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寶寶社區農場

馬寶寶,粉嶺馬屎埔村的寶寶。實踐永續農業,開辦農墟及導賞。重新發現土地、食物、生活與發展的意義,重塑人與人、人與土地的關係。栽種城鄉共生、永續發展的願望。 網誌

社運

新界東北不是一個已死的政治議題

新界東北不是一個已死的政治議題
廣告

廣告

對於部份立法會議員來說,新界東北已過了十年抗爭,今天塵埃落定,是一個已死的政治議題。對於政府而言,他們樂於見到議員有這個見識,好等她推動的新界東北前期工程可以儘快開展,好等她在立法會申請的前期工程及一期收地撥款可以順利通過。對於當地的居民和農民而言,前期工程和收地撥款通過後,村民的惡夢正式登場!

或者公私兩忙的議員不太留意,去年年中,政府將第一期新界東北原址換地的地皮挑出,讓恒基地產可以偷步在東北前期工程撥款通過之前,就可以在村內填土打樁,那塊四萬呎的土地, 就是三年前抗爭最激烈的農地。現在地盤早上七點半開工,晚上六時後收工,一星期六天工作 ,工程機械在寮屋頭頂往來,令到一些居民的牆壁在工程的震動下破裂。地盤的先進防噪音措施,就是一塊一塊一米平方的膠布,掛在地盤圍板上,你係咪好想知道隔音膠布幾有效呢?你試吓用個超市背心膠袋笠住個頭企係龍和道巴士站聽聽當下個世界有幾寧靜就清楚晒。

新界東北,政府說要分期進行。安置方面,住屋還住屋,農耕還農耕。先處理第一期工程受影響居民。第一期被清走,留下第二第三期的居民就住在地盤中,當議員投贊成票的時候,有想像過居民與地盤是一塊圍板之隔,甚至係餘下的社區四面皆是地盤,每日活在塵霧噪音當中?政府有沒有處理這個情況呢?居民與政府開會無數次,每次面對的都是不做決策的公務員。農曆年後,地政提出一個原區安置的安排,受第一期工程影響的居民,可以選擇是否遷入寶石湖邨,屋邨位置在上水火車站旁。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要求所有居民在3月8日前與地政聯絡,交待個人資料及意願,要不然,則會失去遷入寶石湖的機會,或者會被安置到其他房協單位,租金更貴。

為甚麼是3月8日?政府唔會同村民坦白。議員們不妨查下自己立法會的開會日期和議案。政府就是要儘快處理東北問題。即是說,東北議題未完結。而議員呢?學校斜坡工程都重要,所以楊岳橋議員支持政府通過撥款,反正東北都係無得搞啦。在通過議案之前,他們明白他們通過議案,等於協助政府虐待東北居民嗎?

3月8日死線一出,(相對於幾年前有新界東選民含淚投票楊議員的景況),有些受到第二期第三期工程(2020年以後才會發生)影響的居民,唯有含淚要求地政儘快清拆自己的家園,免得自己要住在恒基地盤邊五六年等安置,日日看著那些一米平方的隔音膠布在沙塵中招搖。

另一方面,政府借新界發展來剷除農業,清拆寮屋。但是農業與寮屋是不可分割的。香港的農民,需要耕住合一,居所就在農田附近。政府發展,專挑農地開刀,地產商囤積農地,並視之為土地儲備,政商對農業的認識與支持,比一般小學生的水平猶有不及。在新界東北,住屋安置與農地復耕分開處理,即是說,如果農民的住屋和農地分別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那你自己挑選要居住安置還是在農地上搭個帳篷在菜田上露宿,官員不跟你爭辯。更有民建聯議員劉國勳替農民安排與地政官員見面,竟然要求農民不可以在會面中提出耕住合一的要求,不可叫耕住合一的口號,原因是「官員會不高興」。

政府又有一個特殊復耕計劃來消遣新界東北的農民。官員挑選了幾塊私人土地和官地讓農民復耕,但是政府拒絕與農民先談政策,再選農地。所挑選的土地,有些面積祇足夠做前特首梁振英的消閒後花園,不足以供農民作生產用途,有的在山邊原居民的群墓旁邊,有水源沒水源,有路無路,官員一概不理。

政府說私人農地上,農民可以申請復建寮屋實行耕住合一,但是農民是租用原居民的農地復耕,哪個農民會在原居民的土地上建寮屋?地主可能隨時收回土地,寮屋也被地主強行收回,這是所有發展區見到的現象。遇有衝突,到場的警員會責難農民霸佔別人的物業、貪得無厭,農民無語問蒼天。所以,特殊復耕計劃的特殊之處在於:政府剷你的寮屋,收你的農田,但是不必負上任何讓農民重置生計和產業的責任。

至於官地復耕,官員卻說不可以耕住合一,不會批准農民興建寮屋。一個問題,兩個政策,何其隨心隨意。當年市民和議 員關心香港農業,政府便說古洞南的農業園是安置東北農民的。現在議題稍稍降温,政府不再提農業園用來安置東北農民。現在農業園的清拆和安置又是另一個令人髮指的安排(因為根本沒有任何安排)。政府打劫弱勢農民以滿足政商貪婪讓人不再是對政府失去信心,而係死心。

部份議員看東北,是一個已死的議題,政府看東北,是一個大佈局,一步一步將農業陰乾。農業政策是一個大是大非的議題,但政府將之綑縳在其他議程上消滅。你說政府將所有工程開支綑縳在一起要你通過,施政陰險毒辣,偏偏你又會配合政府將一個整體的問題分拆上立法會,並且欣然投票支持。

住在新界東北發展區的村民、居民及農民,現在正在惶恐不安中渡日。大家沒有得到任何政府白紙黑字的政策承諾,議員缺乏對東北清拆進度的了解,行政立法兩邊按政府訂定的程序辦事 ,所有事情都一團糟。

馬寶寶社區農場十年如一日,從不改變不遷不拆的初衷,不是因為十年前認為抗爭必定成功,祇是因為整個發展計劃對香港城鄉共生,永續發展毫無裨益可言。一路抗爭,一路將問題說清楚。

希望議員明白,在東北問題上,投棄權票與支持票一樣難看;希望議員明白,你未必夠票否決議案,但是將道理在議會上說明白,是最基本的工作;用投票顯示決心,也能讓議會外的市民,知道吾道不衰,還是有繼往開來的一天。

-------

2019-20年度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整體撥款
泛民議員投票情況

贊成:楊岳橋、譚文豪、陳淑莊
棄權:黃碧雲、鄺俊宇、林卓廷、尹兆堅、葉建源
反對:毛孟靜、陳志全、朱凱迪、張超雄、邵家臻、鄭松泰、范國威、區諾軒
缺席:胡志偉、涂謹申、許智峰、郭榮鏗、郭家麒、梁耀忠、梁繼昌、莫乃光、李國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