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 網誌

國際

「勞工神聖」的沉淪

「勞工神聖」的沉淪
廣告

廣告

「勞工神聖」是100年前五四運動時期的時髦口號。1918年11月16日由時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在天安門外專門為慶祝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協約國取得勝利而搭建的演講場地上,喊出的口號。

經過100年的演變,我們從蔡元培的「兼容並包」看到現在台灣大學校長管中閔的「錢董並包」,再看現在台灣的勞工運動,只能嗟嘆「人心不古」嗎?

這次華航機師工會的罷工,真是對中華文化圈裡勞工運動的檢閱,實在很難得出「神聖」的結論。

一戰勝利會談到勞工,是因為中國當時被列入戰勝國之一,中國並沒有出過一兵一卒,而是在法國有15萬名從事與戰爭直接或間接有關的華工出賣勞力而贏得「戰勝國」的桂冠。但是蔡元培在演講中對「勞工」的含義加以擴大性的界定:「我說的勞工,不但是金工、木工等等。凡用自己的勞力,作成有益他人的事業,不管他用的是體力、是智力,都是勞工。所以農是種植的工;商是轉運的工;學校教員、著作家、發明家是教育的工。我們都是勞工。」這也是中國在辛亥革命結束皇權專制體制,各種進步思潮蜂擁而來的必然呈現。

代表財團利益的國民黨無法接受「勞工神聖」這個口號,結果被中共接走,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勞工觀作為動員農工革命的手段。在共產黨奪得政權成為「新階級」而壟斷一切特權的時候,還不要臉的自稱代表工農利益,其實是全國人民成為它的奴工。全球的左膠有一些也居然認同中國的「社會主義」,形成價值觀上的混亂,包括台灣的一些勞工團體。

國民黨統治台灣後,並沒有改變他們的階級屬性,又因為自居「自由世界」一員而不能沒有勞工運動,結果產生組織勞工運動的畸形工會。真正需要工會幫助的勞工缺乏工會的協助,薪資福利最好的國營事業的工會,卻是最有力量,與身為政府的資方形成曖昧關係,結果形成勞工內部的貧富兩極分化。台灣雖然已經轉型民主國家,但是改革的曙光還沒有照到這個角落。結果是國民黨執政時,工會領導的勞工運動風平浪靜,散亂的抗爭由民進黨執政後來善後。可是代表勞工利益的民進黨執政後,這些工會活躍起來,給政府屢出難題,包括綁架旅客要資方與政府讓步而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國政治理應兼顧左右平衡

華航機師工會7天的罷工落幕後,有媒體的報導用「最高薪罷工告段落」的標題的確發人深省。這些月薪35萬,薪資假期優於資方的高管與協調紛爭的部長們,要全社會提供他們更好的福利待遇,實在讓人啼笑皆非。因此不但社會普遍反感,有良心的機師也沒有參與罷工,或者參與一半就自動歸隊,迫使居心叵測的工會最後不得不也做出讓步,撤回他們的無理要求。

這場罷工雖然大部分民眾能夠辨明是非,然而也有一些同行與學者卻是不分是非,只要是勞工運動,不論其要求是否合理,都要支持。這種只看形式,不看內容的,也包括某些政治人物。這種「淺見」,也是台灣社會在各個方面常常陷於混亂與是非不明的原因之一。顯然,這是教育出現的問題,沒有教人獨立思考與觀察探討事務本質的訓練。這也是各式騙子得以在台灣大行其道的原因,因為台灣提供了這種土壤。而這,相信就是多世代殖民者所需要的順民。因此由殖民者的爺們來管治大學,台灣還會繼續是騙子們的溫床。

民進黨出身基層,偏重勞工沒有錯,但是既然領導一個國家而不是領導勞工運動,就不能單純左傾,而是要左右平衡。不能只注重道德高地而忽視現實的需要。選民給予民進黨公權力,是要求民進黨能夠運用公權力來保護絕大多數民眾的利益,如果只是保護高薪階層的利益,選民自然會把權力託付給別人。因此未來如何立法防止這種現象再度發生,是執政黨的責任。如果台灣勞工運動最輝煌多是最高薪者所發動,在世界勞工運動史上應該也創造奇蹟了。

與資方勾結的工會,被稱為「黃色工會」,欺軟怕硬、綁架民眾作為人質的工會該是什麼名稱?受中華文化的影響,一些台灣政治人物充滿痞子性格,希望工會不要淪落到這種地步。台灣民主的深化,應該包括勞工真正的神聖。

原文刊在民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