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進步教師同盟

進步教師同盟2014年初成立,成員為一群有熱誠的教育專業人員。我們矢志發展成為各教育議題之討論平台,為香港教師工會、教育界和社會進步而努力。 網誌

政經

新加坡教育改革對香港的啟示

新加坡教育改革對香港的啟示
廣告

廣告

文:盧日高(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近年國際教育都關注照顧學習差異的課題。照顧學習差異涉及的範圍廣泛,學校層面包括課堂教學設計、功課調適、考試調適等,教育政策層面包括課程規劃和教育分流等。在香港,雖然前線教師已日漸重視如何照顧學習差異,不過自從教改之後,課程規劃和教育分流就沒有重大轉變。基本上,香港學生除了在升中時會按不同能力組別(banding)決定選校次序,分派不同學校之外,他們六年中學階段所學習的課程以及所面對的公開試都大致一樣。這種只是將不同能力的學生分流到不同學校的方式,是否足夠照顧學習差異呢?最近新加坡推出的教育改革,似乎帶給一些香港啟示。

教育分流(Education Streaming) 是基於因材施教的理念,按學生的能力、特質、性向等,將學生分流到不同的教育機構、課程或方法去接受教育。新加坡現行的中學分流制度較香港多元化。完成六年小學課程後,學生進行小學會考 (Primary School Leaving Examination,PSLE),然後按整體成績報讀主流中學提供的三種程度有別的課程:「快捷(Express) 」、「普通(學術) 」和「普通(工藝) 」。[註1] 學生升讀中學後,如能力提升或力有不逮,可以由原本的課程轉讀其他程度的課程,例如由普通(學術) 升到快捷課程。不同課程裡的學生可以用不同時間完成GCE O-Level、N-Level和A-Level三個階級,進入大學。[註2]

這個教育制度的特色,是學生升中後,仍可爭取重新分流,減少像香港被劃分為第三組別的標籤效應。而且,不同能力的學生可以隨著課程有不同的公開試和升學目標,出路相對清晰。在這個制度下,新加坡學生在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的表現,無論是數學、科學、閱讀和合作解難能力,都位列世界第一。[註3] 不過,新加坡似乎沒有自滿。

今年3月5日,新加坡教育部長王乙康宣布,2024年將全面取消現行的中學分流制度,開展新一輪的教育改革。改革的重點是:一、將O-Level和N-Level兩個公開試合併為一個統一國家考試;二、取消中學快捷、普通(學術) 和普通(工藝) 的分流制度;三、學生按各科的能力表現,在中學進行科本編班(subject-base banding)。科本編班安排各科提供三種程度:普通1(General 1)、普通2(General 2)和最高的普通3(General 3),讓不同能力的學生修讀。

新學制的特色,是學生不再根據整體成績進行課程分流,而是按各科表現,入讀該科所屬的能力組別,即一個英文好而數學弱的學生,可以修讀最高的G3英文科,同時修讀較淺的G1 數學科,每個學生都有適切他們能力的科目組合。而且,新加坡的GCE A-Level科目已分H1、H2和H3不同難度課程,[註4] 即使中學生有部分科目修讀G1,只要其他科有修讀G2或G3,亦無礙往後的升學機會。王乙康介紹教改時說出願景:「我們的魚兒不再分別在三條溪流游泳,而是有一條大河,每條魚兒尋找自己的旅程。」[註5]

綜觀國際教育,不少公開試都設有不同程度的課程框架。除上述新加坡之外,芬蘭的大學入學試(matriculation examination) 已將科目分為基礎程度(basic syllabus) 和進階程度(advanced syllabus);國際文憑預科課程(簡稱IB)將科目分設基本程度(standard Level) 和高級程度(high Level)。這些設計可以讓在不同科目天份有別的學生,按能力修讀適合自己的程度。避免像香港出現語文能力優異但數學能力弱的學生,被逼修讀所有人一致的數學課程;或是數理優異的學生卻必須應付沒有難度分別的中英文科,導致一些個別學科能力弱的學生失去升學機會。筆者相信新加坡改革教育分流制度以照顧學習差異理念,值得香港借鏡。

(原文刊登於香港電台《集師廣益》,本文為修訂版。)
注釋
1. 各間中學將學生分流的分數有少許差異,例如一個學生在PSLE取得190分,在某些中學可以讀快捷課程,在某些中學只能讀普通(學術)課程。詳見新加坡教育部的選校指南中各間學校資訊:Choosing your secondary school.
2. 除上述主流學校以外,尚有少數特選中學,提供為期六年直接考大學入學試的綜合課程;以及只提供普通(工藝) 課程的專科學校。修讀綜合課程的學生讀六年就可以直接考GCE A-Level,快捷課程的學生約讀6-7年,普通(學術)課程的學生約讀7-8年,普通(工藝) 課程的學生,如要向學術發展,則要讀8-9年。目前新加坡中學學制以及升學路線,可參考立法會研究簡報〈支援不同學習能力的學生〉,頁6。
3. OECD, PISA 2015 results in focus.
4. 新加坡的GCE A-Level不是所有科目都提供H1、H2和H3的程度,部分科目只提供H1和H2,詳見新加坡考試及評核部資訊
5. Channel Newsasia.(5 Mar 2019). Current approach to streaming in secondary schools to be phased out by 202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