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獄中力量更強大 敬與願

獄中力量更強大 敬與願
廣告

廣告

佔領行動判决,一如所料,部份罪成。其實,面對起訴,有關者始終心境平靜,和之前不是為佔中而入牢的人一樣,沒有任何憤恨表情或語言,單憑此事,可知志士仁人都大公無私,做到了「違法達義」。

以下一段,簡述佔領中環的脈絡:

戴耀廷教授在信報撰文,特區學者與內地學者交流多年後,終於發現一切徒然,决定停止,提出佔中構想,以求中國大陸的政經真正開放、切實改革。陳健民教授早在三十年前,已到內地工作,可謂「認中關祖」中堅;牧者朱耀明則受陳邀「為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三子形成。既然根於「愛與和平」,戴在港九辦商討日,由於長達一年多,市民怨聲不絕,以一般人的感覺,確實曠日弛久,但戴等不為所動,堅持D-day ,耐心地在各區商討,以求真正的公眾的共識。

於是,時間剛剛好,爭取真普選的香港人自然凝聚,在「我願意當證人」的「煽惑我的是831決定,是梁振英施政,是催淚彈」的文辭中,可以充份理解「佔中」付諸行動,並非某些人「煽惑」「妨擾」,而完全是「官逼民反」,再說,不論「三子」、「九子」,乃至泛民或港獨,都没有「尋釁滋事」的意圖,D-day的漫長商議,更充份顯示「書生論政」到無以復加!
至於攻擊,中共及五毛打手萬箭齊發,那是立場與職責所在;而獨立自由的議論,支持與否,均可參考。

宣判前,九子陳辭,無一求情喊冤,戴陳等幾位更向法官伸明:朱牧師年事已高,有病在身,呈請改用其他方式代替入獄。

以上是「敬」,而「願」亦來自陳辭內容,其中,有人文字出現若干次「中央」、「中央政府」之類,筆者認為:這些用詞,一是它中共自稱,一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自己「中央」的個人或團體,高叫「結束一党專政」的人不可能承認「唯權力論」的「政府」做自己的「中央」,反過來,它也不會接受你「說三道四」、「威脅國家安全」!簡單地說,「中共」一詞,它自己也用,並無敵視污辱之意;但思想自由的獨立異議人士,仗義執言或挺身仗義時,萬萬不宜叫它中共為「中國」,因為,從捧中共的人來說,它當然是盛世,甚至遠超漢唐;從厭惡中共的人來說,它倒行逆施,窮兇極惡,為人類史所僅見。「中國」二字,與血腥、恐怖、暴力、欺騙等一切可怕事,别無二致,「來生不做中國人」這句話,不是海外「仇恨中共」的「屁民」搞出來胡鬧的民調,而是大陸內地中國人「切膚」之痛!

為甚麼「獄中力量更強大」?這是古今中外的通例,著名人物有印度甘地、波蘭華里沙、前蘇聯索贊尼辛、捷克哈維爾、南非曼德拉等,中共深明其中利害,所以對影響力強大的異見者,發明「保外就醫」妙計,此四字非常有「人道」意義:「保釋到牢籠外面去找好醫生治療」,囚徒本人和家屬,理應感恩戴德,改過自新。但中共做得更多更遠,魏京生、王丹等人就是「保」到「外」國的例子,他們在自由的天空下,和在不自由的監獄相比,力量極度懸殊。

中共的牢獄,一如它的「統戰」術,策畧性很強,對不同聲音的批評者,它有絕對的堅持,請看:

劉曉波,管你有諾貝爾和平獎桂冠,一樣無法保護,就判你無期徒刑,國際上任何關注或求情,絕不放人,直坐到末期癌症(有合理懷疑此癌來自獄方詭計),依然不批「保外就醫」,因為中國最優秀的大醫生為他滙診,更開放外國大夫親臨診視,「人道」到無以復加!

王炳章,管你是開放後第一位留美醫學博士,居然妄圖領導海外民運,風起雲湧後,好在民運分裂!好不容易,王再次被肯定,多次潛返內地,聯絡被禁止活動的民主黨,終於在邊境被綁架,重判無期徒刑,關押粵北韶關(遊玩或途經時請用自己方式致意),近年,王的精神狀態令人憂!

709律師,管你200位維權律師,有膽子為民請命嗎?五星党就一次過在7月9日全部抓起來!任由家人、洋鬼子要求,一步不讓,為證明「依法治国」,公開部份律師認罪不上訴的影片報導,另一方面,偶而給予部份太太子女向媒體伸訴,以示中共式新聞自由!

黑色幽默

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東方之珠特區,中共為促成藏獨、疆獨、台獨之後,創造出小小的「港獨」,更送理想單純、信念祟高的青年入獄,卻絲毫煞不住英銳志氣,意義不是非凡嗎?

不特此也,內地「国旗、国徽、国歌法」漫漶深圳河南岸,指令香港立法會「立国歌法」,表面上以法律制止「嘘国歌」「侮辱国歌」的行為,實則趁機要全港學校都要教唱「国歌」,近百萬學生高唱「起來歌」,多麼壯觀!與此同時,立法議員在「起來歌」中宣誓並開會,那怕「五星旗」下不人人肅立?

人算不如天算,當青少年唱「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時,思想獨立的自然傾向,有甚麼效果,天曉得!

@20190415 鄧小平曾揚言天塌下來有兩根柱子頂住,胡耀邦這天倒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