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從韓國電視台重播舊劇,再談女性於電視劇中的形象與社會的關係

從韓國電視台重播舊劇,再談女性於電視劇中的形象與社會的關係
廣告

廣告

香港偉大的TVB (亦是我最討厭的電視台)的一大特色,就是在早上或深夜時段重播舊劇,更令人可笑的是,舊劇竟比新劇好看,可想而知現今香港無線製作的質素有多參差。而最近韓國的電視台出現重播舊劇的編成放送,從中再談論的,絕不是劇情質素的比較,反而是劇中女性的形象與社會同步的改變。究竟從重播的舊劇中,如何能揭示韓國社會女性地位出現的轉變?

若要談到90年代或2000年代的韓劇,雖然都能說得出多部經典作品,如《浪漫滿屋》、《藍色生死戀(秋日童話)》等,不過同時亦會有不少人批評昔日韓劇劇情俗套及故意煽情,例如撞車、癌症等悲劇劇情不斷重演等。韓國MBC電視台轄下的收費電視頻道MBC ON最近開始重播90年代的韓劇,不少人重看時卻感到不舒服,甚至批評為何當年會出現這些劇情侮辱女性。得出的結論是,當時劇集守舊的,不只是劇情,還有女性的刻板形象。

雖然有部份網民讚賞MBC能夠有機會讓他們重溫舊劇,甚至在電視台官方網頁留言要求重播多部未列入重播計劃的電視劇。不過有不少人都在反映舊時劇集看得令人不快。以兩部MBC劇集作品為例,1996年播出的韓劇《三男三女》中,男角色申東燁要為一名女性朋友改花名,指因為她臉頰及屁股都非常嫣然,所以應改為這個花名。另外2001年的《情定大飯店(Hotelier)》中演員宋慧喬飾演的角色曾向其父親說希望學習如何經營酒店,但被父親一口拒絕,指「女人學什麼經營?在學校就應好好學習。」

這些類似的對白及行為均在90年代韓劇中不斷出現,與性別及人權意識等不斷發展的現今社會氛圍中顯然相違背,以往不少觀置未會為意這些取笑女性,或貶低女性的劇情,在現實社會不斷發生,甚至習以為常認為這是韓國女生必定會經歷的事情。當時沒有感受到的不平等及被歧視,事隔20年有多才能感受到當年女性的地位有多卑微。偏偏最諷刺的是,1970-80年代的韓劇曾經是非常貼近女性的心態,就是生活題材家庭倫理,還有女性視點的愛情小品。曾經受到青睞的「女性當自強」式作品,竟然在90年代起變得式微,取而代之的,是男性主導、女性應當受保護為主題的作品,甚至出現男性霸權與現今性別意識相違背的劇情。可見,當時女性的卑微地位形象,都在這些劇中反映出來。

正如不少國家的性別問題,均能利用女性主義學者Kimberle Crenshaw的「交集 (Intersectionality)理論,在韓劇中女性的卑微形象同樣能利用這理論解釋。因為90年代至近代所拍攝的影視作品,均有反映職場霸凌的威權問題,不限於男女性之間的欺壓,還有階級的壓迫。1998年的韓劇《向日葵》中,演員金喜善飾演一名普通醫生,飾演前輩醫生安正勳在他面前吸煙,並一直批評金喜善匯報病人狀況時在噴口水,而且沒有禮貌,而且劇中亦有聚餐時科長強迫女後輩醫生喝酒的場面,反映了不只是對女性的歧視,還存在階級上的壓迫及欺壓。

若要比較現今女性主義抬頭的時代,近年的韓劇可謂看得舒服得多,除了重視以女性為視角的愛情劇重現之外,還廣泛地牽涉不同年齡層女性的角度進行描繪,並反映社會現實。2016年的韓劇《Dear My Friends》就巧妙地利用老人的視角去窺視國家的安老問題,還有與年輕人的世代矛盾。同年的《通往機場的路》、2018年的《要先接吻嗎?》、2019年的《羅曼史是別冊附錄》等均以結婚或曾結婚中年女性為主要視點,探究女性心理還有社會如何對已婚女性有不同程度的壓迫。顯然,現今韓國社會女性主義的崛起,還有女性地位提升的提倡,都能在現今電視劇中反映出來。

而過往對舊劇的問題場面進行批判只屬少數意見,現今反而成為了主流意見。縱使在韓國,性別問題仍牽涉不少爭議,而且意見不斷呈兩極化,但唯一的進步,就是電視劇中能打破性別定型的框架,反倒以女性心態作主要的描繪對象,反映社會現象,從而帶出性別平權的訊息。亞洲社會要達致真正的性別平權,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但求多數人明白真正的女性主義想爭取什麼,都已是難上加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