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媒體

NHK透視蘇啟誠之死 假新聞旋渦中的政治角力

NHK透視蘇啟誠之死 假新聞旋渦中的政治角力
廣告

廣告

NHK 《クローズアップ現代》追蹤駐大阪代表處長蘇啟誠去年9月之死。

蘇啟誠留學日本,是一名日本通,立志當台日的文化橋樑,去年7月上任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9月4日關西刮起颱風,改變了他的命運,網絡瘋傳滯留在機場 的台灣旅客竟由中國大巴接走!

9月14日,他被發現在住所吊頸身亡。蘇的妻子在12月發出聲明,先生不是死於「假新聞」或政黨的網絡攻奸,聲明中指「在完成上級交代之檢討報告後,開會之前一天,表明『不想受到羞辱』之遺言」,以死明志。有傳蘇得悉在自己或有其他館員被嚴懲,這一點台灣政府沒有回答。

在9月4日至14日這10日,中國、台灣兩岸和日本的網絡發生什麼事?

大阪外交官假新聞事件始末

9月4日,關西刮起颶風,3000名旅客困在機場,日本政府宣布,9月5日也不能重開。滯留關西機場的3000名旅客當中,有1000人是中國和台灣旅客。 9月5日,網上流傳中國大使館派專車接走台灣旅客,當天晚上台灣的名咀黃暐瀚加以批評。

蘇自殺半年後,黃暐瀚接受NHK訪問時說:「如果電視或報紙晚個半天一天才進行報導的話,收視率或收益就會降低。雖說事情是否屬實?比什麼都來得重要,但確實在這個點上,我有過掙扎。」


(NHK擷圖)據NHK統計,9月5至6日,網上有過千個原帖發出假新聞的消息。

9月5日至9月6日這兩天。在網上發生了什麼事?NHK 的新聞團隊發現,在網上流傳500個投稿帖子,投稿人言之鑿鑿稱,台灣人上了中國大使館派的專車大巴,得到中國政府的協助安全回酒店,不至狠狽滯留機場;9月6日這種帖子增至一天600個,當中新增的250投稿內容多了「親歷其景」的「加料」內容。

「遇到台灣人問:『我們能上這輛車嗎?』,車上人:『認自己是中國人就可以上車跟祖國走』。」最後才發現,這些發帖的IP地址全在北京

9月7日這種「假新聞」擴散到台灣至失控的地步,當日國民黨加入戰團,對蘇加以責備,亦有民進黨的成員替駐日經濟文化處長謝長廷護航,評擊蘇啟誠無能。 9月4至7日大阪領事館的電話、網絡的查詢或投訴電話太多,以致線路不通。蘇啟誠或許不善網絡,沒有選擇在網絡親身說法,但以記者的經驗,作為一個亞洲的外交官,對外作任何的發言,須經嚴謹的申報過程,亞洲的外交官絕不像法國或美國的外官交可以較容易接受訪問。

蘇啟誠的直屬上司是駐日經濟文化處長謝長廷,假新聞擴散的關鍵時刻,謝曾在Facebook 網上辟謠,指證這是假新聞,但始終蘇啟誠自身沒有作出任何官式的公布。情況陷入節目中蘇啟誠的好友王輝生醫師所言:「 百口莫辯」。(百辭莫辯)

早於蘇自殺之前,9月10日大阪外交部內部做了檢討,內容坦承「本處欠缺高度警覺心」,「損及鈞部形象及政府整體信譽,本處蘇啟誠處長未能採取適時、適切對應措施,深感有愧職守,願坦然受處」。 駐日經濟文化處長謝長廷表示對這份檢討是「事前不知道,在他輕生五天後才收到。」

NHK專題沒有去到盡,沒有將Fake News事件轉移至政治層面討論,節目結尾只是透過《Fake》紀錄片導演森達也去分析在政局緊張的時候,要特別留意假新聞。節目亦沒有觸碰到謝長廷這個外交官的角色。

在蘇啟誠事件上,在經常發生災害的日本和台灣,面對網絡訊息混亂的時候,我發現在這次慘劇站在政府的立場,有很多改善的空間。

「假新聞」關鍵時間在於:9月4至9月7日,如果台灣政府在9月5日至6日肯定沒有巴士可以駛進機場的這消息,為何不作一個政府的聲明?而不是一位處長謝長廷在社交媒體(Facebook)對假新聞逐項澄清。現在政治人物就是用這種社交媒體公布訊息,肆意隨風向改文字換立場。遇到突發事件,公眾依然期待政府一份嚴正的官樣聲明。

其二,台灣入境處是有旅客紀錄,是可以透過入境的通訊資料發訊息的,當局有其他在日的台灣組織連結,外交部持有的資料有多少?政府絕對有能力發SMS或Line的訊息給「有可能在機場的人」,甚至是親自致電,又或是在當地開放數條熱線,又或者開一個Line群組,向受影響人士解難。(我是311之後留在日本的人,知道這是絕對可以做到的,外交部陸路和線上都受困,你還靠外交部!)

其三,為何主持和政黨可以這樣快就批評?明知弄不清楚事實的真相。趕Air Time?趕即時新聞?

蘇啟誠之死警醒我們,假新聞只是我們一手造成的催命符,別忘了推波助瀾的政治力量。這個年代,不能笨。你避政治,每天發在你手機,你避什麼?

NHK節目中蘇啟誠家屬聲明:

現在真相如何對我們家屬而言,是沒有能力調查的事,也不具有多大意義,將來歷史自然會對一個外交官的犧牲有一個公平的判斷。

希望一個外交官的犧牲能引起台灣及日本政府有關當局、新聞媒體及相關法律的研究者對網路上假消息的流竄,在制度面上或法律面上能慎重思考如何妥當應對,防止不必要的社會混亂或者是無辜的人名譽受損。

另外政府也好、組織也好、媒體也好,或者是網路利用者在未查明真相的情況下,也不要輕易相信或擴散,或是利用假新聞謀取自己的利益或譁眾取寵。

我想這樣他的犧牲就比較有意義了。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