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幼稚園延期開學的罷工事件,政府與聯會誰是誰非?

韓國幼稚園延期開學的罷工事件,政府與聯會誰是誰非?
廣告

廣告

韓國的幼兒教育與香港有少許不同,香港全部幼稚園均由私營機構、非牟利及私立三種,並沒有由政府公立及直接資助,而韓國則有分公立及私立的幼稚園。顧名思義,公立幼稚園是由國家政府全面資助,收生亦不需經過面試,只透過中央派位即可入學。不過,近日在韓國關於幼稚園的爭議不斷擴大,令政府都需要自口發動延期開學罷工的聯會撤銷許可登記。究竟當中政府與聯合在多個幼稚園議題上存在什麼分歧?究竟誰對誰錯?背後又揭示什麼社會現象?

韓國幼兒園總聯合會於3月4日發起針對政府「幼兒園三法」改革的抗議行動,當中包括私立幼兒園「延期開學」的罷工行動。本身在韓國有3875間私立幼兒園中,聯會表示會有1533間參與行動,佔總數的46%,其後有239間決定延期開學,當中有221間設立「臨時庇護」有限度開放,有18間完全停業罷工。而首爾市教育廳於次日舉行記者會表示,由於發起延期開學事件前所未見,並侵害兒童權利,故以《民法》第38條對聯會處以撤銷登記的行政處分,即使聯會於前一日罷工失敗後宣布停止,但仍難逃過這次處罰。

韓國政府正在推行的「幼兒園三法」修訂案,包括幼兒教育、私立學校及學校供餐法。這次聯會最反對的,是私立學校法中,幼兒園需要全面採用官方的會計系統Edufine,還有私立幼兒園停辦時,需要有2/3家長同意等。聯會認為官方會計的引入令私立幼兒園所有財務收支記錄都會在政府的監督之下,造成私隱侵犯及市場干預的問題,同時令本身帳目正當的私立幼兒園處於不公的位置。他們認為政府的法偷修訂案應只針對有嫌疑的私立幼兒園,而不是全部。聯會因而發動延期開學的罷工,不過首爾教育廳強硬應對,不但沒有聽從聯會提出的要求,而且更取消他們的登記。

而政府針對幼兒園提出的「幼兒園三法」修訂案是不無道理。國營及公立的幼稚園可以讓政府直接監督帳目、資助金的比例等會計事宜,但由於私立幼稚園在韓國數目眾多,同時又獲得政府部份資助,要準確知道獲援助的幼兒園的會計情況的確相當困難,自然有引入官方的會計系統Edufine的需要,讓政府能夠更妥善監督(當然前提是政府能夠公平公正)。而去年執政黨共同民主黨議員就以2013至2017年期間進行的聯合調查為例,該調查結果顯示,有1878間幼兒園涉及挪用公款的帳目不明情況,並有貪污國家補助金的實證,總額達到269億韓圜,同時有查出部份園長利用公款購買名牌手袋及成人用品。而引入官方會計系統能夠讓政府監察補用金的使用情況,杜絕政府的援助被流入不法之徒手中。

同時,這次改革讓公立及私立幼稚園均引用線上入學管理系統,讓政府能監察幼稚園內有否涉及「不法請托」等走後門事件,還有有「幽靈學生」等濫竽充數事件。而根據首爾教育廳發表的取消聯會設立許可的聲明,指他們罔顧孩童及家長的利益,並有串通不如實披露財政報告及入學情況。如果聯會因這些政策而反對,甚至進行罷工,的確不太恰當。

不過,韓國政府亦需要從這次改革之中,好好思考自己作為政府,更應為社會樹立榜樣,在內部應先審查有否涉及類似的事件,政府內部貪污、不法請托等事情常常發生,而且一直成為在野黨的話柄。除此之外,政府在決定撤銷聯會許可前,理應先禮而後兵,如收集他們對「幼稚園三法」的意見,再商討出一個解決方案,或會能夠和平解決幼稚園開學延期的罷工事件。現時韓國政府的做法略嫌過於強硬,導致事件不歡而散,並且出現矛盾。雖然推出的政策有助解決幼稚園內部的腐敗問題,但這次處理訴求的做法不太妥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