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網誌:http://aukalun.blogspot.hk/ 網誌

政經

扭曲如蛆蟲,自甘為幫兇

扭曲如蛆蟲,自甘為幫兇
廣告

廣告

有關順豐的「物流審查」事件,與香港學者關詩珮之學術書籍遭三聯書店出版社審查後中斷合作事件,還有些話要說。

前陣子,偶遇一位新聞系畢業生,閒談間提到有同輩畢業後,新聞理想壯志未酬,跑了去做一些有關網上營銷與物流的工作,遂感嘆時不與我……(見明報專欄:唔讀書,做運輸?

重要的事說三遍:運輸很重要,物流很重要。從遠一點談起。

當有一天,香港的電訊商都同華為合作發展 5G 網絡(這事情正在發生),技術倚賴會否令本地網絡供應商屈從「大局」,後門大開讓網絡審查暗渡陳倉?甚或利用網絡為「國家安全」搜集情報?這並非危言聳聽,5G 基建等同一國之超級資訊管道,乃未來世界「國之重器」,歐美澳紐多國禁止或正考慮華為投標5G 網絡,當然事出有因,憂慮養巨獸為患。黨國的棋子以無辜商業機構的身分,裝扮成純良的羔羊,終於被全世界看穿,大概只有香港還有人扮天真去相信。事實上,中國的《國家情報法》第七條說:「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該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一個有黨委的商業組織為國家搜集情報,大條道理,因為「依法」。再看香港,新聞傳媒被收編,中聯辦操控書店與書籍物流公司,市場佔有率達七至八成。試想像,有一天老大哥以一早部署好的商業影響力發功,窒息網絡自由,要傳媒老闆「依法」聽命,嚴控書籍發行銷售時,資訊流通大概要回到基本步,其中一項,正是物流運輸。

人手實物運送,正是突破封鎖的原始手段。物流很重要。

不希望這天到臨,但我們正穩步走進這個羅網,靠近深淵。

請不要以為人微言輕,事小而不為。當權力的傲慢已滲透到生活的每一個層面,也代表着,生活的每一處細節,都可以是抵抗。

哈維爾在《無權者的力量》中反覆論說的,正是平凡人如我們,未必有勇氣站到最前,但大部分人有能力鼓起小勇氣,於平凡生活中不順從、不妥協、不隨大流漂浮,每一個日常崗位,都是堅持的陣地。

例如,順豐審查事件,在在警惕大家,貪方便、貪價錢較便宜,就會養大一頭怪獸。要把危險撲滅於萌芽階段,不要養虎為患,小小市民,趁還有選擇,考慮多幫襯本土的網上大店小店、用本土的物流公司,不要盡是進貢大集團,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香港的獨立書店與出版社,也正在密密謀後路,當一國兩制繼續被扭曲,中港完美融合,內地審查制度移植香港,只是時間問題;到時政府法令未必需要明目張膽配合,因為當書籍物流被中聯辦集團獨大壟斷 (這天已不遠),敏感書不出版,有禁書就封殺,有話題書暢銷書也不賣,物流公司也不為書店送貨時,其實不須明令,已得顯著的審查效果。

我要再強調一次,所謂審查,不須完完全全堵死一本書的流通,若書本因為政治理由,主要書局買不到、物流公司不送貨,大幅度減少流通的可能,已經有審查的效果。

所以,不須介懷「做運輸」這崗位,請出盡力做好營銷物流,我們需要本土的運輸網絡,保障貨物流通的自由,也就是保障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崗位非常神聖。

每個崗位都很神聖,公務員很神聖,確保政府運作遵守典章規則,不受外來力量干預,記下出賣香港之輩的詭異行徑,那一天來到時,要深喉爆料,讓真相大白。警察很神聖,那一天來到時,請槍口舉高兩吋。

每一位大廈住客也很神聖,大家可會留意到,最近你住所門邊或住客大堂,愈來愈多中聯辦經營的免費報章與刊物,污染你安寧的家。作為一位住客,請盡責任清理垃圾,並得你鄰居之支持,一人取一份,盡早移除回收廢紙,為地球出一分力。

今時今日的審查,沒有戴着臂章的審查隊,沒有粗聲粗氣的野蠻手段,他們甚至會裝作體貼,以免費報姿態包裝黨的精神食糧。往日那一套以法律規章直接操控的審查形式 (regulative censorship),已轉化為 Bourdieu 所言,透過社會組織管控「表達的渠道與表達的形式」,從而影響資訊流通及內容。

以資本主義商業模式,操控出版社、書局門市、物流,正是操控「表達的渠道」之美妙手法。

接下來要問的是,種種警號,為什麼那麼多人視而不見、或習以為常,順豐不送十字架飾物,主流媒體當無事發生?黨媒入侵你家大堂,大家為何覺得正常?香港學者關詩珮之翻譯學術書籍,於出版定稿最後階段,三聯出版因書中文字涉及六四事件與八九十年中國出版狀況,而不能放行,要求作者自行改寫,最後出版告吹。這件事,為何在文化圈子裏泛不起幾絲漣漪?

是大家都麻木了?習以為常?太忙沒時間出聲?

三聯出版審書事件,連封面都已經設計好,已完成多次校對及排板,最後關頭腰斬,乃典型的政治審查事件。文化圈子之低調,很容易理解,眼前是一個龐大體系,這體系不單是一個出版集團,已成為很多出版社與書商及作者整個出版銷售的重要環節。再者,執筆寫字的人,往往視「出書」為人生大事,三中商擁有優秀的編輯團隊與銷售網絡,若然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物流與銷售渠道不暢,艱苦寫成的巨著,呆在倉庫中,死在起跑線。方丈的器度大家都知道,今日不報,只是時辰未到;一本書賣不出去,連帶以後亦無其他出版社斗膽為你出書,這些都是很現實的考慮。

由書市網絡、5G 網絡到物流網絡,都是同一套路,利用人口紅利,做大做強,加上舉國體制,國家隊助威,抓緊市場經濟的死穴,累積資本,壟斷市場。運作成熟後,國家隊可以派幾支隊伍一同運作,互相競爭,最後還都是同一個黨國,同一式操控。

當羅網成型,何時收網,就不重要了。黨國體制作勢待撲,已足夠震懾,令大家識做。在下位者,深明誰是話事人,以觀察風向為生存技能,先主子之憂而憂,自動把審查變作日常,甚至視為專業知識的一部分。

看順豐審查事件,公司後來對拒寄宗教物品而道歉,謂職員「矯枉過正」,集團「決定總經理立刻引咎辭職」,順豐拒寄「政治書」的解釋則含糊其辭,看不明白。這家公司,自找法例自我綑綁,由經理至前線員工,視「矯枉過正」為正路,連辭職都要「被引咎」,無自主、無骨氣,所堅持者只有服從。這不是特例,是常態。

未完全崩壞時要開始抵抗,還能發聲時不能放棄機會,尚有空間時就要謀定後路;每一人在自己崗位上加一把勁,不能扭曲如蛆蟲,不要自甘為幫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