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意念有理」當「可行」,加鹽加醋烹小鮮

「意念有理」當「可行」,加鹽加醋烹小鮮
廣告

廣告

是否應該把領取福利的「長者」年歲提升至65歲,這一點在理念上確實可以討論,政府說這是大勢所趨也不能完全否定。當然,由局長拋出一個「120歲唔死60歲便是中年」的笑話確實有點搞笑。問題是如果可以討論,就應該拿出來正式討論,而不是單憑政府說認為這是正確的,就管得你們同意還是反對,政府頒布施行就是了,完全不管公眾的看法,不理議員的反應,也懶理社會的期望,更不去深究社會是否已經作出了準備。

我同意政府應該把長者申請福利的年歲逐步由現時的60至65歲不等續步劃一,提升至65歲也非無不可。但政府應該先採取措施鼓勵及促進更多年長人士繼續就業,讓年長人士在勞動市場有公平的就業機會,要保證他們不致受到年齡歧視,要令整個社會改變現時仍然十分普遍認為60歲就要退休的假設。要做到這一點,政府首先要帶頭修改現時的很多做法,包括把公務員的退休年齡提高至可以選擇65歲,不應該只讓近幾年新入職的公務員才可以選擇。資助機構及現時的公務員如果60歲之後願意繼續工作,選擇不退休也應該容許。只要政府帶頭,這個年歲組群的就業人口便會大幅度增加,也可以向私人機構作出示範。這樣之後,說把長者綜援的申請年歲門檻提高就有更大的說服力及現實基礎了。

政府什麼都沒有做過,又沒有就這個方案進行正式諮詢,就連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自己也承認政府沒有就這個議題推行過深入的討論,然後就把它放進去年的撥款條例草案,議員乳豬全體通過了那個草案,就說等同支持政府這個做法,這種說法明顯是強詞奪理,屈得就屈。如果連「可塑性」甚高的建制派都頂唔順,可見問題真的十分嚴重。

而且,政府根本沒有需要急於即時推行這個方案。即時推行了也不見得可以進一步大幅減少這個年歲組群申請綜援的數字。事實上,只要有機會,身體如果健康,有幾多人會志在綜援長者個案那三千幾及零零碎碎的津貼來維持生計?根據過去十年的數字,全港人口中,60至64歲的大幅度增加,這就是政府經常放在口中所說的人口老化的必然結果,但這個年歲組群申請綜援的數字及佔整體個案的比例,則是不升反跌,而且持續如此。這說明只要有機會,環境又容許,這個年歲組群的人很多都願意工作,他們現時的勞動參與率已經接近一半。

所以,就算政府作出這次修訂,也不見得可以進一步減少個案數字。原本的方案就算施行,受影響人數大約有兩萬人,每人每月少拿1060元,再加上其他津貼項目,不見得在公共財政上有很大的意義,但對於那些真的需要申請綜援的人士來說,那一千多元及相關津貼卻可能很重要。政府做事竟然如此輕重不分,以為自己理念合理,就完全不理政策效果,證明這樣的政府根本只是活在砂堆之內。

現任特首林鄭月娥自從成為政務司長之後,便開始有一個令人頭很討厭很反感的習慣,就是經常自己讚自己,即所謂顧影自 high,有時又會亂拋書包。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一個政治領袖,她值得怎麼様的評價,不是由她自己說,而應該由在她領導下的社會及市民來決定。偏偏這位特首好像對自吹自擂上了癮,近年就更有惡化的跡象。

很難想像一個官員會公開說,「我這個人比較有為」、「我善於做政策」諸如此類向自己面上貼金的說話,她自己說的時候似乎不害臊,但有一些不同意她的政策的人,可能會感到難堪,這種行止在很多人看來也只會覺得可笑。

無可否認,林鄭月娥是一個頗有效率的行政官僚,她的幹練由她在港英政府年代擔任庫務局長副車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但同時也開始展露出她的悍吏作風。到她成為社會福利署署長之後,負責推動實施的那一個一筆過撥款機制,就可以看得更清楚她的作風了。當然,開始的時候不是由她來倡議,但自從在她治下施行之後,一直都是問題多多,造成極大的不公平。到了今天,就是社會福利署內部一些高層官員,都對部份受資助機構的管理層竟然為自己提供房屋津貼及花紅這個做法,同時又剝削前線新丁的行為搖頭嘆息。但到今天尾大不掉,政府也不知是不是有來自最高層,即今天的特首、當天的社福你署長的情面考慮,對改革一筆過撥款機制的需要視而不見。去年開始進行的檢討,政府還要特別強調只是微調、優化,而不是檢討。到問題是如此明顯的時候,政府竟然視而不見,這還說什麼善於搞政策?

不是說政府倡議的政策改變或發展都不合理,政府的政策倡議及計劃,有很多都是針對香港的發展及面對的問題。而作為政府官員,他們有些還是希望能夠弄出一點成績來的。這是人之常情,可以想像到。

但作為一個政策制定者,也必須明白一個事實,很多政策意念,其實都沒有錯,都是有合理的依據,但合理卻不一定是可行。事實上,很多合理的事,政府都沒有做。同樣道理,很多不合理的事卻長期存在,也不見得政府可以即時撥亂反正。林鄭月娥自稱善於做政策,她自己也曾經在作為發展局局長的時候,對丁屋問題提出了一些很進取的意見。丁屋政策之不合理,社會上已經有公論,但為什麼今天這一位善於做政策的特首,卻要處處迴避丁屋問題?

所謂合理,有時也只是一個相對的觀念。對某些人合理的事,對另外一些人就可能變得很不合理。「合理」這個概念,在政策研究上也不是一個單向度的意念,包含了複雜多元的意思,也往往是不同社群及利益團體之間價值觀念的對弈。一個看似合理的政策倡議,是否能夠合理地得到討論並推行,往往也是政策利益、政策的代價及成本在分配過程中不同社群的競逐及對弈的結果。

這一次建議把長者綜援的申請年歲門檻提升至65歲,意念本身有很多合理的地方,但當政府及整個社會都未準備好,機械地把65歲視為必須要遵守的年歲原則,便變成很不合理了。還要拋出一個「120歲唔死60歲便是中年」的笑話,就只是突出顯示了政府是如何平面地及高度簡化地看「合理」這個觀念。

在處理上,如果能夠嘗試以理服人,就算最終因為各種因素未能實施某些政策建議,也可以說是非戰之罪。這是所有政策制定者及政策倡議者都必須學懂及接受的氣度。他們自己以為合理的做法,最後很多都是會變成不可行或沒有辦法施行的。

就如上面所述,把長者綜援的申請年歲門檻提升,前提性的條件還未鋪就好,即時就把這個合理的意念施行,就顯得十分不合理了。再加上這一位所謂善於做政策的特首在面對議會的時候表現拙劣,也傲慢無禮,當然就更是敗事有餘了。結果就是連政府的政治盟友建制派也無法接受。

政府現在拋出個「補鑊金」方案已經把整件事變成笑話。明眼人都看得出,如此做法只是自欺欺人、掩耳盜鈴而已,只是增加了很多前線員工的工作量、增加了很多不必要的審查及核實程序,一些原本可以受益於長者綜援的人士也將面對更強的標籤效果。整件事的結果對誰都沒有好處。

至於政府,也要為特首的傲慢無禮及莽撞付出代價。口舌便給似乎是所有有權勢政治人物的通病。不過作為係一個現代化如香港社會的政治領導,便要特別小心,要明白爭取最大可能的團結才是政治領導的最高境界。林鄭月娥作為特首嘴尖面薄,要透過口舌佔處於挨打狀態的民主派議員便宜,要擺出傲慢姿態,「我就是不選擇見你們」,還要問他們「是否妒忌」,這顯然這不是一個善於推動政策的領導人應該有的態度和作風。而今就算拋出了「補鑊金」,又推了個「補鑊張」出前台,但顯然造成的裂痕已經很深,以後要修補並不容易。

看來政府以後要與社會討論退休年歲問題、老人福利的年歲門檻或長者綜援問題的時候,已經因為今次的事件而造成很大的「政治意氣」的元素,令一些合理的意念更加難得到理性的討論。說造成這個結果的那位特首是一個「善於做政策」的人,單是這一點已經令人覺很懷疑,想起了這句話原來首先是出於她自己把口,就覺得更是好笑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