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妖妓看千百種情慾——愛與性的不同想像

妖妓看千百種情慾——愛與性的不同想像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昨晚,虎地書室邀請了一位跨性別的性工作者琦琦來分享她的工作經歷,她也帶了一位資深嫖客朋友來分享(二人是純粹的朋友關係)。

甫一開首,琦琦展示了很多健壯男士的照片,他們卻有着女性生殖器。琦琦想問的是,性別除了社會所建構的男和女之外,還有什麼樣的想像?她也問在座的觀眾,男生喜歡男生叫男同性戀,男生喜歡女生叫異性戀,男女都喜歡的叫雙性戀,那男生喜歡人妖,或人妖喜歡人妖,那又應該叫什麼?在場的人都答不出話來。原來語言也限制着我們的想法,戓者應該說,原來我們的想法讓語言這樣僵固。

千種情慾 何謂變態何謂正常?

之後琦琦開始說她的工作——接待嫖客。我們對嫖客的想像又是如何的呢?猥瑣?中年肥佬?禿頭?事實上,琦琦接待過來自世界各地的客人,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各種面貌的人都有,有健身教練、消防員、蛋糕師傅、體育系學生…...年輕靚仔大隻有型的有,當然相貌平凡的中年肥佬也有,也有兩夫婦的來找她。找她的客人大多是尋求新鮮感,有些是看過人妖AV後覺得好奇。但也有一部分的客人是想滿足平常被社會主流所壓抑的情慾,例如有客人喜歡穿女裝,然後請琦琦幫他拍照,也有位客人要求被抱起,拍他穿着反光絲襪的雙腿擺不同的姿勢,要像在舞台上那樣被拍照,於是琦琦便找來打燈師傅和壯男來幫忙,滿足他的願望。有客人只喜歡磨床(Bed humping),他問琦琦覺不覺得他「變態」,琦琦說:「有什麼變態不變態?」

琦琦也曾接待過一位癌症病人,那位病人當時還要插着尿喉,因為癌細胞擴散,他之後也要把肛門和性器官都切除掉。琦琦說,那位病人如此光景,但也有他的情慾。對於病人的性需要,我們或許還較容易理解和同理,但對於一般人的情慾,社會卻有很多的污名,認為談性就是淫蕩,這使得許多人的情慾都找不到出口。琦琦接待過一個唇紅齒白的靚仔,但他右手和右腳都是痙攣的,也有一些相貌很「毒」的男生,這些找不到女朋友的人,他們除了自己解決和嫖妓,還可以怎樣解決他們的情慾呢?也有客人因為女朋友接受不到要穿着絲襪做愛而讓他無法滿足,這些一般人的情慾,又該如何找到出口?會對性的諸多禁忌,使得人總覺得自己「非一般」的情慾就是有違常理,每個人就活在那把「正常」的尺的陰影之下,所以才有性工作者的存在吧,令這些被壓抑的情慾得以釋放。

愛與性 只是飯與餸

琦琦的朋友很坦誠地分享他的嫖妓經驗和愛情觀,他認為嫖妓處理情慾的一個方法,為何不可以公開談論呢?為什麼現在的社會主流只接受一夫一妻制?為什麼愛和性要被綑綁在一塊?為什麼嫖妓就是對伴侶不忠?這些是很顛覆傳統社會價值的想法。他認為只有一個伴侶,愛與性都很美滿的話,那當然很好,但當其中一樣不太如意而又無法解決的話,只能有一個伴侶的觀念就會將人綑綁住。愛與性,其實從來是兩樣東西,就像飯和菜,最好的狀態是兩樣都有,份量得宜,但只有單一伴侶的觀念其實太霸道,只是想佔有對方的全部。但即使要找別的伴侶或去嫖妓,這些都應該要基於雙方同意的,互相坦誠才是尊重對方,對方如果不接受,也可以選擇離開。什麼樣的伴侶模式其實不是重點,雙方自願接受才最重要。

兩位嘉賓所分享的愛情觀和性觀念都是非常的自由,衝擊社會傳統主流的價值觀,但非傳統非主流是否就代表錯?我們正盲目接受着幾多傳統價值而沒有向其質疑過?又例如結婚生仔這些選項,有誰告訴我們人生就是這一條路?筆者很認同他們的態度,他們來分享並不是要人人都做他們那樣的選擇,而是希望大家想想,自己為什麼要做這個選擇?因為人人都是這樣所以就去跟隨?我們因為傳統觀念拒絕了什麼樣的選項呢?有沒有給自己機會去探索不同的可能?

如果經過這樣的思考後,也還是想選擇單一伴侶、結婚生子,這也沒有問題,最重要的是做到忠於自己,也不傷害他人的選擇,而且亦尊重社會上每個人也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如果我們對這些不同的可能,不同的性觀念和愛情觀都有多一點的討論,那麼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會有多一點的自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