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勞工

打工仔谷到爆:工資滯後、超長工時、就業零散

打工仔谷到爆:工資滯後、超長工時、就業零散
廣告

廣告

據聯合國「全球快樂報告」,香港人快樂指數全球排包尾第七,較去年下跌五位。職工盟調查顯示,香港打工仔未能分享經濟成果,飽受長工時、低工資及就業零散化煎熬,工作壓力面臨爆煲。經濟增長指數年年向上,但工人快樂指數卻不斷下滑,反映經濟發展未能為普羅市民帶來幸福。職工盟要求,特區政府必須扭轉以往「重商(界)輕工(人)」的管治思維,以政策介入糾正市場的不公正,實質改善打工仔生活質素。

僱員薪金年增長僅0.7%

過去十年,香港經濟發展錄得可觀累計增幅,但統計資料顯示,中低層僱員所能分享的成果卻是「微不足道」。2008至2018年,人均生產總值實質增長超逾兩成(23%),反觀中低層僱員的工資增幅,扣除通脹後,平均每年增長僅有0.7%。十年間,人均生產總值每年平均增長2%,較實質工資增長幅度,高出約兩倍。以上數字反映,僱員即使辛勞付出,卻未獲合理回報,所得分配可謂「少得可憐」。

政府迷信經濟增長可帶來「滴漏效應」,現實在勞資權力關係極不平等下,老闆及股東掠奪了大部份企業利潤。對於最弱勢的底層僱員而言,情況更如雪上加霜。香港物價持續上升,已躍居全球生活費最昂貴城市,反觀最低工資水平卻長期滯後,即使5月1日時薪增至37.5元,估計受惠人數仍不足就業人口1%。

五份一僱員超長工時

香港長工時問題一直為人詬病,因工作過勞而產生的工業意外、交通意外及工作期間突然猝死的個案,不繼其數。長工時可說是香港打工仔的頭號殺手。按統計處最新數字顯示,2018年,超過67萬僱員每星期工作55小時或以上,約佔整體勞動人口兩成。即是說,每五個僱員便有一人超長工時工作,情況十分嚴重。其中,超長工時重災區包括下五大行業:保安(每四個工人就有一個每周工作超過72小時)、飲食(接近四成僱員每周工作超過60小時)、陸路運輸(每四個工人就有一個每周工作超過56小時)、建造及零售業(差不多每六個僱員就有一個每周工作超過56小時)。

面對長工時引發的禍害持續出現,政府反應卻是麻木不仁,任由問題惡化。標準工時自上屆政府至今,一直拖延立法,未見任何進展。林鄭月娥上台後,更是偏袒商界利益,以毫無約束力的行業工時指引,敷衍勞工界。1919年「國際勞工組織」已通過規管工時勞工公約,推動世界各地訂立標準工時,香港至2019年仍然交白卷,足足落後世界一百年。

逾兩成僱員零散就業

就業零散化已成為近年勞工市場的大趨勢。按2018年的統計數據顯示,若果將合約工(24萬)、臨時工(10萬)、兼職工(21萬)及自僱(24萬)的人數計算在內,合共多達79萬零散工,佔整體勞動人口22%。這些工人的勞工法例保障「殘缺不全」,就業處於脆弱的位置,相較其他工人更容易遭受僱主剝削。例如未能符合「4.18」規定的兼職工,大部份《僱傭條例》的福利也未能享有;以自僱方式提供服務的自由工作者,更完全跌出《僱備條例》的保障範圍,即使遇上欠薪、工傷意外,也不會獲得任何支援。

至於固定合約工,更是泛濫於各行各業。全港接近24萬人按固定合約受聘,其中以教育及公共行政為重災區,每三名僱員就有一人以此方式受聘。其餘較為嚴重的行業包括清潔服務(13.5%)、保健、美容及美體護理(12%)、和建造業(11.3%)。這些僱員的合約期斷斷續續,隨時以不續約為由被終止聘用,就業本已十分不穩定。現存《僱傭條例》更存在明顯漏洞,令資方可肆意解僱放取有薪產假、有薪病假及工傷假期的僱員,令防止不合法解僱的保障形同虛設。

政策建議及行動呼籲

職工盟要求,特區政府應該盡快落實以下各項政策,改善打工仔面對的困境:

一)實施集體談判權,提升勞方議價能力:政府應恢復1997年被廢除的集體談判權法例,提升僱員議價能力,合理地分享企業盈利及增加薪金。

二)提升最低工資水平,實施一年一檢:最低工資水平應調升至時薪44元,並且引入一年一檢,確保最低工資水平能反映通脹增幅及經濟增長。

三)立法標準工時,平衡工作與生活:立法標準工時每周44小時,令僱員可在工作之餘,兼顧自己的家庭、生活和健康。

四)堵塞法例漏洞,保障零散工人:修訂現行《僱傭條例》,杜絕資方利用法律漏洞剝削兼職工及合約工;及擴展部份僱傭條例的保障(例如欠薪及工傷保險)覆蓋自僱人士。

最後,職工盟呼籲打工仔參加今年五月一日(星期三)「谷到爆」勞動節大遊行,下午二時於維園足球場集合,共同爭取以上各項訴求。

香港職工會聯盟
2019年4月1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