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體育

有刺的洋紫荆 司徒兆殷事件留下的疑問

有刺的洋紫荆 司徒兆殷事件留下的疑問
廣告

廣告

據報道司徒兆殷放棄澳洲青年軍身份參加港隊,因鍾意粉紅戰衣,故有「粉紅大佬」的稱號。

上周五,三項女鐵人司徒兆殷在社交媒體公開「區徽」事件。事源她在戰衣上印有洋紫荆圖案被匿名舉報,過往戰衣都印有洋紫荆的司徒兆殷宣佈決定重新設計戰衣,以平息事件。事件多間媒體立即報道,但有關該事件對《區旗法》有較為深入的探討,好像只有《蘋果日報》。

舉報者可能認為司徒兆殷的做法已經觸犯了《區旗及區徽條例》。條例規定,區旗、區徽及相關圖案,不得使用於商標或廣告,違者最高罰款五萬元。司徒兆殷在FB發聲明,對法律不知情,不小心誤墮法網,但不會「不知者不罪」去開脫。

在司徒兆殷的聲明中,仍有很多未解答的法律疑難:

首先,司徒兆殷當時是代表香港隊參賽,運動員比賽時是否界定為《區旗法》所說的「任何行業、職業或專業」?其二,政府未有仔細向公眾交代,未來任何運動員或平民在服飾上印有洋紫荆在,是否已觸犯了《區旗法》?政府未來會否用《區旗法》對於運動員的代表服飾作出規管(即「管得咁細」)?

警方只接受舉報,政府沒有向公眾解話。司徒兆殷事件還留下了以下的問題:

①在終點衝線時披上港隊的特區區徽旗,是否犯法?「披」與「穿着」的概念是否如一?

②鑑於中國隊馬拉松選手何引麗曾衝線時拋下國旗,如果該運動員換轉是香港代表,國旗換上區旗,這是否犯法?

③如司徒兆殷所言,獲奬時高舉特區區旗,是否犯法?

④洋紫荆的圖案是否完全等於香港特區區徽?

⑤警方接受匿名舉報後,政府與警方應否向公眾有充分的解釋?

在古思堯燒區旗案,或侮辱區旗的判案中,法庭《區旗法》對「侮辱」已有詳細的解釋。女鐵人司徒兆殷在比賽中完全沒有侮辱成份,運動員理應不算是商業活動。司徒兆殷事件中,仍然留下很多疑問,而且如司徒兆殷所言,「對(舉報)動機的確很費解」。在今日舉報成風的香港,司徒兆殷事件值得重視。

司徒兆殷 聲明原文

我13歲開始代表香港征戰超過100場的三項鐵人賽事,我沒有一絲後悔當年放棄澳洲青年軍的身份回歸港隊。

一直以來我以能代表香港出賽感到自豪,所以三鐵衣上都會印上洋紫荊圖案。但日前收到警方諮詢,他們收到一項使用洋紫荊圖案印製三鐵衣的匿名投訴。

今次是我的法律知識不足,不知道洋紫荊圖案不可用於印製比賽服上。我不會用不知者不罪作借口,並會重新設計所有制服。

毫無疑問,匿名者的投訴看似沒有錯,但我對於他的動機的確很費解。在剛舉行的長距離跑山比賽中,穿著印有洋紫荊圖案的隊伍多不勝數,為何他只針對三鐵衣作出投訴? 所以他的行為究竟是出於對洋紫荊圖案的擁護還是針對同行的商業決定呢?日後在我衝線時或踏上頒獎台時,還可以高舉印有洋紫荊圖案的物件嗎?

其實過去在海外作賽時,每當看見其他選手身上印有洋紫荊圖案時,就算素未謀面也會高聲說句「香港人加油!」互相打氣鼓勵,份外親切,這意味著大家也為以香港人身份作賽感到自豪。但經過這次事件後,不知道這種氣氛會否被影響…

無論如何我不會忘記初衷,繼續推廣香港三項鐵人和無悔地代表香港在世界的舞台上奮鬥。最後我亦為我的服飾設計為製衣商帶來不便感到抱歉。

#我是代表香港的 #香港三項鐵人運動員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