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生活

《星仔打官司》:好人難做的世界

《星仔打官司》:好人難做的世界
廣告

廣告

筆者看完《星仔打官司》(Caphamaum)後,除了隱隱然眼泛淚光外,也體會到原來惡劣的環境令你連做好人的機會也沒有。12歲的Zain 星仔的命運像早已註定,連親生女也賣的父母,可以給星仔甚麼呢?車頭掛滿書包的保母車在星仔面前出現了兩次,對比推着手推車的他,母親應許他入學的原因只是學校可提供食物、衣服,甚至還有物資養活弟妹。父親早就認了命,拒絕與命運搏鬥。他唯一的自信,是誤以為一個真正的男人要有子女,結果是不停地生生生。一床五六個小孩,還要在狹小的空間裏製造生命,然後又把他們糟蹋。

可是,星仔卻不這麼想。儘管他救不了妹妹,也決定離開令人失望的「家」。輾轉之間,她遇到了非裔單親媽媽Rahil和她的孩子Yonas。她見他流離失所,不先考慮自己非法居留,還要帶着孩子打工,也把星仔收留。星仔順理成章留在家中照顧Yonas,他以為可以在此展開新生活。怎料某天,Rahil她出門後到市集後一去不返,星仔等了又等,無奈之下只得擔起照顧孩子的責任。導演娜丁.拉巴基(Nadine Labaki)花了不少篇幅描寫星仔擔起成人照顧嬰孩的責任,找食物、找水源,拉着自製嬰兒車到市集尋找Rahil,山窮水盡下不得不販賣非法「止痛水」,被惡霸欺凌,屋子被人鎖上,錢留家中復令他一無所有。星仔抱着Yonas,暗嘆為何想做個好人也這樣困難?他三番四次想放棄Yonas 都不忍心,可是自己連三餐也顧不了,如何照顧一個未戒奶的嬰兒?星仔最後不得不放手,電影至此,情節之悲慘在在使人不絕搖頭,不期然想起是枝裕和的《誰明赤子心》,那種日復日無助的徬徨,看後着實有錐心之痛。

此片拍得令人感動之處有二,一是用了對比,生而不養的父母,對比星仔照顧萍水相逢的母子,更顯人性的美。還有非裔女子寧非法居留也要保住孩子,對比人販賣份子和星仔父母對生命的蔑視,女子顯出人性光輝。二是生活細節的安排令觀眾看得更投入,自然感受更深。如星仔發現床單有血,設法替妹妹隱瞞,原來是怕母親發現了,會把妹妹嫁出去,天真卻又細心得讓人嘆息。又如星仔困在家中,但曉得在窗邊放鏡子,反射鄰居電視畫面,還配上音看得津津有味,苦中作樂卻又以樂襯悲,讓人看得極不安。這些細緻的描述,令看的人情緒慢慢蘊釀起來。

結局是星仔傷人入獄,媽媽到獄中探望,竟若無其事說自己懷孕,還準備配上死去妹妹的名字。這段插曲最為諷剌,生而不養卻要不停地生,還以為星仔多一個妹妹,傷痛便可以彌補,人類還要犯多少錯誤才可反省過來?最後,星仔想到要打官司,反告他的父母,只為質問他們為何帶他來到這世界。「天下無不是之父母」是中國人說的其中一句謊言,用在這裏也頗為反諷。星仔父親試圖以貧窮的背景去掩飾自己的冷漠,相反,星仔則嘗試在貧窮的環境中尋找自己的尊嚴。結尾是:導演以星仔的微笑作結,不錯,你擁有一個新身份了,擺脫過去吧!活在貧窮的國度,將來仍不可知,但至少比昨日好,好在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此片拍得明快流暢,內容細節互相扣連,鏡頭運用閑熟,低角度拍攝活像紀錄片,而那幾個窮民區的俯瞰鏡頭,更令人想起最佳電影《一百萬零一夜》。《星》片被提名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實至名歸,可惜遇着更強對手《羅馬》,未能奪獎而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