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澤賢、鄧光佑

註冊眼科視光師 網誌

政經

眼鏡佬的自白

眼鏡佬的自白
廣告

廣告

近日眼科視光師在醫療劵檢討聲音中成為焦點,引致不少人立即跳出來質疑這個專業。這時也不妨聽聽我們這些受過大學四至五年眼科視光學訓練的「眼鏡佬」說兩句吧。

哪些人會找我們這些眼鏡佬幫忙呢?大部分人都是自覺眼睛正常,不過視力有點模糊而需要更新眼鏡度數的人。然而,視力模糊的原因是不是一定由於度數改變呢? 這就是我們的專業領域了。在幫你檢查度數、提升你的視力的同時,我們也默默為你做了斜視、隱形眼鏡、眼睛健康上的檢查,甚至放大瞳孔檢查眼睛內部,幫你排除青光眼、白內障、黃班病變等導致視力下降的可能性,當發現問題時,我們就會作出正確轉介,確保病人得到適當的跟進治療,這也正是大學需要花上這麼長的時間教授眼科視光學的原因。

有眼科醫生批評基層醫療應該由醫生負責。然而眼睛毛病有緩急之分,如果病人突然眼睛劇痛,雙眼通紅,他當然懂得找眼科醫生作正確診斷和治療。然而對於沒有太多病徵的眼睛問題,一般人又是否能夠察覺呢?我們這些在社區中的眼鏡佬正正就是站在市民基層眼睛護理的前線,幫助市民大眾發現及分辨眼睛問題。社會上有不少在公營醫療得不到眼科視光服務的長者,自覺視力模糊但礙於經濟原因不願配眼鏡。自從醫療券覆蓋視光服務後,措施鼓勵了不少醫療券使用者檢查眼睛,我們也發現了不少白內障、青光眼及黃斑病變等毛病,令他們及時得到治理。

總括而言,第一部分眼科視光師經過大學訓練,具備專業資格提供基層眼睛護理服務,在另一角度跟眼科醫生共同守護市民大眾的眼睛健康。政府應該善用資源,令視光師在基層眼睛護理上更能發揮自己的角色,令整個香港醫療團隊能分工合作,減輕公營醫療體系的負擔。視光業內亦應多監管不當使用的個案,以令醫療券用得其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