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生活

【電影】戰地記者最後的一席話 Marie Colvin的一場Private War

【電影】戰地記者最後的一席話 Marie Colvin的一場Private War
廣告

廣告

《第一眼戰線》(《A Private War》)是改編自戰地記者Marie Colvin(瑪麗科爾文)的真人真事。Marie Colvin是美國人,為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當戰地記者26年。1999年深入東帝汶戰區;2001年在北斯里蘭卡受炮彈所傷,左眼受害,從始獨眼便成為了Marie Colvin 無畏無懼的標記,她自謔為「獨眼船長」,笑語中帶苦。2012年2月22日, Colvin與攝影師保羅決定一起前往被圍困的敘利亞霍姆斯市,炮火擊中傳媒區,二人命喪戰場。

《A Private War》將Marie Colvin 的生平拍成電影,電影英文名《A Private War》。電影片頭與片末都播放了Colvin 的訪問,令人深思。

“It’s like writing your own obituary. I suppose, to look back at it and say, you know, I cared enough to go to these places and write in some way something that would make someone else care as much about it as I did at the time, part of it is you’re never going to get to where you’re going if you acknowledge fear. I think fear comes later when you’ve — when it’s all over.”

「我在寫自己的訃聞,我回想過去,我會這樣說。我關心戰場的事,於是我報道出來,希望有人關心。如果感到恐懼,又無法行前一步(找真相)。恐懼往往在之後出現,當所有事情完結。」 — Marie Colvin(瑪麗科爾文)

真相的誘惑

《A Private War》講的是戰爭的殘酷,Marie Colvin在戰場上足印,全是濫殺平民的鐵證。她不到現場發掘真相,戰場上的大屠殺恐怕永遠埋藏地底。Marie Colvin 兩次的受害,都是保護他們的軍隊與同業撤走的時候,惟她偏向虎中口尋找真相。

Marie Colvin 在《A Private War》呈現了平凡的一面。

電影片頭片末加插了Marie Colvin 真人的訪問,聽下去是「無sound bite」的引言,其實真實的人說內心的話才是餘音嫋嫋的名言,Marie Colvin 的最後之言令人一再回味。她講出一個記者內心深處的一把聲音:記者也會恐懼的。只是記者在現場「想採訪」求知的慾望一時間蓋過了她當刻的恐懼,好運便讓記者跳過巨人,記下殘酷無恥的殺戮,不好運的這一則可能成為最後的無聲報道。這並不代表記者永遠是正義感蓋過理性,現場一鼓作氣走在最前,有時是敵不過真相的誘惑,這令Marie Colvin 一次又一次身陷險景,也正是這種真相的誘惑,使她可以正襟危坐地兩次訪問利比亞狂人卡達菲。

Marie Colvin 最後的一席話嘎然而止,是說出記者的天性。好的記者不作英雄,只相信真相。

Marie Colvin 一個平凡女人

導演Matthew Heineman 不止是拍出戰爭的殘酷,也不盡是歌頌Marie Colvin 的英勇。早兩年的記者為題材的《封鎖新聞線》、《焦點新聞》和《因真相之名》關注點落在新聞自由的核心價值上,細膩刻劃記者與背後強大的力量苦戰,兩敗俱傷下才成功將真相公諸於世。《A Private War》焦點不放在報館,將Marie Colvin 刻畫成一個普通的妻子、平凡的事業女性。

西方新聞界有一句名言:記者代公眾的眼睛去看世界。這種記者的「角色」有時讓人透不過氣,這種使命與羣眾的簇擁下,也可能讓Marie Colvin 感到有點累。她做了十多年戰場記者開始有創傷後遺症,進入戰場採訪成癮,失去了丈夫後繼續在戰場上報道是刺激驅使還是純為追求真相?Marie Colvin 曾經亦不敢面對。

多次摘下新聞奬又如何?新聞奬可以為多少個記者帶來幸福,是一個全球新聞界的一個大哉問!Marie Colvin 跟其他女記者一樣,是一個平凡的女人,渴望擁有一個健全的家庭,希望替丈夫生兒育女,可惜流產兩次,與丈夫愈走愈遠。報道了觸目的獨家新聞時,報館編輯和老總捧你上天,年紀大了一點便送一個年輕女記者跟你上戰場,在辦公室的總編在提醒妳:記者你老了便該回報館了。從血腥的戰場回到安隱的城市,誰不想窩久一點,Marie Colvin 有男友疼,公司有人叫「大姐」,誰看不起自己?是自己吧,因為違背記者的天性是一種煎熬,而跑不到新聞要編輯「善意提醒」也是對記者的一種莫大的懲罪。

露莎蒙碧姬(Rosamund Pike)演得很好,臉上沒有明確告訴觀眾Marie Colvin 想成為一個怎樣的女人,她告訴了觀眾Marie Colvin 是一個進入戰場四處嗅真相的動物,一開電腦打報道進入忘我境界,戰場上沒有國籍身份之別,真相就是真相。「走吧!誰都撤了」,敍利亞戰場上給Marie Colvin 最後的忠告,但她仍然堅持做最後的一場直播,因為她深信「真相是最大的武器」。

《A Private War》講的是一場仍然存在的戰爭,還有記者內心糾纏的一場「私人」戰爭。但願所有看這篇文章的香港人記得,根據保護記者委員會的資料,2017年全求有262名記者被監禁,82名記者死於戰場。

他們都是戰地記者。謹向所有身在陷境的記者致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