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朝美談判破裂後,與俄羅斯舉行首腦會談尋突破

朝美談判破裂後,與俄羅斯舉行首腦會談尋突破
廣告

廣告

自今年2月朝美首腦會談在河內的核談判破裂後,外界一直對北韓領袖金正恩在「後河內」外交上會作出什麼策略上的改變。但客觀事實上可見韓半島局勢仍未完明朗,不但與南韓關係撲朔迷離,而且更與美國回到關係膠著的狀態。近日,終於有消息指,北韓領袖及俄羅斯總統普京將於4月下旬在遠東海參崴舉行首腦會談。究竟,金正恩再次與普京進行會談原因何在?這揭示了什麼外交現象?

宏觀整個韓半島局勢,即使與南韓重新建交都好,但在美國致力於加強國際社會對北韓制裁,無疑加強了對北韓的施壓,而在兩韓的經濟合作上會有多重制肘,北韓在急需解決經濟發展停滯問題之上,需要突破制裁重圍。

為何俄羅斯是目前最佳選擇?北韓與俄羅斯同樣奉行共產主義制度,無疑在利害關係上相符,再加上地理位置相鄰,在經濟及社會聯繫上比中國及南韓更強。縱使中國一直與北韓有穩定關係,但因中美貿易糾紛等複雜原因,無法自由採取措施,而且中國經濟無疑受貿易戰影響導致「自身難保」的局面,中國現時亦不敢表態支持北韓,在「遠水不能救近火」的思量下,固然俄羅斯更勝一籌。而且,俄羅斯近期顯然借北韓面對的外交問題,彰顯反對美國的態度,例如表態應放寬北韓的經濟制裁,並表示相信北韓已採取炸毀核試驗場、中斷導彈發射等措施,以反對美國加強制裁的立場。

隨此之外,金正恩近期高調改組內閣,外界分析指這反映了近期北韓政局出現動搖局面,或受到朝美談判破裂的影響,令勞動黨內對金正恩的管治信心出現暗湧,所以金正恩利用了與普京舉行高峰會,除了透過效仿祖父金日成訪俄重新鞏固其政治地位*之外,還能透過與俄結盟向美國施壓,在制裁上尋找政治及經濟上的突破,可謂一石二鳥。

另一邊廂,南韓政府在2018年南北韓高峰會即將一週年之際,不斷放出在積極籌備第三次南北韓高峰會的風聲,顯然是文在寅急不及待想繼續發揮「斡旋者」的角色,重新維繫韓朝美的外交關係,並希望停止朝俄中結盟,與韓美有暗地裡對抗的局面,同時文在寅亦想透過再一次的會談,挽回一直低迷的支持率,還有達成韓半島和平及經濟發展的目標。

究竟北韓在「後河內」的外交時代,會作出如何的抉擇,仍是未知之數。不過要清楚知道的,是北韓經濟改革「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金正恩已經對自己任內的經濟發展計劃很焦急(如經濟旅遊特區),只不過還欠大國支持而已。靠俄還是美?只有他最清楚。

註*: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曾展開「中蘇等距離外交」。上世紀50至60年代,中蘇在意識形態上出現分歧,北韓藉機通過與俄羅斯冒險外交獲利,所以金正恩重新與俄羅斯建立緊密外交關係,有象徵式的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