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龍子維

本科修讀分子生物技術學,因緣際會遇上政治哲學,從此遊走於科學與人文的哲思之間,關注環保、土地和房屋等議題。文章散見信報、經濟日報、南華早報及各網絡平台,編著《住屋不是命運》及《住屋不是地產》。現為健康空氣行動社區關係經理,影子長策會及犁典讀書組成員。 網誌

中國

自由民族主義在中國有可能成為一主流的意識形態嗎?

廣告

廣告

按:這是筆者對中國思潮演變的一個大概的脈絡梳理,稍有粗疏,請各位見諒!

序言:

在當代中國影響力最大的意識形態,已經漸漸由馬列主義轉向民族主義了。雖說自由主義對某階層的知識分子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但總的來說,自由主義在一般民眾的影響力總不如民族主義,由中國民眾歡呼劉翔奧運奪金而引發的「劉翔熱」、北京成功申辦奧運而引起的熱潮、神六升空、而至新近的「懲治漢奸言論法」,都可以看得出民族主義思潮在中國社會的崛起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互聯網日見盛行的中國,我們常常可以在各式各樣的討論區上看見一種強制性的兩難決擇:你究竟愛不愛國?不愛國就一切免談。似乎這種民族主義的思潮已儼然成為一種凌駕一切價值之上的思考基點。另一方面,自由主義主張種種普世價值,諸如人權、自由和民主。當普適性的自由主義與民族主義之間有所衝突時,我們該如何選擇?自由民族主義就是對應著民族主義的思潮而作出的一種調和,把自由主義的價值作為思考民族問題的框架。

然而,在中國獨特的歷史語境之下,我們處處都可以見到許紀霖所提及的「雪恥型民族主義」(許紀霖,2005:14)。自五四運動而降,胡適等自由主義知識分子雖然處處強調自由主義的價值,但自由主義始終未能在中國生根,更出現了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兩種論述互相對立的情況(許紀霖,2005:12)。再加上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社會環境已經快速趨向現代化,現代化所帶來的終極意識的喪失,以致於價值的虛無,已開始瀰漫於中國的土地之上。自由主義作為一種崇尚價值多元的意識形態,似乎未能夠為信仰失衡的人們提供一個有意義的生命解答。在這樣的畫面之下,要在中國實行自由民族主義,似乎是難上加難了。

本文所要探討的問題,是在兩個層面上解析自由民族主義有沒有可能在中國成為一種主流的論述。在第一個層面,我將在學理的層面上解析自由主義與民族主義之間的可能張力──普遍與特殊、開放與封閉、與及各式各樣的價值衝突。然而,兩者的結合是會遇上一定的困難,因為任何組合的形成,若要顧及民族主義的複雜性與多樣性,又要堅持自由主義最基本的價值框架的話,我們是必須從國家的歷史語境去作具體分析的。當然,作為一個自由主義者,在任何的可能組合之下,也不可能放棄一些自由主義的核心價值的。

在第二個層面,我將會從中國具體的歷史語境出發,指出中國的現代化只是一個「片斷化」的現代化,當馬列主義的話語解體之後,中國便由「遠景的追求」陷入了「遠景的迷失」(勞思光,2003:192)。自由民族主義如果以價值多元為思考框架,面對現代社會眾多價值的衝突取捨,似不能替日益陷入迷失的人們提供自我認同和價值歸屬的基礎。另一方面,中國近代不斷激化所帶來的革命式思考還沒有完全消解,中國的崛起在充滿創傷的歷史中蹣跚步來,排外式的民族主義似乎更適合國人的脾胃。自由民族主義作為一種比較「溫和」的論述,似乎與中國自五四而來的激進化格格不入。面對種種的困境,自由民族主義在中國能夠實現的可能性,似乎並不樂觀。

more on (1)http://blog.yam.com/loong5/article/10266038
(2)http://blog.yam.com/loong5/article/1026616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