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同德押維持三級評級 林筱魯:市民太遲發聲

同德押維持三級評級 林筱魯:市民太遲發聲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位於軒尼詩道,屬三級歷史建築的同德大押,於2013年獲屋宇署批准改建為23層高商廈,上月起展開拆卸工程,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團體質疑古諮會低估同德大押歷史價值。古諮會今早召開特別會議,重新審核同德押的歷史評級,但與會委員認為沒有提升的必要,將同德押維持三級歷史建築,古諮會主席林筱魯強調三級不代表沒有價值及支持重建,又認為市民太遲發聲。

要求保留同德押的灣仔好日誌等團體,下午到灣仔同德押外掛上「保住同德,留住歷史」橫額。發起人之一袁智仁對結果表示失望,他希望政府會將同德押列為古蹟,停止清拆。「一旦同德押都要拆,將有更多古蹟不保。」拆卸同德押的工人在昨日停工一天後,今日繼續動工,更在馬師道方向的外牆上搭棚,加快清拆行動。

11949589_10155985853295230_76910850_n

今早會議前,要求保護同徳押團體等約10名包括前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人士,向古諮會主席林筱魯遞交請願信,並對林筱魯多番強調同德押屬「私有產權」表示失望:「唔應該係地產商角度講呢番說話。」陳淑莊直斥:「政府諮詢根本乜野都做唔到,回應根本完全答覆唔到相關問題。」

photo_2015-08-25_14-05-10

古諮會主席林筱魯於會議開始前表示,由於出現新論據,因而古諮會重新作出評級,又指市民應持續應長時間關注歷史建築,「市民好多時候係好後期先關注,希望有關注就早揚聲。」古蹟辦在會上提交文件,指歷史建築評審小組在本月17日舉行緊急會議,但認為同德押並非罕有,建築設計並無新意,建議維持原有評級。

古諮會除收到保育團體就同德押的研究外,亦收到一名署名「香港史研究者」來信,指同徳大押與香港典當業一哥李右泉及高可寧關係密切,古蹟辦館長伍志和回應指兩名人物與建築物關係性不大。由於李右泉曾於1938年至1941年租借其建築物,而同徳押在1939年開始經營,但李右泉於1940年巳過身,「李右泉租用該建築物只是約2年的時間。」而高可寧自1947年起購入該建築物並繼續經營同徳押,伍志和表示高可寧發硛於澳門,「在澳門影響力相對較大。」

photo_2015-08-25_14-04-00

對於建築設計方面,伍志和指該名建築師在香港有多個作品,包括景賢里,而同徳押並不是當中獨特及卓越的作品,「係當時普遍的建築風格。而且裡面天花裝飾,門窗已清空,間隔同裝飾部分已經睇唔番。」伍志和又指香港還有類似街角騎樓設計,並非高度罕有,又指不應以地區作為分野,因此評審小組認為應維持三級評級。

有古諮會委員表示,同徳押非傳統式的當樓:「當舖十九世紀已經有,當舖係嗰個年代其實好好生意,睇番轉頭,正式的應是當樓,係一間建築物冇乜窗好多鐵支,而同徳押只不過利用市區裡面既唐樓改裝為當舖。傳統式當樓十年前仲有一間,依家呢啲非典型。同徳作為當樓反映唔到建築特式。」

另一名委員何佩然教授對於清拆同徳押表示感到可惜,指其憂慮與評級無關,「好多歷史建築都屬私人,今次保唔到其他都保唔到,將來都會消失,同徳已經算比較完整同多人支持。」她認為在30年代時,當押是用作救急,能反映社會風氣,「同徳可能不是最古老,但如果要搵緊最舊既野其實係搵唔到。」

古諮會主席林筱魯回應指應相信評級制度,「當中一項考慮為稀有性,而依家仲有一堆,每一個年代都有典型的建築,隨時間慢慢消失,下一步工作更有系統留意同類型樓宇會不會變得稀缺。若果會,咁好明顯日後需要更主動做保護措施。」14名出席委員,只有3人支持提升評級至二級,最終古諮會通過維持同德押為三級歷史建築。

11911838_498576533651377_769800855_n

林筱魯於會後表示,同徳押早在2011年底已被評級,是公開過程,亦有一個月諮詢期,一年前多已有報導有關同徳押將被清拆。林筱魯指「是否市民反應慢,而非政府反應慢。」又指現有法例並不可能阻礙或禁止業權擁有人改動或清拆歷史建築。

聯署人之一袁智仁在會後表示,認為林筱魯角度只看重是否稀少,批評「是否銀河唯一先可以保留」,他指與同徳押類似的建築物其實只有五間,當中有兩間更沒有古蹟評級,同徳押已屬當中最大型的一間。他又表示擔心現時有七成歷史建築於私人手上,批評評級制度為「無牙、無心、無力」,形同虛設。袁智仁直指林筱魯不應誤導公眾指社會上沒有意見要求將評級列為法定評級,指年初的報告有接近六成市民支持若清拆歷史建築需面對法律責任,而反對只有兩成。

早前逾2200名社會人士於網上聯署,包括藝人何韻詩、立法會議員陳家洛及前立法會議員余若薇等,指同徳押設計罕有,並與典當業巨子李右泉關係密切等,促請政府列同德押為暫定古蹟並停止清拆。

記者:鄧凱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