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區

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廣告

廣告

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2019.3.14
記者:余小默

「一罐鳳尾魚,外邊買$15,在這裡買要$22!」

一位行動不便的女街坊昨日於爭取天水圍街市的居民大會上訴苦,而大會有百多位參與者,期望著天水圍有至少有一南一北兩個公營街市。天水圍的規劃配套一向為人詬病,當中最具爭議性的,就是在一個充滿基層市民的居住區域,卻充滿了領展街市。居民大會上不少街坊投訴挨貴餸,若不想挨貴餸便得跨區買餸,但輕鐵車箱小,買餸時間又好容易撞到上下班、上學放學,根本擠不進。買餸為每日所須,為此困擾不休,而天水圍的街坊,為有公營街市,已爭取足足十年。


(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提供)

2018年10月10日,特首林鄭月娥終於在施政報告中,公佈天水圍新建公營街市的選址,爭取十年的天水圍南部街坊代表琴姐卻嘆:「爭咗咁多年,結果政府要將街市建在一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琴姐口中這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就是在天水圍港鐵站對出的天福路上,地區一直對選址以及計劃方案的細節存有疑問和意見。

這個選址位於天水圍南部,而天水圍由北至南到底有多遠呢?據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指,可能步行須20-30分鐘,若每天要搭車買餸,則交通費對基層市民亦是一種負擔。他亦指出,要建好一個公營街市,至少得6-7年,這期間必須有臨時街市來補足居民的需要。會上多名講者指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口,一個公營街市,要讓天水圍南北的居民都脫離挨貴餸的日子,是完全不足夠。是故,在居民大會上,一眾街坊都要求「天水圍建街市一南一北 臨時街市填補區內缺失」。

調查顯示一南一北加臨時街市為首選 團體辦百人大會展民意

直至目前,政府仍未就興建方案及具體計劃到地區進行諮詢,廣泛聽取民意,加入天水圍居民的需要和意見以完善整體實施計劃。

就此,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下稱聯盟)、爭取天水圍食環署街市關注組(下稱關注組)及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下稱陣線)於昨晚上在天水圍天悅廣場合辦「天水圍街市–居民大會暨問卷調查發佈會」,公佈《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並讓相關的持份者能互相交流。政府派出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出席,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共三位議員到場發言,包括尹兆堅、朱凱迪及郭家麒。

關注組於居民大會公佈一個名為《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在本年1月至3月期間共訪問了512位受訪者,搜集其對天水圍新街市的意見以及在新街市落成前一些過渡性安排。結果發現不足兩成受訪者表示會經常光顧新街市;近七成受訪者認為有需要於天水圍北面興建市政街市及認同設置臨時街市作過渡之用的急切性。天秀墟成為天北市政街市及臨時街市的首選,票數更加是其他選址的三倍。

關注組表示天水圍是一個以基層市民為主的社區,區內領展街市高昂的物價,實在令普羅大眾難以應付;按推斷未來十年,區內長者以及照顧者人口會進一步上升,意味著這兩個組別的人士難再負荷跨區買餸所帶的顛簸。因此關注組建議,一個地點「就腳」、價格富競爭力的市政街市,甚至在短期內落成的臨時街市,將大大減輕其在經濟上及體力上不少負擔。

會上,天水圍南部居民代表琴姐表示,雖然她作為南部街坊,對將會有公營街市表示是一種進步,但她認為天水圍人口眾多,一南一北都有街市是好應該:「元朗都兩個街市啦!」她對政府一直沒有到區內諮詢表示失望,期望政府盡快進行地區諮詢及交代細節。對於西鐵站旁興建的新街市,她希望能盡快落成,解決日常「捱貴餸」的問題;同時,琴姐亦擔心新街市規模,「個街市規模要夠大,賣既餸種類要夠多,加埋有熟食中心,先至會多人去」。琴姐指新街市興建時間太長,而區內仍是私營街市壟斷,短期內急需要有公營臨時街市作過渡期紓緩作用。

代表天水圍北的居民代表劉先生則表示:「買餸既人係婦女為主,亦有老人家,單憑政府話考慮上班族既交通便利,其實漠視左真正用家既需要」。劉生指,天水圍三十多萬人口,而北部人口即將因有新樓落成而繼續上漲,政府務必於天水圍北部另覓選址,興建一南一北的公營街市,平衡全區的需要。另外,他認為興建臨時街市的選址,可考慮改劃天秀墟。「官是用官的角度,不是用基層的角度去理解事情應該怎樣做…其實好應該由下而上,問問我們的看法才去做。」

街市與人口比例嚴重不符 講者籲建最少2-3個公營街市

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發言人陳淑淇指出,上年施政報告提出將會在天水圍、東涌、洪水橋及將軍澳等新市鎮興建公眾街市,可是,局方卻未有交待局方按照甚麼準則而興建公眾街市。陳淑淇強調,街市為基本民生設施理應在居民入伙前已預備的配套,「不應似現況,要居民逐區逐區爭取!」因此,陳淑淇促請政府恢復興建公眾街市的規劃標準,按當區人口比例、人口結構等因素興建具規模的公眾街市。而在落成街市前,亦必須開放區內閒置空間設置臨時街市以作為過渡安排。

她表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如果按政府曾有的人口比例標準,應該要有1430多檔,才夠基本應用,即使不計公、私營,現時起碼政府還須提供400多個街市檔,才夠天水圍區的居民使用。

同場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尹兆堅議員指出,政府在2009年取消了某些人口比例標準,當中便包括了陳淑淇所講的街市與人口的比例標準,從此便更不用負責。他提出更進取的方案,指若按取消前的比例,理應每一萬人就有40-45檔,因此,天水圍不只一南一北,更加應該有三個公營街市才夠令居民不再挨領展貴餸。

另一名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立會議議郭家麒則慨嘆,天水圍從1992年入伙至今26年,全都是外判或領匯街市,這些財團只為金錢,不會為街坊著想。他又指出,居民必須持續監察政府,因為房署的公營街市都外判了,難保日後政府新建的街市不會外判。一但外判以利益為先,想做街市檔口的街坊便無財力可以投得檔口做。當場亦有一名代表檔販的女士,質問在現場的食環署代表陳加業,到底將來的檔口投標價是否街坊可負擔。陳表示只是來聽意見,手上並無實際的數字。

同一小組的立會議員朱凱迪則在會上表示,要求政府無論如何也要說得出一個準則,到底是什麼人口比例可以建一座公營街市?他認為當晚有超過百名市民參與,政府好應該珍惜,不應該害怕市民,街坊願意無私奉獻十年去爭取一個地區的街市,證明政府只要肯開放聆聽民意,事情一定可以辦得又好又快。他認為,可用12字簡括晚會訴求:「一南一北、臨時街市、熟食市場」。

團體送「街市單」予官員 促請政府盡快「找數」 籲街坊向當區區議員施壓

經過個多小時講者、台上台下問答,食環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在現場,回應每個問題時,都一直表達會聆聽訴求,並指出自己手上真的無任何數字,故而對於街坊詢問的興建時間表也好,或者如何確保檔租不會太貴令檔販能負擔,街坊亦不用挨貴餸等問題,都全沒有確切回覆。他唯一提到確切一點的說法是,租金會按當區市價去定,但按市價即引起在場人士擔心,因為天水圍街市都是私營的領展價。


(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回應街坊質詢,無任何實質數字可以提供)

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呼籲在場的天水圍南部和北部街方,不要只參加一晚的晚會,而可以自己各自就住街市的議題,去找自己區內的當區區議員施壓。楊指出區議會有政府的撥款,街坊可追問這些撥款是否能用作興建臨時街市服務街坊。同時,他指出,天水圍南的街坊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新建街市的細節,到底是否符合需要;天水圍北的街坊就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去向政府要求有公營街市。

最後,團體要求三位立法會議員在一張大的訴求板上簽名,並與兩名南、北部街坊代表一起,致送該「街市單」予陳加業,促請政府盡快「找數」,在天水圍北興建另一座公營街市,及在等待街市落成期間撥地作臨時街市。



【草根行動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