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Jimmy Lam

八十後 Freelance Photographer 網誌

社運

那夜凌晨,我由金鐘衝去旺角所見……

那夜凌晨,我由金鐘衝去旺角所見……
廣告

廣告

十二時左右,當我到達旺角,看到的是雙方的對峙,而原因經現場人士所講是因為有人用閃光燈影警察,被警員警告後並未理會再用閃光燈拍攝,而引起警察不滿,聯同反黑衝入人群推撞和使用暴力(影片請看有線),這事件引起市民強烈不滿於是大家上前要求討回公道,當人數遠超警力時,警察才由錄音帶式的叫人冷靜撤退的播放改為派人談判,而更提出條件說因為警察看到示威者的頭盔所以才配備警棍圓盾,我實在想不通這是什麼理由,不過抗命者還是決定釋出善意,把頭盔往後防傳送,最後警察暫時退後,氣氛暫緩。

之後經過一段時間,部分市民未能接受警察打人的行為以及未有合理解釋及其面對市民的惡劣態度,眾人再度聚集於亞皆老街朗豪坊對出,對警察作出指控責鬧,但過程中並無衝擊行為,即使中途橙色封鎖線跌落,抗命者依然原地站立持續指責警察,而不久地鐵站C2出口有警力增援和反佔領人士出現指罵,但相方依然只有口頭上的爭執。

然而,在該反佔領人士離開後不久,突然有大量警察出現,之後在無舉旗無口頭警告的情況下,突然作出強烈衝擊以及施放胡椒噴霧,不少現場記者受傷倒地,而本人也被警察攻擊臉部,眼鏡差點飛出,該名警察的手指更已直接接觸本人的眼珠,引起了我強烈的痛楚。我重申本人是拿著相機拍攝並未做出任何不法行為,雖然我並非有報社所屬的記者,但並不代表我沒有作為自由記者紀錄真相的權利。當我被攻擊後,退後了一點,就看到警察把很多沒反抗的人按倒在地,其他警察以人鏈推開阻止記者拍攝其使用暴力的證據。本人拍攝期間,不只我,多名不同記者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阻礙,我和部分記者更是被推頭部至失去平衡,警察之後以「記者小心」「怕記者受傷」為借口,不停阻止記者紀錄暴警打人的證據,不停的推開我們,中途更有警察令我的器材差點破壞。更可怕的是,在某個示威者被暴力壓制時,我聽到有警員大聲的說「頭先玩得咁過癮啊LA」,我絕對有理由相信警察這次的行為,是有報復性而且知道自己違反警例,所以才極力阻止記者拍攝。

在經過警察一波波的暴力行為,抗命者基於和平的原則,只能退後,但部分人依然情緒高漲,但也只是上前和警察理論和責罵,更有不少人自組人鏈以示不會有人衝擊警察,但警察依然氣氛緊張,過程中很多物資和市民個人財物被破壞。

及後,警察眼見抗命者人數大增,開始恐懼於是後退,並廣播說此地無何事情發生,希望人群自行散去的謊言,經過一段時間的責罵,後方HSBC位置突然傳來叫罵聲,原來是警察在設置鐵馬,有大量便衣,但沒有配備任何委任證什至任何證件,之後在市民的喝倒彩聲中退場,場面大致平靜。

之後抗命者聚集於彌敦遁亞皆老街十字路口防守,但面對警員手持警棍而嬉皮笑臉的態度有不滿,再次引起責罵,而警察的回應是,手持攝錄機的人走上高台拍攝責罵的群眾,於是民眾先用不文手勢回應,之後再用手機和電筒組成星海讓警察拍攝美麗的畫面,用正能量對抗,事已至此基本上大家都開始平靜……

暴力所為,已經超越了人類的界線,他們已經失去了身為人的資格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