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偉良

《講劇時辰到》主持,曾任職TVB助理編導,之後投身廣告製作及撰告,目前為廣告導演。曾撰寫動畫及電視電影劇本。 網誌

生活

《大象席地而坐》不幸終變成不朽

《大象席地而坐》不幸終變成不朽
廣告

廣告

《大象席地而坐》是國內導演胡波首部電影作品,也是他的遺作,在電影還未正式公映時,他在2017年10月12日上吊自殺,關於他自殺原因,有說因經濟困難和失戀,當然也和他的個性有關,但更多批評直接指向這電影的投資者王少帥(奧運體操金牌得主劉璇丈夫),起先,王投資67萬人民幣,相當少的製作費給這電影,完成後,導演的剪接版本長達四小時,基於排戲院場次這個商業考慮,王要求胡將電影剪短到兩小時,兩人為此發生爭執,胡要求買回電影版權,但電影公司開價350萬人民幣,在2017年6月,電影公司更向胡波發出違約行為溝通函,提出損害賠償請求,其後更解除了他的導演職務,令他的心血化為烏有,這事情極有可能影響到他做出上吊這決定,而他死後,電影公司將這四小時的電影版權,「捐贈」給他父母,大家才有機會看到目前的版本,這是他堅持到底得來的成果,但實在太令人婉惜了。

「我們應該怎麼辦!」、「活著令人很噁心」、「人活著,是不會好的,會一直痛苦,一直痛苦。從出生的時候開始,就一直痛苦,以為換了個地方會好,好過屁!只會在新的地方痛苦,沒人明白它是怎麼存在的。」這些痛苦、灰沉、絕望、無助、無力的對白,貫穿了這電影,也是導演要向世界表達他的內心世界。故事發生在一天之內,主線是四個人物,十六歲的韋布出頭幫同學,將校中惡霸推下樓梯,生命危在旦夕,而他暗戀的同班女同學黃玲,和家庭關係極惡劣,同時又和教務副主任關係曖昧,年過六十的老人王金,面對被家人送去老人院的命運,心煩意亂之際還去幫助韋布逃亡。校園惡霸之兄于政,發散人追尋韋布,但他也陷入一片混亂中,因他的好友早上目睹他和其妻偷情,在他面前跳樓!這絕望的四人,同時有個希望,就是去滿州里,去看看據說有一隻馬戲團大象席地而坐。

入場前,曾懷疑能否捱足四小時,結果是很投入的看足四小時,節奏當然不是娛樂片那種,但四條線的互動,導演的編排,令這電影戲味十足。故事中好多悲劇都是由小錯做成,被喜歡的女人拒絕憤而找朋友妻偷情因而鑄成大錯,強出頭導致錯手重傷同學,沒有家庭溫暖所以和老師不倫,最終都是釀成恨錯難翻的結局。電影在河北石家庄取景,那裡的天氣都是灰濛陰暗,和這電影的絕望調子可謂情景交融,灰灰的天,冷冷的街,彷彿置身於沒有光、沒有出路的絕境,再配合上述痛苦吶喊式的對白,這些情、景、人、事,就像一個無情的鈎子,將觀眾壓抑在心底的悲愁怨恨一併鈎出來,深深被其感染,離開戲院時步履變得沉重了,心情也需要一段時間去釋懷。

這電影製作費異常地少,郤無阻導演發揮創意,他索性全部用自然光,手提著攝影機用長鏡頭去拍攝,平常看娛樂片,兩三秒就要換一個鏡頭,但這電影中,二三分鐘一個鏡頭已經是短的,頭半小時有點不習慣這種鏡頭運用的方法,不過之後反而有種大開眼界的感覺。鏡頭都是以四位主角做核心,其他和主角對話的角色,有時焦點不清也照用,觀眾也要細心留意,有些在鏡頭遠處,看不清楚的演員,他們的演出也是和劇情有關。這方法相當考驗演員,除了對白還要不斷演內心戲,而四位主角的演技真心精彩,可成功帶動觀眾情緒,這也是看四小時不覺悶的關鍵。

滿洲里馬戲團中席地而坐的大象是否存在不是重點,主角們最終決定一同去見這大象,是因為他們必須離開這個絕望的城市,縱使這未知的地方,不一定會有希望與快樂,但總勝過眼前這個連丁點希望也沒有的地方。胡波導演完成這電影時才27歳,劇本也是出自其手筆,這故事反映他已看透現實的殘酷,世界的痛苦,他也和戲中的角色一樣,必須要離開這個沒有出路的地方,但他選擇了一個令人痛心的方式,去尋找他的滿州里。因為他的堅持,他的不幸,我們可以看到這四小時完整版本,這不幸種子發芽滋長出來的,應是一套觀眾心目中不朽的電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