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聞

《馬聞》團隊由一眾馬鞍山街坊及喜愛這個社區的朋友組成。《馬聞》去年參與了獨立媒體(香港)發起的「社區新聞計劃」培訓工作坊,承諾以專業記者的求真態度,為大家報導馬鞍山大小事,與馬民緊貼區內事務,共同書寫社區願景。 網誌

社區

退下「馬鞍山之友」火線 前版主Rick Yuen:每個社區都需要「馬友」

退下「馬鞍山之友」火線 前版主Rick Yuen:每個社區都需要「馬友」
廣告

廣告

Rick Yuen,相信馬鞍山不少人都聽過這名字,他是Facebook群組「馬鞍山之友」的「餅主(版主)」,幾乎以一人之力經營這個近10萬人的群組,更開設了超過200個馬鞍山地區WhatsApp群組。不過,在3月26日,Rick突然宣佈辭退版主職務,希望將全部時間放在家庭上。

《馬聞》在Rick辭任版主前訪問了他。現職於政府部門的他,從小在公屋長大,經歷過街坊互借柴米油鹽、幫忙看小孩的氛圍。然而,近年他有感人與人之間愈來愈冷漠,距離愈來愈遠,因此希望透過建立群組,尋回失落了的社區風氣。

冀重塑舊日互助互愛光景

「馬友」Facebok群組創立於2014年10月26日,根據群組描述,宗旨是「提高公民意識,多關心社會、社區,重新建立舊社會之人際關係,友愛互助,傷健共融,並提高區內存有濃厚感情與人情味之小店的生存率,以達至店主顧客雙贏」。

Rick指出,首個馬鞍山Facebook群組由一位大學生經營,但不久該位大學生淡出,Rick不想浪費難得凝聚的網上社群,便邀請會員「轉會」到現時的「馬鞍山之友」。當時正值雨傘運動,民間流行「撐小店」,而小店一直欠缺資金推廣,Rick於是透過「馬友」平台幫助小店宣傳。

如何能持續維繫群組?Rick的方法是製造更多的交流平台。除管理Facebook外,Rick開設了200多個社區WhatsApp群組,很多是興趣小組,例如本地旅行郊遊、車會、義工服務等,也有養育初生嬰兒群組、上學群組、學車群組等,只要社區有訴求,Rick就會開設及管理新群組。Rick亦會就各樣社會問題建立研究小組,包括鉛水關注組、反賽車大聯盟、驗窗大聯盟、門鐘神秘記號關注組等。

「馬友」又會推出優惠,Rick和各管理員在2015年發起團購電動手提風扇,用成本價賣出,其後又義賣叉電座,將所得的零頭全數捐到慈善機構,吸引大批馬鞍山居民採購。不過,有管理員抱怨過程太辛苦,Rick當時心直口快,說:「你哋辛苦唔係我要求,大家都係為街坊做嘢啫,又唔係為我做,大家都係擺個心出嚟做義工。」此話成為了管理員解散的導火線,令Rick一直後悔至今。但這對他也是一個警醒,令他之後找管理團隊方面非常謹慎。

04126
今年1月初,馬鞍山各處出現「忍無可忍,反帝制,加入馬鞍山之友2.0」的橫額。「馬鞍山之友2.0」管理員澄清掛橫額不是他們所為,Rick亦認為是別有用心的人離間「馬友」。(網上圖片)

受批評不改高調作風

Rick的發言也屢受爭議,鬧得最熱的,莫過於去年Rick在群組發文,號召網民欣賞一名樣貌娟好的快餐店女經理,結果吸引大批人到場。雖然帖文其後被刪除,但已影響經理的正常工作,她甚至被起底,經理事後發表千字文吐苦水。對於此事,Rick稱只是「搞gag」,意料不到會有人響應,他指是判斷錯誤,出發點只是想引發討論,而不是造成騷擾,「靚仔靚女你都會望,我只不過將大家約定俗成會做嘅嘢,白紙黑字寫出嚟,你都會撩鼻屎、放屁,只不過我寫出嚟大家會覺得唔好,係同一句嘅道理。」Rick指該女經理也有接受他在Facebook的交友邀請,相信她並沒有怪責自己 。

去年年底,有不滿Rick的人退群,另立「馬鞍山之友 2.0」群組,截至3月會員人數達4,800。Rick笑稱這現象為「動物大遷徙」,不是第一次發生,也有部份群友回流,而他也接受他們重新入群之申請。

網上盛行公審,在「馬友」也很常見,包括近期廣受關注的仁濟醫院董之英紀念中學欺凌事件。Rick認為網絡並非法庭,只是「提供一個渠道畀人公開議論」:「學校嘅人係嚟自社區,係社區一部份,我哋有我哋嘅角度,學校唔可以阻止我哋討論佢哋,就好似我唔可以阻止其他人討論馬鞍山之友一樣。」

他表明不特意鼓吹,但支持這種議論文化,因為他深感現時「人嘅質素愈來愈差,啲人愈來愈少自律」,他認為只有「將一啲差嘅人放出嚟,多啲人講」,施以群眾壓力,才能迫使「惰性重」、沒有公德心的人改變。他舉例指出,本來大部份人認為青年人是不應使用關愛座,但經過大量「公審」後,大家似乎對這準則有所改變。

餅主_03
Rick(前)從不躲於雲端,曾舉辦活動與街坊同樂。(受訪者提供圖片)

群組內人數眾多,資訊的質素難免參差,有任何爭執、投訴,大家都會找「餅主」求助。雖然Rick的手機已經長期設定為靜音模式,但至半夜三更,他的手機仍不斷彈出WhatsApp通知。他初時都覺得無盡的訊息非常煩人,但後來覺得「有能力幫人,都係一種福氣嚟嘅」。

對Rick而言,處理大量訊息的「獎勵」,就是居民的情義。有一次,有街坊遇上交通意外,於群組發出訊息,不一會已有一群街坊到達現場幫忙蒐證、修理電單車,甚至幫忙看管孩子,Rick看到街坊互相幫忙,很是欣慰。他又憶述曾有會員於飯局舉杯致辭,稱「冇餅主,今日就冇大家聚集喺度!」此場面令 Rick 十分感動,沒想到因為他「貪玩」的性格,居然凝聚到一班街坊,造就將來多個可能性。說到這裡,Rick 眼中亦泛出一絲淚光。

餅主_01
為了應付數百個WhatsApp群組的龐大訊息量,Rick的手機是現在買少見少的可換電機款,平均一日用8塊電池。採訪當日,Rick拆出的電池標記「27號」,原來他有逾30塊電池輪流替換!(受訪者提供圖片)

群組訊息日夜轟炸 十幾嚿電跟身

籌辦「馬友」多年,Rick相信對馬鞍山的公民意識有益,「識咗三、五十個街坊,你會唔會樓下行過就亂扔紙巾落地,泊架車喺巴士總站?」談到「馬友」的展望,他立即拋出很多想法,「想擴展小店優惠,舉辦更多馬友義工活動,同埋整一個馬友App」,但他也自知以一人之力沒有那麼容易辦到。Rick認為,每一個社區都需要像「馬友」的自發地區組織,他亦有感社區活動「由沒有政治背景的民間自發組織召集,推動力會大很多」。

宣佈退任後,Rick向《馬聞》表示,其實去年底已萌生退意,因為經營「馬友」實在耗費太多時間及精神,希望休息一下,作其他發展,將重任交給其他管理員。他指「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雖然不再是「餅主」,但他仍會參與群組討論及活動,寄語會員珍惜此平台,多利用它去關心社會、增加知識及結交朋友。

《馬聞》記者:吳欣澤、李欣錡、岑家豪、吳鈞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