[1] 香港01 (2019a) 【沙中線】委員會專家證人:東西走廊底層不用鋼筋亦無礙結構安全,1月18日。
[2] 蘋果新聞 (2019a) 【豆腐沙中綫】標準拉至新低!委員會專家:用竹枝取代鋼筋都安全,1月18日。
[3] 蘋果新聞 (2019b) 【豆腐沙中綫】港鐵專家證人:鋼筋接駁差不影響安全,1月18日。4
[4] 香港01 (2019b) 【沙中線】禮頓專家證人稱抽走層板內5成鋼筋 仍無礙結構安全,1月18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