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將軍澳睡房社區補遺

廣告

廣告

西貢區區議員何民傑曾在陳惜姿所著的《區區大事︰中環思維以外的區政空間》中提到,將軍澳是個「睡房社區」(bedroom community),則在政府的規劃中,將軍澳只是用來睡覺,下班後請居民不要再出街,如果要從事娛樂、社交活動,請你坐車到另一區。無可否認,近十年的將軍澳發展得很快,隨著地鐵(現稱港鐵)將軍澳支線通車,私人屋苑相繼落成,大型商場建完一個又一個。但在急速發展的同時,我們不禁要問,在將軍澳這個新市鎮,能夠容許市民交流聚集的公共空間有多少?在將軍澳的規劃中,居民是否被鎖死在一層層的高樓及商場之中?

●三個地鐵站十一個商場

將軍澳的商場化是有目共睹的。地鐵的上蓋物業和鄰近地區的商場越建越大,寶林站那三個大型商場組成的新都城中心不說,在坑口站附近的大中小商場竟有五個(厚德商場、東港城、連理街、海悅豪園、南豐廣場),而將軍澳附近的大片空及地鐵上蓋尚未發展,附近亦已有將軍澳廣場、將軍澳中心及君薈坊三個大型商場,將軍澳的居民可以說行商場多過行「街」。雖說多商場好像令生活更便利,但多個商場賣的東西幾乎都是連鎖品牌,麥當勞、大家樂、必勝客、仙跡岩、豐澤、G2000、Baleno、百佳等,你在新都城見到的連鎖店在東港城又會見到,而一個商場可以有五六間大型運動用品店,例如新都城二期就有Giga Sports、馬拉松、運動家、連千色百貨內的運動用品部,賣的都是Adidas、Nike、Puma等著名運動品牌。這些連鎖店賣的品牌跟在中環、銅鑼灣等地區的大型商場買到的差不多,價錢也不會特別便宜,如果我和朋友在銅鑼灣的旗艦店已經日行夜行,這些複製品對我又有多大吸引力?商場經常強調消費者的選擇,但在這個只有連鎖店的地方我又實質有甚麼選擇?如果我是一個低收入人士,這些針對中產的品牌對我又有甚麼意義?


近半年新都城體育用品店越開越多,難道將軍澳居民突然做多了運動?

更甚的是,當領匯接管了房委會的商場後,對屋村商場進行大幅改裝,令整個消費檔次都相對提高。以厚德商場為例,重新裝修後的商場引入了不少連鎖品牌,例如是Starbucks、元氣壽司、聖安娜、大班西餅等,有報道指厚德商場東翼的連鎖店所佔比例更高達93%,以前在厚德經營十多年的老店舖,更因為商場大幅加租而未能繼續經營,商場天橋的大部分租戶都會遷出,連為低下階層提供日用品的屋村商場都已變質,變成一堆堆的連鎖品牌,將軍澳究竟有甚麼吸引我逛,是否我沒錢,連一個行商場買東西的機會也沒有?

●靜悄悄的街道 不安全的街道

伴隨著將軍澳商場化的,還有街道的消失。如果常進出坑口站的,你一定不會忘記那個連接五個商場的天橋環,以多條冷氣天橋連接地鐵及所有鄰近商場,會令人在出坑口站之後很自覺地走上天橋,到其他商場,結果是在坑口的街頭很少見到人流,坑口地鐡南豐出口那片空地,其實很有潛質被發展成一條小販街,但當人都自覺經電梯行上連理街時,空地仍舊只是一塊空地。再者,地面在人車分隔的原則下,被用作成交通交匯處及停車場。規劃部門在發展新市鎮時,已慣性將市中心的核心土地劃為「商業住宅發展暨交通交匯處」,所以發展商在投得土地後,為將住宅用地最大化而令住宅遠離交通交匯處,所以就將交通交匯處起在商場之下,地產商此舉雖得到最大利潤,但卻犧牲了地面用地,在交通廢氣排放下,行人皆繞路而行,在連理街下、坑口地鐵站側的冷清道路可為一例。

有些交通交匯處旁的用地勉強可用作地舖,但舖頭多被物業代理公司壟斷,如新都城二期下的地舖就有四間物業代理公司,而其他地舖如髮廊、診所亦失卻其開放式的設計,甚少店舖的櫥窗能夠吸引到行人駐足,令整條街缺乏人流和生氣。街道因為有人有舖,所以可起監察保安之效,但將軍澳的街道在日間和入夜也顯得冷清,寶林邨近月來發生多宗搶劫案,與此不無關係。試想,如果當時街上有很多小販賣小食、有很多人光顧、進食、吹水,敢情匪徒也不會搶得這麼明目張膽。如果將軍澳條條街也這麼冷清,只會令更多人覺得不安全而窩在街裡吃杯麵,不願意夜晚走出街。


坑口站的六橋連環,以後没有行過坑口街道的都可叫行過坑口。

●公園不足 空地長期封閉

另一個令將軍澳居民缺乏交流空間的原因,是區內大型公園的分佈並不平均。位近寶林站的居民比較幸福,在西邊有寶翠公園,在南邊有寶康公園,兩個大型公園都提供網球場、足球場及其他康體設施,但坑口區及將軍澳中心的居民,其住所附近根本缺乏大型公園,他們要訂場打網球踼足球,恐怕只能夠行數十分鐘到寶康公園或將軍澳體育館,或屈就於區內小型休憩地。有兩點很諷刺的是,為滿足尚德村居民,尚德村內其實有兩個頗臨時的網球場,而在馬路附近亦有個超迷你足球場,算是政府給尚德村居民的一個安撫。

另一個諷刺點時,將軍澳中心附近無甚大型公園,甚至小朋友也只是堆在廣明苑的小遊樂場玩耍,但偏偏圍繞尚德村的空地奇多,日日對著三塊空地,不知道尚德的居民有甚麼感受。政府其實打算在將軍澳74區建一大型公園及兩所中學,但由於出生率減少,因此中學連帶大型公園計劃亦被擱置,有消息指74區將計劃建成大型職訓中心,而原本計劃的公園面積會被減少,但就因為計劃的多次修改,74區到現在依然是一塊空地。何民傑議員曾經建議將空地租給私人公司搞臨時康樂設施如單車公園、燒烤場,但因為地政署不肯,空地多年來仍舊是一塊空地。好﹗政府不給我公園,我們自己找樂子,所以空地的鐵絲網多次被剪開,有人入去餵狗、種花,於是政府又立了個鐵牌,不許任何人進入;由於空地很多,所以很多居民都會圍繞空地踩單車,但政府部門又一聲不響,將環保大道連接尚德村的一段單車徑封閉,結果單車徑被圍著鐵絲的空地佔據,而容許踩單車與禁止踩單車的標記共存成為了政府無理扼殺公共空間的證據。


一條路,又話可以踏單車又話唔準,都唔知你想點?

●結語

在西貢區議會的網頁上,區議會提出要打造西頁(包括將軍澳)為一健康安全城市,但作為一「健康城市」,其概念包括「健康的公共政策」、「創造支持性的環境」、「強化社區的行動力」,但試問在這個單一的規劃下,將軍澳在多大程度上達到以上的要求?區議會做了甚麼、憑甚麼說現在的將軍澳是一個健康城市?很多人說將軍澳是個安居置業的地方,這句話不假——如果你只要一個睡覺的地方。


將軍澳經常出現叫你支持「健康城市」的橫額,「健康城市」可以口說支持就做到嗎?

參考資料︰

治安惡化 居民心慌 將軍頭上動土山賊撳住搶
叮走五分一租戶 再翻新11商場 領匯勁賺43億加租不手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