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張秀賢被狙擊的背後

張秀賢被狙擊的背後
廣告

廣告

佔中九子的案件明日(4月9日),本來希望為此想寫一點東西,所以網上翻閱了一片有關他們的報道和文章,反而讓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秀賢於二月尾在報章上發表了一篇討論電子煙政策的文章,竟惹來一場筆戰,兩名自稱「公共健康研究陣線」的成員陳盈及李柏榮連番聯合撰文狙擊張秀賢。秀賢那篇文章的論點,不外乎批判政府推動有關新政策時又一次藉詞繞過公眾諮詢,而今趟官僚利用公眾健康的道德大旗偏離程序公義,情況實在令人擔憂。

然而二人的聯名文章指斥秀賢漠視吸煙危害健康的科學實證,違反煙草商品必須監管這一項常理。秀賢客氣地回應指二人豐富了有關政策討論,但是當我讀到二人文章中這一句:「進行公眾諮詢指示刻舟求劍,令輿論更容易被情緒牽引,而令政策討論背離理性思考。」這就不其然令我很火大,認為此二人旨在為政府敲鑼打鼓而搬弄是非。

試問這麼多年來,特區政府推行哪一項重要政策,沒有背離理性思考?然後原本學有專精讓市民敬重的專業人士,部分人甘於做政府的啦啦隊為荒謬絕倫的政策護航,不惜引經據典搬出一大堆學術詞匯來嘗試混淆視聽。最新近的例子是港鐵沙中線,有工程界人士聲言「不符合標準的工程不等於不安全」。法律界投共人士對於近日「逃犯條例」的辯證也是蔚為奇觀,但對於法律常識最嚴重的扭曲莫過於「港獨違憲」;憲法是規管有公權力的人和機構,所以只有公民控告政府違憲,像香港特區政府以違憲作理由針對一般市民的行為實屬舉世無雙。

在禁煙的問題上,該二人雖算不上是醫學界擁有專業資格的人士(二人報稱是中大公共衛生學博士生),但同樣是以學術討論為名掩飾政治操作。首先,禁止和監管是兩回事,吸煙既然十惡不赦,那請問全球有幾多個國家全面禁止煙草存在,將藏有或吸食煙草列為刑事罪行?當然香港可以作為先行者,反吸煙人士為香港公眾的健康憂心如焚,絕對可以要求林鄭帶領香港成為全球首個全面禁煙的地區。但像該二人這種敲邊鼓的反煙先鋒,卻不會要求政府這樣做,因為大家都清楚,政府不敢去動大煙草商,只能找售賣電子的小商戶祭旗,用內地官場的成語,這是「打造政績工程」的官僚行徑,就如土地問題,政府不優先處理棕地迴避向新界鄉紳動手,反而倒錢落海搞「明日大嶼」。

老實說,我又不是煙民,而且由於自小有呼吸道問題,在街上迎面被噴了一口二手煙,如非趕住返工的時候,輕則罵娘重則動手。但政府不去調查世界各地先進國家的控煙政策綜合經驗去改善香港的控煙措施(例如我去日本東京,人家是街上全面禁煙,反而容許某些餐廳室內設吸煙區),然後以公眾衛生的大義名份,廢棄正常公眾諮詢的程序,去禁絕價錢較貴但害處可能較少的電子煙產品,白粉不禁去禁美沙酮,這種入屋強姦你之後要你做節婦為防止性病傳播的強盜邏輯,就算審謬有幾疲勞都好,每一次出現都必須嚴詞駁斥。

何況現在的要求卑微到只是按程序作出諮詢,就算有這樣的諮詢,政府也屢屢自己灌水憑空捏造民意,就如「逃犯條例」的諮詢一樣。我們能做到的的確很少很少,但保障每一個發聲的機會延緩香港的衰敗,彷彿是我們唯一能做到的事。否則文匯大公時常報稱反對派內男女關係混亂,政府是否可以聲稱為保護未成年男女免受性侵而禁止所有政治組織運作,然後湯家驊站出來說做法合情合憲合理合法應該立即執行不用諮詢,這天的出現與香港被大灣區溶斷的一天,哪一天會來得比較接近?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