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漢浩

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 關懷貧窮學校創校校長 PhD (CUHK) Yale University PhD Visiting Research Scholar 網誌

社運

寫在宣判前一晚:在黑暗的世代,不被同化的召命

寫在宣判前一晚:在黑暗的世代,不被同化的召命
廣告

廣告

5年多前,是我博士畢業那年。那一年我寫了很多文章,回應很多人對佔中的不公批評。對我而言,看見發起的幾位尊敬的長輩,明天真的有很大機會被判入獄時,淚就流下。明天不單是對他們的判刑,更是對香港判刑。回顧當年心裡最關切的,其實不是真普選,而是靈性與公義。對我而言,沒有普選的結果不單是失去選舉權,而是失去了一個學習公平與公義的平台,人會開始跟隨沒有公義的遊戲規則,走向唯利是圖,聯群結黨,謊言掩真相,事事以利益為最終目的。這是靈性的破滅,理應是每個基督徒都應關注的事情。沒有公義,結果是更多受壓的弱勢群體。

5年過去了,佔中沒有失敗,只是期望的結果沒有出現。這種「沒有出現」正好告訴我們佔中的對確性。中共根本上就是想開始破壞原有香港價值,使香港在根本裡回歸大陸的計劃。佔中只是把這個在台底的計劃逼牠們放到台上。無錯,佔中沒有好的計劃,甚至可以話是不在預期計劃中發生,而是在牠們的操控下被利用,製造了社會更大的分化,但這仍然顯示,佔中原針對的,就是中共根本沒有預備兌現普選的承諾。回歸以來一切的承諾都只是buy time,直至他們所鋪排的人到位後,就開始真正的回歸大計。

5年過去了,我仍支持當初佔中的理念,縱然今天回看,我們是何等的天真。但這天真是召命的實踐,是不被世界價值同化的基本。面對今天的香港,中共利用各方虛假的口號,建立各式各樣的利益集團,不同階層的人招手,只要願意投向祖國的懷裡,便會獲得利益。他們利用如民X聯或某些建制派的人作「人板」,「教導」香港人識時務的價值,無論質素多低,只要站在「愛國」一邊便可受到特別關照,收5000萬,僭建都沒問題。相反,只要是對在位的帶來威脅,便把你告到底。這些措施對香港帶來更大的破壞其實是在靈性方面,使香港人愈來悠走向事不關己,漠不關心的自私靈性裡。守護這靈性是我原支持佔中的原因,也繼續是我今天的使命。

5年後的明天,竟然有一群愛中國(特別是陳教授),愛香港及愛鄰舍的一群要被他們所愛的地方及政府判入獄(我絕對希望明天發現我是錯了),這是最黑暗的一天。這黑暗更呈現在香港人的冷漠及愈來愈多人選擇看不見。看見今天香港的發展,教育制度的破滅令年輕人不斷輕生、貧富懸殊每況愈下、房屋問題重來沒有改善(因為政府從來不想解決這問題)、完全沒有人口政策、醫院人滿、醫護工作爆滿、公共工程超支及水準下跌,但從來沒有一個人要為任何一件事負責,我們不禁要問,這些所謂民生問題是否就是源自沒有一個真正向香港人問責的制度。這亦是佔中要守護的價值,就是要守護每一個在社會中最弱小的,當然包括很多由開始到今天都在駡佔中的貧苦街坊。

5年後的今天,我哭了。是感動、是愧疚。在網絡上看到他們的訪問,他們仍是那麼天真有愛。他們沒有怨言,默默地承擔,他們沒有計算,以平安的心等待。這是最黑暗的一天,但也是最光榮的一天。陳教授的一句說得好,「在黑暗當道的日子,守住最根本的價值就是最重要的。」沒有一個政權會是永恆的,但當牠下台時,我們又剩下多少人沒有向巴力屈膝的呢?這可能也是保羅在羅馬書12:2節的教導,面對強大的政權首要的就是,不被這世界同化(原文的直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