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通過保障外判工人的《金龍均法》背後,仍未解決的非正規工人亂況

韓國通過保障外判工人的《金龍均法》背後,仍未解決的非正規工人亂況
廣告

廣告

之前都寫過不少文章談及韓國工人面對的不同挑戰,例如被大財團壓榨、無理解僱、拖欠薪金等,還有些企業工會在抗爭多年才能獲得正式員工的合約。而最近韓國國會上通過一項法案,令主持工運的團體暫停抗爭,並希望總統能讓應負責任的人負上法律責任。究竟《金龍均法》中的金龍均是誰?為何他的事件引來關於工人待遇的爭議?背後反映了什麼社會亂況?

事源於12月27日,韓國國會通過了被稱為「金龍均(音譯)法」的《產業安全保健法》修正案,正式就不同行業的建築等工作外判進行規限,目的在於將危險工作委託外判一方的責任擴大,以避免出現外判工人發生意外時委託及被委託方逃避責任。所有工作現場中,委託方必須履行安全保護外判工人的責任,並就危險場所進行主要管理,與被委託方共同承擔責任。同時,有部份危險工作已被判定禁止外判。如有委託外判的公司違反此法例,刑罰由「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00萬韓圜」上調至「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00萬韓圜」。而且,如外判過程中違反法例的同時導致有外判工人死亡的話,最高可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及1億韓圜罰款。

事件的主人翁金龍均,是一名24歲的外判企業的非正規工人,12月11日凌晨,他在泰安火力發電站工作時,在進行煤炭傳送機安全巡查時不幸被絞死。根據晚間工程的準則,需要至少有二人一組在現場工作,但當時只有他一人工作,故發生事故時亦沒人相助。自從事件發生後,不少人逐漸關注危險工程外判等衍生的問題,因為涉事公司在昔日法例下毋須負上任何法律責任,令不少工會非常擔心萬一再有同樣事情發生的話,不少公司能夠逃避責任,令遇事工人蒙受最大的損失。

現時有不少公司為了能夠降低生產成本,就將部份工程外判給其他小型企業,無論高低風險亦有機會被外判。而小型企業接到外判生意時,亦會為了節省成本而僱用薪金要求較低的臨時工人。由於他們是非正規工人的關係,任何保險、安全保障、合約上均沒有公司直接管轄及負責。所以在昔日外判制度下,委託方及被委託方均不須負上責任。發生了金龍均同類的意外後,委託方亦可以以「非公司受聘的職員」為由逃避任何法律責任。除了建造業之外,引進非正規就業工人的現象亦變得常見。

由此問題,我們能進一步談及韓國非正規就業工人的現象。早於2006年10月來自韓國統計廳的數據,非正規就業工人的人數有842萬,佔全體工人總數的54.8%。本身跟隨日本的公司文化——終身僱用員工制的韓國,引入了非正式員工的背後原因,正是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造成的IMF危機。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引入韓國之後,對不少企業的生計大受影響,不能負擔終身制造成的生產成本,最後不但大財閥繼續崛起,而且勞工階級亦趨向碎片化,分裂成多個社會階層,其一正是不斷增多的非正規工人。他們與部份低收入人士一樣未能享有全面法定勞工福利,同時有部份更因沒有合約關係而不受任何公司直接管理勞工福利,例子正是臨時工人。而至今就業市場的萎縮仍未停止過,非正規工人的福利仍未完全令人滿意。

《金龍均法》的通過,能夠杜絕企業委託外判時,出現被委託的企業僱用大量臨時工作、用最廉價中標外判等問題,同時以最低的成本讓臨時工進行工作,卻沒有為怹們處理安全及工作條件的問題。而這些惡性循環經法例的修訂能夠得到停止,因為法例列明了委託外判方及被委託方都需要負上法律責任。當然,政府需要更進一步的,是如何解臨時工被剝削的問題,如何保障他們的勞工福利。即使有《金龍均法》保障他有涉事者需承受責任,但根本問題正是企業剝削他們的福利及工作條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