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顧乾玥

現就讀於英國林肯大學電影電視系 網誌

政經

歷史從不說話,但會冷笑—有關許師民主沙龍後的幾點反思四之一

歷史從不說話,但會冷笑—有關許師民主沙龍後的幾點反思四之一
廣告

廣告

也有整整七年沒列席許老師的課,睽違十年的《六四十問》終於可以面世了,那年十七,在維園那個籃球場上聽着老師的出版大計,以為是戲言,而且兩、三年前向許師查詢小書的狀況,得到的回覆是沒有出版社願意冒政治風險出版如斯政治敏感的書籍,以為終將抱著四、五年前從老師手中的過的初稿聊作紀念,卻未料就在九子判刑的翌日得知四百多頁的鉅書會出版付印,大概這就叫苦中一點甜,可惜的是聽罷第一課,意想不到的是,他說了一個叫筆者心情更為沈重的事實,中國正深陷一個循環的惡夢當中,民主中國在吾等的有生之年都未能目睹,然而,沉澱了兩個晚上,忽然覺得,開倒車的惡性循環自古有之,不過於今尤烈罷了,且有幾個問題其實頗有討論價值,還望各位不吝賜教。

其一、中國人到底可以相信什麼?自文革之後,中國人深陷三信危機之中,十年浩劫之後,中國人對執政當局信心漸失,信任亦告破裂,而至今未見修復跡象,不然亦不可能人往外跑、錢往外流而不能制止。而更甚的是,自中共建政以來,一直強調宗教是精神的毒草,那麼既無信仰,對政府缺乏信任致對前景亦缺乏信心,哪到底中國人憑什麼支撑下去?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致國人同胞出現迷失於醬缸的狀態,從前封建社會,尚盼望明君的出現,因為大部分老百姓都是君權神授,三綱五常的儒家信徒,而今日之困局,彷彿從來未有過,普天之下的萬民只擁抱著人為財死的哲學;往圍牆外拼命爬,這大概就是三十年來中國人唯一的信仰,去哪,不知道,幹啥,不曉得,反正哪都比留在這裏強,生活就是一堆破爛,所以走哪算哪,什麼時候人們都不往外跑,大概,中國就真的能進步富強了。

其二、六四真的需要平反嗎?誠如余英時教授早前所說,我們不能奢望現政府會平反,而且,平反是封建的用詞,別妄想他會開恩,也不需他開恩,因為眾生皆平等,不必自貶身價,把當權者捧在手心上,一點意義都沒有,畢竟天天都有大大小小的同類型事件發生,如果要平反,當權者大概什麼都不用幹,只坐在中南海當包青天了。既然是現在進行式又怎會輕易平反?但不打緊,改革必須雙軌才能健康持續進行,而現時的中國,一條腿走路,總不會走太遠的。

其三,中國什麼時候可以不再開倒車,這個問題,大概是一個最令人沮喪的問題,自夏商周以來,中國就擺脫不了専制的模式,那怕辛亥革命後,帝制表面結束了,但亦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出現,五千年都不能把帝制的戎裝脫下,這一代人又慿什麼覺得自己比前人優勝,別讓那些爛透的八股讀壞腦,什麼「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害人之詩,五千年來都改變不了的陋習,由他去吧,時間很寶貴,別浪費人生了。

其四,不讀鄧小平,如何為共產黨辦事或作為共產黨的對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作為一個不折不扣深黯帝王術的政治家,不愧是中國罕見的政治人才,然而,你看看特區的班子,就是學不會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的見風洗舵術,連這種最低層次的政治課都學不會,別厚著臉皮說愛國愛黨了,因為你不配。

擱筆之後,趕快翻翻傅高義的《鄧小平時代》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