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顧乾玥

現就讀於英國林肯大學電影電視系 網誌

社運

普選席地而坐

普選席地而坐
廣告

廣告

最近斷斷續續花了近一周時間才把《大象席地而坐》草草看畢,心頭一陣莫名的壓抑,真的想跟韋布、黃玲一塊到滿州里看大象,同時,又驚嘆天才瘋子導演胡遷的才華,可惜他過早看破紅塵來去一場夢,是非成敗轉頭空的現實,撒手人寰,猛回頭,看看這個混沌的香港,忽然覺得這部長篇值得看,四個小時花得並不枉,畢竟,胡導把一生都當作品來活,活夠了,痛苦夠了,也就出走滿州里了。

「我的生活就是一堆破爛,每天堆在我跟前。我清一塊,就又有新的堆過來。」正如太宰治所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完全無憂無慮的日子只要有一天,不,半天就好,就算幸福的人了。」其實大家都很忙,處理好自己的煩惱就好了,其他事情不要浪費時間「瞎操心」了,別妄想可以藉一己之力改變什麼,因為「每個時代的日常都差不多,稍微不同。你不用為這些事困惑,所有人過一段時間就全都明白了。」散播希望,只會為自己徒添煩惱,其實普選只是一個投射出來的幻像,普選正是那頭洪水猛獸,在熱帶好好的生活着,到了滿州里,牠空虚;牠寂寞;牠泠,牠水土不服,何苦要大象前來,你過去就好了。

然而,你以為追逐著這頭大象,把牠握在手裏,一切就會好起來嗎,那是因為閣下還未追到這頭大象,正如貓和女人,你站在這裏,不動聲色,她會呼喊你的名字,會挑逗你,你衝過去,她就跑開了,然後你頭破血流,卻不能得償所願⋯⋯⋯

逃犯,你逃吧,你以為走出香港,你就很安全嗎,即使走到天涯海角,但你仍然只是淪落人,老說,趕快跑啊,再不跑來不及了,你可以跑「你能去任何地方,可以去,到了就發現,沒什麼不一樣的。但都過了大半生了 ,所以之前得騙個誰,一定是不一樣的 。」,大半生過去了,民主派的「老人家們」難道還未看清楚,你們跟建制派一樣都是棋子嗎,別再笨,別再傻,借火,點根煙,抽着,你會發現,所有事物最後都有自己既定的路程,這就是宿命,任誰都改變不了。

「我告訴你最好的狀況,就是你站在這裡,你可以看到那邊的那個地方。你想著那邊一定比這裡好,但你不能去。你不去,才能解決好這的問題。」別再負隅頑抗了,正如咖啡酸了,喝下去,也不過是飲鳩止渴,人生的痛苦與磨難並不會隨著你反抗;你逃跑而不存在,同樣道理,那烏托邦,真的只是一個幻像,有一天你會發現人生没有大象並不會不同的。「人活著呀!是不會好的。會一直痛苦,一直痛苦,從出生的時候開始就一直痛苦。以為換了一個地方會好,好個屁呀!會在新的地方痛苦,明白嗎?」。

所以,留在這殘破天國吧,至少,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大愚,明日大笨,一切都是明日,活在當下才是最重要,畢竟,你不會知道,明日你還會否寄居於世,二零四七,大遙遠了,說不定,已經在滿州里,為胡遷磨墨;陪三毛讀書,為太宰治挑燈了,醒着做夢太無趣了,躺著做夢才過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