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重溫《五個小孩的校長》

重溫《五個小孩的校長》
廣告

廣告

今晚在電影台重溫了《五個小孩的校長》,看罷仍然感動。很可惜這種以學生為本的教育工作者並不多,今日這個社會的教育工作者,多的是計算學生入什麼名校然後當宣傳的,也有小學生墮樓不報警的,也有小學生被欺凌不處理的,也有報警拉自己校門外影相的學生的。在今天的香港,現實裏像呂校長的也只是被大多數人笑戇居,像暴君一樣迫死老師的校長肯定更多。

電影中有一段,講到呂校長希望找補習天皇(森美飾)籌募一些經費,結果森美反SELL佢做幼稚園補習代言人,還說了句「咁多怪獸家長我冇理由唔迎合佢哋」。套戲2015年,呢幾年這種風氣有增無減。我還記得幾年前有人跟我說,幫名幼做外補好有市場,好多家長願意讀,多多錢都肯畀,問我有冇興趣搞,我好唔識做人咁心直口快講咗句:「呢啲害細路嘅嘢我唔做㗎喎。」

呢啲就係戇居,因為我知道我唔做大把人做。點解幼稚園要補習?因為人人都要「贏在起跑線」,由小學想做名小開始,便不斷谷,小一教小二的東西,永遠教高一級,你唔掂你家長自己死點佢。很有商業頭腦的名幼因應這個趨勢,設計出不應該讓3至6歲的小朋友去讀的毀滅童真課程,結果你不外補你追不上,你落後於人,名校會打電話警告你,你害怕便要想辦法外補。當然,也有些人讀Happy School,但不外補又怕升不上名小,結果全世界都覺得要外補,便造就「幼稚園外補市場」。

最後,我們社會有一大堆不快樂的小孩。他們犧牲了應有的童年快樂,過早失去童真,換取「成功」的入場券。只是不知道,由於童年的缺失,將來會不會一個一個變成迫死老師的暴君校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