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媒體

唔黐線唔正常「安心」事件是《蘋果》付費前的最後公審?

唔黐線唔正常「安心」事件是《蘋果》付費前的最後公審?
廣告

廣告

《蘋果》翌日以許志安為A1頭版。

許志安和黃心穎在車廂偷情的事件,在網絡上極速爆發數小時,很快引起公眾討論:這算是賣私隱嗎? 答案絕對的「是」。讀者站在道德高位去批判賣片者,再追徹查下去,《蘋果日報》便要公開賣影片者的私隱,又是另一宗出賣「私隱」的行為。

如果沒有「爆片爆相」這個制度,不涉金錢交易,事件可能會簡單一點。許志安和黃心穎在半私隱的地方去做一些不該做的行為,公眾應否公開?情況如你拍了大媽在巴士車廂剪腳甲,然後將影片公諸於世,這算不算是侵犯私隱? 按理,大媽先在公共空間作出嘔心的行為,侵犯別人的私隱在先。

「爆片爆相」實行到今年大約四年的時間,「賣料」的道德問題不單是牽涉私隱,這四年間報界失去了很多東西。

四年前,《蘋果日報》銳意在即時新聞「衝流量」,推出「爆片爆相」制,每月瀏覽量最高的三位至五位賣料讀者月尾可分到奬金。當時我作為《蘋果》的偵查小薯,我個人觀感是:「大鑊了」。市面流傳有很多討論都涉報道道德的問題,翻箱倒籠找回陳健康買料造新聞的事件。我可以向公眾講,在《蘋果日報》經歷過陳健康事件的舊員工,已經作出深刻反省,他們不會再有第二次陳健康事件,請報界老行尊高抬貴手。

另一觀點,外界怕記者失飯碗。這個我倒不怕吧,黎老闆的「爆片爆相」買的是香港的天眼,記者拍的是新聞,兩回事,斷不會有讀者在街上拍到斬人,然後公司炒掉記者。可是,當時有傳黎老闆意興蘭珊,希望將《蘋果日報》變成「平台」,減少新聞內容的產量,最後公司應該轉軚了。


許志安當日晚上7時的記招,網絡塞車,連Facebook 也hand 機。一上網,東方日報旗下的《東網》一時間錄得有8萬5千人觀看許志安的直播。

失去「公眾利益」的概念

「爆片爆相」制度的「大鑊」之處,這扭曲了市民對「公眾利益 public interest」的觀念。今日市民、抑或偵查的「針」給予記者的影片和相片,一定會問:「賣到幾錢?」交換資訊變成一場百分百的交易,市民就當作在當舖典當他拍到的東西。

一宗突發新聞,記者是用口去說服見證者交出他們所得到的資料和相片。大家可能不相信,縱使是素未謀面的街坊,這是基於市民對你和報館的信任,不是每宗新聞都用得上什麼XX基金的(如果是,記者應該好易做)。報館的偵查新聞,可分為市民報料和記者自己料,在社會新聞上《蘋果日報》算是最多記者線的報章,一篇自己料的頭版,當中有多少是線人的相片給記者作為事實的基礎,才能成功變成頭版新聞。畢竟是頭版,被控告「誹謗」的風險如此高,記者沒有線人給多少證據,也不敢寫出來,而那些市民提供的證據往往不用刊登,放在公司資料庫便可以。

付錢「買料」的制度同時間摧毀記者拿好料的機會,誰去判斷「料」的價錢,那一定不是職位低微的記者,再者「爆片爆相」的原則是網上數字的「爆」。車廂大媽鬥港女的影片「爆」,還是沒有工作證的中資公司CEO偷雞在香港工作「爆」?

我遇過不少「多事」的小市民,路見不平,給我資料偵查。到我離開公司之前(2015年),報料者忍不住溜了口:「請問⋯⋯係咪有爆片爆相?」「爆片爆相」在新聞的角度,確是吸引市民公開他手上的資料,另一面,當記者要求市民無償的交出涉及「公眾利益」的資料,腦部開始 hand機。

40萬換200萬會員?

許志安這條片值多少?眾說紛紜,有人言10萬,有人言40萬。「安心」事件換來是200萬以上的讀者登記做會員,如果10月《蘋果》在200萬的會員當中有30萬人付錢訂閱《蘋果》,縱使「安心」花了40萬買片,也是物有所值。想到此,《蘋果》2014年以後引申出來的傳媒討論,其實不是賣私隱的爭議,也不是公眾好八卦愛食劣質新聞的傾向,更不是批評《蘋果》訂閱制違反訂閱求質的市場定律,問題在於香港人有選擇嗎?

一名插班生去到新班房,10個同學當中,只有一個肥仔同學是你相信他敢說真話,其餘9人皮笑肉不笑,信不過。雖然這個肥仔不乖,思想又髒,口氣又大,經常「搵笨」叫你買糖食,我都會願意聽肥仔的說話,不是我相信他為人,而是他是唯一說真話的一人,因為說真話對他較有利。

去分析《蘋果日報》,勿以正常的環境去思考,因為我們都活在「唔黐線唔正常」的狀態。當傳媒加入訂閱制的行列,讀者可以用不訂閱的行為去制約報人-「喂,你過咗火喎。」而香港眾多媒體當中,《蘋果日報》在廣告之外極需要這筆訂閱費,如果30萬名讀者付費訂閱《蘋果》,那30萬名讀者主宰《蘋果》的命運。試下囉,還有這麼多「安心」的影片嗎?(不是鄭秀文,片會爆嗎?)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