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龍子維

本科修讀分子生物技術學,因緣際會遇上政治哲學,從此遊走於科學與人文的哲思之間,關注環保、土地和房屋等議題。文章散見信報、經濟日報、南華早報及各網絡平台,編著《住屋不是命運》及《住屋不是地產》。現為健康空氣行動社區關係經理,影子長策會及犁典讀書組成員。 網誌

《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使人心動的回憶

廣告

廣告

愛人的記憶──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

很不喜歡那個俗俗的譯名──《無痛失戀》,要是直譯的話,我會選《無限心靈的永恆陽光》。得承認Spotless不好譯,無限只是為了強調心靈的延展性。

這是一套可以供大家「各取所需」的作品,商品化的路線可以把它裝飾成一套愛情悲喜劇(?!);引經據典派大可以就題目的Eternal Sunshine及Mary朗誦詩句的場景聯想起符號主義;劇本時空交配的安排可用作film appreciation的教材;連那一個記憶組圖都可用來了解記憶、腦和心靈關係的老哲學問題......這是片子可愛的地方,也是它可恨的地方──如果真的要了解清楚的話,要知道的延伸資料和閱讀也實在太累人了。

一對情侶邂逅,吵架,分手,也許是最平常不過的事了,可是對於他們來說,卻是人生的一大重事。Clamentine一時意氣做消除記憶的手術,Joel知道事實後緊隨其事的結果,是兩人在回憶之中互相發現了對方的重要。Clamentine曾說Joel不能對她坦白,結果J和C在逃避記憶被刪除的逃亡之中,走進了J最深層的童年記憶......最使人心動的,是當C和J發現再也不能阻止對方從自己的記憶之中消失的那一刻;到了後來他們各自聽回對方做手術之前的「遺言」,互數對方的不是;最後,他們終於笑了,還有那一個讓人深刻的護士Mary,片中後期的張力,使得我們期望的最平凡結局,有了一點不平凡的內涵。

片中二人不斷在被窩中幻想逃走的景象,使我想到了魯迅的鐵皮屋。他們就像在鐵皮屋中醒覺了的人們,不斷地掙扎,不斷地叫喊,始終還是走不出那個固定了的框框。這又讓我想起了命運,通常一提命運一語就是相當決定論式的,「整定架」、「係咁架喇」,可是如果我們不努力過,又可以知道結局是如何呢?即是結局早被決定,人生是一齣已然寫好了的劇本,不知道此身是否虛妄,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於「桶中之腦」又或是莊子的「夢蝶」,那又是否要「順其自然」呢?最後C和J都知道不能夠「超越自身的記憶」,在記憶之中所思所想都不能超脫腦外而影響現實世界的物理狀態,但這和他們乾坐著等回憶失去的景象,不是有很大的分別嗎?結局應該是一樣的,如果人會死這個前提成立──但人生只剩下結局了嗎?我們之所以那麼重視記憶,不就是因為過程就是人生本身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嗎?記憶被取消了,但事件發生了就不能歸於虛無,連「阻止記憶消失但失敗」的行動也是永恆的──物件可滅,已發生的事件則不能。

腦、記憶、心靈,三者緊密相關。化約論者不會承認心靈的存在,記憶也是某種腦部排列的「浮現屬性」而已。不過當有朝一日,科學真的能讓人找到消除腦部連結而能局部消除記憶之時,我會問:也許你們真的都是機械人,我的記憶會被你們去掉,可是我真的知道自己是有靈魂的,而且,也只有「我」能夠知道。

這時Milan Kundera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的一句話在我耳畔縈繞:einmal ist keinmal. 活一次,就和沒有活著一樣。當然可以語理分析,重復環迴的分析。記憶如果可以重來,但其實已經不能重來,einmal其實就是keinmal,以為重複了的軌跡,只是無限時間中的機緣巧合而已。

再看神鵰俠侶,楊過和小龍女如果最後沒有了互相對方的記憶,他們還會再愛過嗎?如果對無限時間的認知不假,那他們真的很有可能再愛過,縱然不能,但曾經如此深情,就已經讓人幸福。Eternal,應該要配的是happiness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