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John Lew

一個愛閱讀的人 網誌

政經

長者,醫療劵,視光師(二)

長者,醫療劵,視光師(二)
廣告

廣告

人,不可自己一個生活。人,貴乎為人,是其老早知道自己未能完成生活上所有工作,舉例說,如果全世界只得一個人生活,他口渴,莫非要先做隻玻璃杯才飲水。聰明人,一早明白這個道理,更而選擇羣體生活去互相依賴互相幫助,再產生經濟。

長者,是過去為社會作出過貢獻的人,我們必須要尊重。長者,愈老愈不靈活,愈需要幫忙要依賴。年輕人親眼目睹老人跌倒受傷,都會有同情心,扶長者一把,莫說是醫護人員。

醫療券,是項德政。一張券,就可把醫療補貼帶到六十五歲長者。當長者睇醫生做檢查,憑身份可支付部份費用,減輕長者醫療負擔。

視光師,理工大學畢業的視光師鼓勵長者做眼睛檢查。配合醫療券,把長者與視光師拉近。原本政府無提供配眼鏡服務,長者拎住政府發的醫療券可以自己挑選,自己行入一間信譽良好的眼鏡舖配眼鏡。

醫療券正正填補醫管局衛生署的服務的缺乏,希望長者前往社區找視光師配眼鏡和做眼睛檢查。

香港理工大學畢業的視光師比其餘的多,又眼見眼鏡舖多過視光師。理工畢業的視光師究竟比其餘的有什麼專業資格上的分別呢?若果完全無分別,為何一早不放寬全部各類別視光師申領醫療券呢?祈望政府衛生署和理工大學澄清情況。

醫療券有個初心,註明不可購買眼鏡或醫療用品。視光服務申領比其他專業同伴高,又跟住每年的上限增加又遞增。究竟數字反映了什麼呢?

舉例,假如放寬醫療券可以買醫療用品如輪椅,幾萬一部輪椅,又可以是一鋪清袋嗎?眼鏡正可以是輪椅的價格作比喻,幾元一副至幾萬都有,這就是申領高的原因。

另外,有人質疑申領額隨著上限增加遞增,可以是反映一,配一副眼鏡價錢範圍大,長者祈望跟上清談節目各嘉賓或上鏡各局長司長一樣戴一副好的漸進眼鏡。設限,似乎令長者降低要求去分開一遠一近來配,或配一副不好的漸進眼鏡。

反映二,眼鏡對長者來說是一個生活必需品,長者心想: 老早想配,政府又無得配眼鏡,自己用醫療券配副好些的。

視光師就可以從中抽油水嗎?

若你有時間,可以搬張櫈坐在眼鏡舖門口,未會見有視光師拉長者入舖配眼鏡,只會見長者自動行入舖。有旁觀者稱,長者經常被騙呀。這個似乎比較難解釋。不過,你真的有時間,日日坐櫈仔,坐足兩個月。又可以請政府兩個月後做統計。三月四月間視光服務申領必定再創新高。為什麼?不講巳明。你以為長者眼矇矇,其實長者心水比你後生仔更清。哈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