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區

立會重拾尊嚴 區議會都要

立會重拾尊嚴 區議會都要
廣告

廣告

上週六,香港立法會出現議員爭奪會議主導權的混亂場面,引發世界各地媒體的關注。我剛好在新加坡,當地華文電視台夜間新聞報道這宗新聞時候的說法,是「反對派在搶被授權主持會議的建制派議員的咪」,和我理解的現實剛剛相反。這扭曲其實不意外,畢竟新加坡所有電視台背後的老闆都是新加坡政府;社會很和諧,混亂都是反對黨搞出來的。

值得慶幸的,香港尚未至於此。沒錯,香港大多數的主流媒體均已歸邊,但仍有傳媒人鍥而不捨堅持。我們的記者以僅有的媒體自由,作專業報道和分析,在這次衝突中起碼立下了兩項功勞。第一,他們告訴大家香港的政治問題其實是結構性的,不能簡化為「反對派搞亂香港」。程序重要,制度也重要。第二,就算制度再爛,議會也不會完全無用。當議會通過媒體受到公眾注視,代議士受到鞭策,會盡其最後的力量阻擋由爛制度產生的惡任意發生。

看見立法會的衝突,不少朋友都說,難得香港的議會重拾尊嚴。立會要重拾尊嚴,區議會一樣要。區議會的制度潰爛和帶來的惡,恐怕不比立法會少,只是因為欠缺主流傳媒的監察,使得壞事更無人知曉,依靠制度缺陷作惡者更有持無恐。當務之急,是要把社區媒體辦起來。

我做過一個研究,訪問香港各區居民對區議會和區議員的看法,發現大家的期望低無可低。其中最經典的一個回應,是說「只會在選舉時才回來問有沒有廁所漏水,好像廁所只會在選舉時才會漏水似的」。對於區議員的各種「成功爭取」,有受訪者說那些所謂政蹟只是向管理處跟進事件「我也可以啦,只不過寫封信,有多困難?」

哀莫大於心死,當市民對區議員失望,也就更不關注區議會事務,不負責任者則更可胡作非為;而當選民不再在區議會投票,則更難把那些胡作非為者從議會趕走。

而我最擔心的,是在這惡性循環中,我們不知道我們在斷送什麼。

政府每年撥款逾三億元作「地區小型工程」之用,結果建成一個又一個「不能避雨亭」;政府每年又撥款逾三億元作「社區參與計劃」,用來舉辦一個又一個換湯不換藥的「交通安全嘉年華」和「歲晚冬防滅罪嘉年華」。而舉辦這些活動的所謂民間團體,其董事顧問剛好又是負責審批相關撥款的議員。還有觀塘的五千萬音樂噴泉,沙田的八千萬明渠足球場⋯⋯相對於議員辦事處平日派發的糧油福袋,市民絕對是「派粒糖輸間廠」。

當我們以提供多少「蛇齋餅糭」作為投票給區議員的標準,就注定了當選者不會懂得真正為社區的宏觀發展出謀獻策,區議會變成橡皮圖章,撥款變成可予取予求無從問責。

這問題,和立法會一樣,都是議會尊嚴的問題,一樣要守護。

要改變這點,不能指望政府。政府樂見區議會議政水平低落,因為這樣才可以利用區議會繞過立法會,建立合乎政治需要的所謂民意。那些區議會支持一地兩檢、區議會支持政改議案⋯⋯林林種種和地區事務無關的決議,變成市民支持政府的「證明」,儘管大多數選民決定投票或不投票時,根本沒想過區議員會在這些事情上代表他們。

還有那53名當年提名林鄭參選的區議員,他們有問過選民支持林鄭嗎?對,區議員可互選成為選舉委員會成員,可成為那1,200名可投特首一票的特權階層之一,雖然選舉的時候他們從來不會提醒你這點。

而這問題,和立法會一樣,都是議會尊嚴的問題,一樣要守護。

要改變,其實也和這次立法會的衝突一樣,得由傳媒開始。沒有監督,選民對區議會的工作和區議員的表現就不能有準確的理解和評價,投票或不投票的決定便繼續和區議員的實際行為斷裂。這樣,就算有票可投,也不是民主。

可喜的是,事情正在改變。

去年初,多得香港市民熱心捐款,獨立媒體(香港)籌得三十多萬,展開「社區新聞計劃」。今年起,分別在馬鞍山和元朗開始定期出版實體派發的社區報,通過建立社會媒體喚醒市民對社區的關注。

為什麼到了網上年代,還要出實體報章?因為網上世界過於圍爐取暖,親建制的有自己的信息鏈,非建制的又有自己的回音圈,誰也沒有說服誰。通過實體出版,社區報可以打開溝通的大門。馬鞍山社區報《馬聞》的第一期以耀安邨的社區服務為題,出版後團隊發現平時在公園聊天下棋的叔伯們,拿著報道議論紛紛,要求當區議員向他們解釋清楚。

這就是傳媒的力量。這才是正常民主監督之下,選民和代議士之間應有的互動。

但只得兩個區有社區報,太少了。今年的「社區新聞計劃」再以眾籌三十萬為目標,期望在今年底區議會選舉之前,擴展至有四區定期出版社區報。這樣,社區媒體就會成為一鼓不能忽視的力量。

民意被喚醒,議會就會改變。回看二零一五年的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在18區均佔多數席位。但這並非因為建制派的支持者特別多,「蛇齋餅糭」的攻勢有多強大,而是非建制派的選民沒有出來投票而已。

以議席數目最接近的沙田為例,建制20席對非建制19席,差一席就「沙田變天」了。但如果每一名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投票給建制派,以及民主派和本土派的選民,都有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中投票的話,非建制派其實可以全取39席,建制派一席也拿不到的。

60542557_336475233605300_2650221668919672832_n

就拿瀝源為例吧,新民黨的黃宇翰以1,799票贏了社民連黃浩銘的1,406票。但在立法會選舉中,建制派在此區有1,660票,非建制派則有2,295票。非建制派的支持者其實有很多,只是沒有在區議會出來投票。

現在黃浩銘因佔領案而身陷囹圄,無法參選。但改變意識,讓選民明白區議會不止「蛇齋餅糭」,區議員的工作不限於幾條街,在區議會的層面重奪議會尊嚴,工作刻不容緩。社區新聞計劃,需要大家實際上的支持才能繼續。

我相信香港人對支持民主和媒體自由是一點兒也不吝嗇的(看問候梁振英的廣告眾籌如何極速達標就知道)。今年社區新聞的眾籌即將結束,暫時款額拒離目標仍然甚遠。元朗和馬鞍山已經起步,社區新聞不單要持續下去,還要再多加兩區。能否成事,要靠大家行動支持。

60553910_2216092725372077_7858108010558652416_n

【社區報計劃】
透過 Fringebacker 支持,或直接轉帳
恒生銀行 221-543853-001(戶口名稱:獨立媒體(香港))
亦可郵寄支票至「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