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高鐵及港珠澳通車後的客流改變

高鐵及港珠澳通車後的客流改變
廣告

廣告

1. 電視新聞說,「復活節假期開始 高鐵西九站及港珠澳橋迫滿出境旅客」,其中長途列車更是一票難求。那麼高鐵和港珠澳通車以來,中港澳的客流模式有什麼改變呢?兩者的客流有多少是來自新增的中港客流,又有多少是來自原有的中港客流呢?我查看了2017年和2018年香港各出入境管制站的數據,發現兩者雖然有分流了其他管制站的旅客,但也帶來更多新增的旅客。數據來自今年財政預算案的開支預算答問,剛好有幾位議員都問到各管制站的數據(SB035, SB059, SB074)。由於數據有季節性,以下主要以12月對12月作比較。12月本身是出行旺季,客流量為全年最高位。

2. 先講高鐵。通車後,紅磡直通車的流量跌了三分之一。由於紅磡直通車本來的搭客就不多,每日只有一萬人左右,佔香港所有跨境客流不足百分之一;如果長此下去,說不定要取消直通車(另一個可能,是中國大陸方面興建連接廣州東站和廣深港高鐵的連絡線,讓所有的跨境車開去西九龍,到時就真係可以取消直通車了)。至於東鐵的羅湖和落馬洲,只錄得輕微的減幅。我還另外看了路面運輸,當中皇崗、文錦渡和沙頭角的客量有下降,但深圳灣的客量明顯上升,合計後分別不大。以為高鐵開了之後可以輕鬆一點的北區和元朗居民恐怕要失望了。

3. 至於港珠澳,通車後無論是港澳碼頭、中港碼頭和屯門碼頭的客量都有十分明顯的下降。我有問過一些經常往返澳門的朋友,他們也說近來買船票容易了,繁忙時段也會有位置坐。屯門碼頭客量下降我是有點意外的,畢竟從屯門經港珠澳去澳門不會比坐船方便吧,不過船的班次比較少。

4. 我有懷疑過是否只是2018年12月的情況特別,所以連帶做了一整年的數據,結果發現各管制站客流下降的時間和高鐵與港珠澳通車的時間頗為敏合。

5. 雖然上述管制站的客流量下降了,但整體的客流量其實上升了很多,因為高鐵和港珠澳帶來新的客流。紅磡直通車、羅湖和落馬洲的客流合共減少了45.2萬,但高鐵的客流有181.6萬,一來一回多了136.4萬。港澳碼頭、中港碼頭和屯門碼頭的客流合共減少了73.5萬,但港珠澳的客流有221.8萬,一來一回多了148.3萬,相信東涌的居民最感受得到。話雖如此,其實高鐵的客流仍未達標的。12月的181.6萬除以31日是每日5.86萬,只是當日向立法會報告預計8.01萬的73%。

6. 至於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即這些旅客當中有多少是來至中國大陸的旅客,我也做了個統計。高鐵方面,剛才說紅磡直通車、羅湖和落馬洲合共減少的45.2萬,當中15.3萬是香港居民、24.8萬是中國旅客,5.1萬是其他旅客,而高鐵的客流則有60.8萬是香港居民,113.2萬是中國旅客,7.6萬是其他旅客。至於港珠澳,剛才說港澳碼頭、中港碼頭和屯門碼頭合共減少的73.5萬,當中30.5萬是香港居民、32.8萬是中國旅客、,10.2萬是其他旅客,而港珠澳的客流則有91.8萬是香港居民、104.3萬是中國旅客,25.6萬是其他旅客。簡單來說,高鐵和港珠澳帶來的淨增長主要來自中國旅客。

7. 對於高鐵和港珠澳,我的心情是有點矛盾的。花千億建成,沒有人用就是浪費;但是,香港現時民情十分抗拒更多來自中國的客流。最理想的情況,應該是整體客流不增加,高鐵和港珠澳分流了原有的客量,舒緩最擠塞的地方。但數據卻說:1) 最擠塞的地方(羅湖和落馬洲)沒有被大幅疏導;2) 跨境客流有淨增長; 3) 這些淨增長較多來自中國旅客,來自香港居民的較少。這狀況,我想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都不是好消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