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John Lew

一個愛閱讀的人 網誌

政經

長者,醫療券,視光師

長者,醫療券,視光師
廣告

廣告

一個老人,年輕時享受過豐富的物質,老時總覺得不一回事。到退休,最想身體健康,過愉快生活。閒時品茗,三五知己,共享生活點滴,一樂也。

一個老人家身上掛著的,最無謂的莫過於那副眼鏡。醫療券明明指定不可購買眼鏡,未知那位大傻瓜竟然自把自為放寬醫療劵購買眼鏡,害人害己。害人,令視光師蒙不白之冤,冤指視光師濫用醫療券。誰才是真正濫用者?莫非視光師以威迫利誘方法使之入舖配眼鏡?害己,大儍瓜令局長尷尬,將政府擺上前言不對後言之刑台。前言清楚註明不可購買眼鏡或醫療用品,後言改說視光師配眼鏡猶如睇西醫包兩日藥之說。

香港開埠以來,醫管局衛生署連學童到老人都無提供配眼鏡,配眼鏡就去眼鏡舖,配就付現金信用咭,若驗完眼因眼鏡款式價錢服務不合意放棄配就付驗眼費,天公地道。睇醫生,從未見過可以醫藥分家,見完醫生放棄取藥。怎說得過,怎可把兩個專業拉去比喻,大儍瓜迫局長以此不合道理的比喻去向香港市民當解說,心水清的人會不會側目發笑呢?不過,政府多專業人士高官,大可向這班發笑的人發文解釋。

問理財學家,他必定解釋以一副眼鏡價錢,寧願叫長者買厚衫可保暖,買柺杖可杖扶,買麵包可充飢。

問睡眠暨光學家,他首先認為每個人平均每天睡八小時,解釋長者睡眠時間更長達十小時。眼鏡在睡眠期間對全人類根本沒有任何幫助。可以棄之。他繼而拎一個地球儀把日長夜短日短夜長解釋得一清二楚,令你明白眼鏡在無光的媒介的長夜並不能發揮效用。

質問原始人學家戴老花可以看報紙,他對著研究報告說原始人早在二千萬年前先依依呀呀地發聲,後才有圖畫,甲骨文,象形文,楷書。現在長者每天必須戴眼鏡看報紙知新聞,是捨本逐末。原始人學家建議長者放棄戴眼鏡看報紙,改聽收音機。然後原始人學家即時除下老花眼鏡以表抵抗,後加一句,眼鏡無用!

問視光師,視光師解釋眼鏡可改善長者視力,防止跌倒。視光師可以替長者做眼睛檢查,發現眼疾及轉介有需要者去眼科醫生治療。

一派胡言藉口!政府應該發言糾正。

睡眠暨光學家認為叫長者多睡覺,避免起床,根本無跌倒機會。

理財學家改口說放大鏡可以代替漸進眼鏡,更提倡所有公務員放棄戴眼鏡,齊齊改用手揸放大鏡。

原始人學家聲稱,人會跌倒是因為學會了雙腳走路,為騰空雙手工作。自言未見過四腳爬行動物跌倒。

最新消息,視光學會於三月十八日舉行記者招待會,提出剔除配眼鏡。界時一衆學家的論點極有可能被採用。如果論點未夠學術份量,欲請參考哲學家斯賓諾莎書籍,問問斯賓諾莎他研究光學磨鏡一生。

哲學家,哲學家,長者用醫療券配眼鏡除了可以改善視力改善生活,令長者生活愉快外。究竟眼鏡有什麼其他好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