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媒體

大津市車禍記者殘酷質詢 :誰殘酷 這是誰的「即時新聞」?

大津市車禍記者殘酷質詢 :誰殘酷 這是誰的「即時新聞」?
廣告

廣告

source: ANN NEWS

日本今年發生多宗奪命車禍,4月池袋發生暴走車禍,一個月後滋賀縣發生大津市慘劇。

5月8日早上10時,大津市湖岸道路發生罕見的車輛鏟上行人事件,白色私家車橫撞13名2–3歲、在保育士帶領下散步的學童,車禍造成2死1重傷,3名全是2歲幼兒,3名育兒士受輕傷。肇事女司機承認:「沒有看清楚前面。」

今晨慘劇主角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略寫「保育園」)園長在記者會上解釋事件,向家長深深致歉。在記者會上的問題圍繞保育園的責任,引起日本網民、名人反擊記者良心何在!有名人在twitter發表「事件慘不忍睹,記者的問題一樣慘不忍睹」。


source: FNN

問題究竟是多「殘酷」?

《讀賣新聞》

  • 過馬路是一般的散步路線嗎?
  • 由保育園步行1公里?(其實距離只是約200米)
  • 是否保育園沒有園庭,而需要帶幼兒走到綠地那方?
  • 對於今次的事發現場,以前也是這樣危險,你們是明白了嗎?

(媒體不明)

  • 你們知道這個散步路線是危險的嗎?

《朝日電視》

  • 以前你們認識到這是「危險」嗎?

有些記者連死者的歲數不清楚,在記招問完再問,不算他們沒有做功課的帳,問題當中兩個方向是激怒公眾 — (1)幼兒散步是危險的 (2)身處的地方(行人路)是危險的 。

記者針對保育園沒有園庭的事實,問題的前設是幼兒散步是危險的,暗示園方有責任。這個已有結論的問題惹怒了公眾和保育事業相關人士。公眾(特別是女性)怪罪發問的記者沒腦袋,自少在日本長大的人都知道,幼兒園會帶小朋友散步,保育士用繩子穿上學童確保安全,一直如此,「怪罪守法的行人,竟不怪鏟上行人路的司機?」保育代表亦忍不住怒吼,幼兒是需要散步去感受四季轉變,了解交通燈的知識,在街上走數百米是自然不過的事呀。

殘酷背後的潛台詞

問題「殘酷」的潛台詞是即時新聞的盲點:要立即找責任誰屬?哪怕是理事長願意說一句「園方有責任」,這就是個大標題。又或是「理事長:散步跑線再檢討」,也輕易成為大標題,次標題稍為找後輩在報館問保育行家問兩句便成即時的文章。在記招上問題的統一性,公眾不妨思考當中的「巧合」,傳媒不同機構的高層們隱藏的權力板塊,會否左右一個記招的問題切入點?

網民即日提出不少觀點:為何不問市政府在交通黑點不設防護設施?記者為何不問如何安撫在園內的幼兒?全市的家長是否需要心理輔導?

我的經驗是,新聞好現實,新聞與時間競賽,若然責任的鐘擺成功擺向弱者,應當責任的一方便可以完美卸責。媒體模糊問題所在,作無層次的海量新聞或偽專題,亦是打擊新聞自由的重槌。香港、台灣便是一例。

有些看法甚至評擊日本新聞界只懂向受害者「討責任」,而欠缺向上層問責的勇氣。出席記招的前線記者可能是代公司發問,亦不排除有前線記者發問方針有問題。以我的理解,日本政治記者敢於跟蹤自民黨高層,了解他們在重要議題和「誰」來往;NHK專題組研究社會深層次問題諸如「老後破產」的現況,記者對多年的冤獄案亦是狂追猛打,迫使法庭重審再重審;也有雜誌記者做大型的南京大屠殺專題,衝激右派當權政府,所以我不認為日本新聞界弱小至只懂向受害者「討責任」,這個記招看到的,是一個即時新聞一貫以來的現象。

記者會普遍存在盲點的根結,在於報館高層要求一個「方便標題」、「方便即時新聞發展下去」的資訊。老手埋首其中,漸漸忽略了最基本的常識和對社會的關懷。一切外界視為「殘酷」的問題,跟《我們與惡的距離》所描繪現象有關—傳媒人將讀者「低智化」:「看即時新聞只是7歲兒童」。可是,一個離我們頗遠的交通新聞,牽連至亞洲網絡來一個大反撲,這證明一則即時新聞的讀者不是7歲兒童。

這種「即時」,是傳媒在位的中層所需要的,他們立即要有一個結論,一個答案。但這種「即時」,不是讀者今日所需要。那種新聞的「殘酷」,是坐在辦公室的人需要一個他們接受的結論,而不是現場綜合出來的新聞發展。

參考資料:

保育園の記者会見に批判 涙する園長に質問攻め 滋賀大津市事故 - 本日の解説クラブ
容疑者「前をよく見ていなかった」 大津の園児死亡事故: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保育士さんありがとう 大津の事故を受け、ネットで励ましの声 「本当に慰められる思い」と保育現場の声(ハフポスト日本版) - Yahoo!ニュース
園長先生的眼淚:大津幼童死亡車禍,激怒日本的「殘酷記者們」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