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2億拜山通道直達梁福元祖墳 村民斥對原居民千依百順

2億拜山通道直達梁福元祖墳  村民斥對原居民千依百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於3月29日通過平整橫洲24億撥款,當中近2億會用作興建一條20米長的地下行車隧道,以讓出地面作原居民步行往山墳區的「拜山通道」。獨媒記者實地視察橫洲「拜山通道」的現況,發現通道與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家族山墳只是一步之隔,通道更可直達梁福元家族、水邊村村民等原居民山墳。住在附近的非原居民力斥政府對原居民千依百順,對原居民山墳極力保護,對非原居民訴求則不為所動。

_DSC7007
「拜山通道」就在梁福元祖墳的後方

擬建的20米長地下行車隧道位於橫洲環翠山附近,而所騰出地面的「拜山通道」則主要連接兩邊原居民村及丫髻山殯葬區山墳。入村不久已見有兩個山墳,分別屬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家族及水邊村的村民。兩個山墳背後就是「拜山通道」的所在地,現時為一片雜草,草長及腰。有村民指,重陽祭祀時會有不少人取道於此到達仙人墓地。穿過雜草堆,不消十秒已到達殯葬區,數個屬水邊村原局民的山墳散佈在山丘上各處。獨媒記者亦發現,其中一個墳墓因在擬建道路的範圍上,故已被起出遷移。

_DSC6957
穿過現時的「拜山通道」,便即到達山腰的山墳

_DSC6961
山丘上的祖墳多屬水邊村村民

行車隧道工程平均每米成本1,000萬,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曾在會上斥是浪費公帑,更指「整個交通燈咪拜到山囉」,並無必要花費2億興建地下行車隧道。土木工程處處卜國明則解釋,工程目的是要「尊重當地居民」,便利原居民掃墓。

_DSC6965
為遷就擬建道路工程,橫洲楊氏的祖墳已移走

住在橫洲逾60年的非原居民陳紹興批評,政府對原居民的要求千依百順,對待非原居民就不為所動,「墳就極力保護,起條隧道都洗2億,點解都唔施捨下俾村民?」他指,政府起初在「橫洲發展的規劃及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中,表示原定發展範圍包括多個原居民山墳,但政府於2014年公佈新的發展圖,卻改為只集中發展第一期的綠化帶,而原居民的山墳一律被剔出發展範圍外,「水邊村(山墳)唔敢收,政府傾唔掂,梁福元個個直頭唔洗傾啦,唔會做佢」。

_DSC7001
陳紹興

陳紹興的住處就在梁福元家族的墳地旁邊,原來與早年的規劃發展有關。他憶述,1988與家人原先是住在鳳池村村口的位置,「老豆由細睇住梁福元大。」但由於政府收地建路,為逃避政府的逼遷,所以舉家搬至山坡上,「有兩塊地,一塊係樹隔離,一塊係墳隔離」。陳父最後選擇了山墳旁的土地展開新生活,「以為係墳隔離之後實冇人搞」。殊不知30年後,規劃發展再臨到陳紹興一家,陳紹興指家族都於橫洲生活,一樹一木都有感情,如今形同消滅其家族祖地。

_DSC6990
地政總署職員每星期都會來派收地信,游說村民搬走

政府的規劃因原居民反對而一改再改,身為非原居民的陳紹興卻只能「肉隨砧板上」,「初時話我屋企將會係馬路,依家就話係屋村」。採訪當日,剛巧碰上地政總署的職員向村民派發收地信,游說仍未肯接受賠償遷出的村民,「你想唔想上樓呀?需要上樓搵我呀」。

陳紹興指地政職員一星期會到訪幾次,但都只是循例交差,「唔會問你有咩訴求,就咁俾封信你,影張相當做嘢,嚟足四年都係冇進展」。他又斥,政府因為橫洲只是新市鎮的延伸以只作乙級賠償是不合理的安排,「你嚟起咩關我地價咩事?唔通你話起公廁、起坑渠就可以200蚊一呎收地?」,建議政府應制訂統一的收地價格,公平對待非原居民。

有線新聞《新聞刺針》亦有跟進橫洲「拜山通道」的工程,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梁福元更現身說法,指家族祖墳400年前已紮根於橫洲。他批評政府在其祖墳後方增建行車隧道,是切斷其家族龍穴,破壞風水。他又指責政府一直未有就此事向他諮詢,只向屏山鄉委員會諮詢意見。然而,屏山鄉永寧村代表陳愛金就稱政府從沒有諮詢過;現任屏山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亦僅表示「唔好意思,無可奉告」。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