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洪麗芳

基督徒,堅信信仰不只口說,更要行動。深愛文字。 你不用同意我所有的看法與感覺,就當去認識,除了你以外另一種人思考的模式。Facebook: 洪麗芳-Charis Hung 網誌

媒體

致王維基先生:不合作運動是我們最合理的回應

致王維基先生:不合作運動是我們最合理的回應
廣告

廣告

老實講,我.好.嬲!當我看了王先生的阻止「不合作運動」。

文中指「這些激進行為只會盡失人心 」。我想問「不合作運動」是有多激進?

看看學聯提倡的不合作運動:

「學聯和支援學界全民抗命聯合陣線14日啟動第一波「抗租拆稅」不合作運動,鼓勵全港約230萬名公屋居民和174萬名納稅者中支持真普選的民眾,利用這種方式向梁振英政府表達不滿,抗議政府無視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抗租是指公屋居民不按以往在月初交租,改為月底交租,減少房委會的利息收入,拆稅則是把應交稅項分拆成港幣68.9元、689元或6890元,並需要逐一寄出支票,目的是為增加稅務局的行政負擔。(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

我在網上所見的不合作運動大抵也是大同小異,無非是交稅:遲交、分開交、交多、交少......我想問,這是有多激進,多過份?

如果王維基先生有空可以上上維基百科,看看不合作運動的解釋:

「不合作運動(Non-cooperation movement),又稱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個全國性的非暴力反抗運動,由律師出身的印度國民大會黨領袖聖雄甘地。他發動和領導了1920—1922年和1930—1934年全國範圍的轟轟烈烈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 一戰結束後(1918年),英國對印度的統治轉趨嚴厲,反英運動隨之興起,要求獨立自治的呼聲高張。甘地呼籲以非暴力的不合作手段,抵制英國的統治。他要求印度人不納稅、不入公立學校、不到法庭、不入公職、不購買英貨,並多次絕食。」

如果我沒有時間閱讀相關資料,只能在免費報紙上看到王先生的文章,我還以為不合作運動是洪水猛獸,非得立刻制止!但了解過後,我卻覺得香港人真的太可愛太無私了。

過去佔領已經被人不理三七廿一,話之你爭的是甚麼,總之阻住條路你就犯法,你就自私!卻不理會站出來的其實並不是廢青,是很多專業人士、教授、大學生、有工作的市民等等等等,他們爭的不是僅屬自己的利益,而是關乎整個香港的未來!捱了七十天後,終敵不過無賴政府的暴力清場。很多人頭破血流,很多人受過不合理的被捕拘留,但你班人有義氣到在某部份人不停講佔領已完結佔領已完結,卻還是用盡創意去鳩嗚,去搞不合作運動!雖然成效如何無從得知,但如果雨傘運動要講成效,根本不需開始!再講,無論鳩鳴還是不合作運動,做的人其實也需要付出很多,可能是時間,有時候也是金錢,你估支票唔駛錢咩。

然後讀中史的我總是時時想起,最初人少少時,我們是沒有領袖的。後來人開始多了,我們發覺想要生活過得更好更方便,群居會是個不錯的選擇。有人可能覺得人多手腳亂,於是提出不如推舉一位賢士帶領我們吧,所以我們有了領袖、有了王、有了政府。從來我們甘願被管治、遵守法律,是因為我們想過得更好,而不是想被剝削。歷史告知我們不得民心者,終會失卻天下。傳言呃人幫你買點數要識講「天滅中共,我要真普選」,我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事情會如何發展,但在可見的將來香港人也不會起革命或推翻政府。坐o係街已是暴徒,所以我們只能用如此卑微消極的不合作運動告訴政府:我們很不滿你的管治!我們要真普選!

我知道,不合作運動會令某些無關人士包括前線公務人員受到牽連,但香港係大家既,如果The City is dying,你都無謂呃自己出面一切正常啦!

利申:香港電視迷,fb時時為香港電視劇集宣傳!但如果王先生接下來也是走這種口講爭取民主,但撰文攻擊努力中的朋友,又沒有提供更好的建議,我想香港電視再稱不上是香港人的電視,香港電視只是屬於你王維基的電視。我會放棄日日追看,因為我好失望。我明白你是生意人,所以我不期望你做太多,只希望你不要傷害雞蛋!謝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