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標準工時委員會又設小組 懶理長工時工人死活

標準工時委員會又設小組 懶理長工時工人死活
廣告

廣告

標準工時委員會花了兩年的時間,才終於完成所謂第一階段的諮詢研究報告。可是仍然「收收埋埋」,沒有公開報告,明顯是「身有屎」。更可笑是委員會要另外成立專責小組,去討論下一步計劃。政府想拖延立法的陽謀固然超然若揭,但最離譜是政府及商界繼續歪曲事實,以圖抹黑標準工時。對於數十萬打工仔女長工時工作,影響健康及家庭生活,這個冷血政府就是懶理。

調查結果意圖誤導公眾

由於報告內容沒有公開,我們只能透過傳媒片言隻字地報導其中的調查結果。根據無線的報導,約有72多萬僱員要長工時工作,約兩成半僱員要加班,當中七成沒有補水。這些數字其實跟2012年公佈的《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沒有太大的分別。再繼續做類似的統計究竟尚有多大的意義呢?

當然,這個調查都有一些新的問題。無線指有七成僱員不願恴「因為減工時而減人工」。這條問題本身就非常有誤導性。就好比問受訪者,「你想生抑或死?」當然大部份人都不會想減人工啦,廢話!但如果將問題改成例如:「如果你工作時間減少三分之一,但人工只會減百分之五,那你贊成嗎?」或者「如果你工作時間減少三分之一,你會願意人工減少多少?」相信結果將會非常不同。

政府經濟顧問危言聳聽

顧問報告以外,政府經濟顧問亦提交報告。據蘋果報導,政府報告指標準工時會削弱競爭力及令人手短缺問題惡化,理據提到每周工人平均減少一小時工作時間,則需約15,700人填補。聽起來很嚇人吧?但當年最低工資討論的時候,政府同樣評估最低工資實施會導致數萬人失業。結果事實呢?這些「估計」全部沒有出現。

因為政府的評估只是靜態的估計,但卻沒有考慮動態的變化。例如標準工時實施後,會否吸引更多人出來工作?工人每小時的生產力會否提高?國際上已經有多項研究證明標準工時不單不會影響經濟,更可以提高企業效率。政府經濟顧問應該是考慮這些因素後才作出評估,而非用計算機計計就拿來當作「分析」。

標時不應「一刀切」等於「阿媽係女人」

談完那個不能公開的報告。再談談委員會的討論結果吧。首先,委員會主席梁智鴻指委員會有共識,標準工時不應「一刀切」,要按不同情況處理。環顧世界各國的工時法例,有哪個國家會用「一刀切」的方法?沒有。所有國家都會因應不同行業或不同企業規模等而制訂適切的法例。例如歐盟就在一般法例規定上,就陸路運輸業設立特定法例,亦有豁免部份行業。

所以委員會不是要去討論「是否」要一刀切,而是「如何」制定合適不同情況的標準工時法例。委員會花費兩年時間,得出一個「阿媽唔可以係男人」的結論,會否覺得愧對市民的期望?

小組架床疊屋拖延時間

不過可能市民本來對這個委員會都沒有甚麼期望吧?這個不能公佈的報告出臺後,委員會竟然又成立一個專責小組討論這個報告,實在荒謬至極。委員會的職責就是要討論報告啊!多弄一個專責小組出來所謂何事呢?由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開始,工會就一直批評政府只為拖延時間,梁振英只為逃避自己的競選承諾。現在看來,沒有冤枉他吧?

職工盟已經多次強調,社會是要討論標準工時的具體方案,究竟標準工時應該訂立於哪個水平?哪些行業應該有彈性的安排?委員會不應該仍在「應否立法」上不停打轉,繼續那無意義爭拗

還記得梁振英未上任前,批評前朝曾蔭權政府「蹉跎歲月」。但現在全香港市民都看到,真正「蹉跎歲月」的人其實就是梁振英自己。

文:潘文瀚(職工盟政策研究幹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