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https://www.inmediahk.net/taxonomy/term/5034/0 zh-hant 朗豪夜市賣甚麼?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232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5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34w.jpg?1518858040" /> </div> </div> </div> <p>深夜三點幾,路過旺角朗豪坊一帶,在面書洗版的人潮已散去,仍有二三十檔小販在最後衝刺,向夜歸人出售地道美食。</p> <p>臭豆腐、燒烤、魚肉、魚翅、夾餅、粟米樣樣齊,有炸香蕉、土耳其烤雞和印度烤餅已充滿驚喜,但居然有燒生蠔,而且仲有人排隊買,咁會唔會太過分呢?這還叫新春小販夜市嗎?癡線啦,它早已進化為真真正正的美食嘉年華,而且有別於昔日街頭廣東小食大雜薈,把香港中西及印巴等地飲食文化共冶一爐。</p> <p>看到這一幕,妳/你就會覺得,政府和一班自問很有腦的商界精英搞的美食車,完完全全是個笑話。</p> <p>不過,置身於現場,各種美食的香味,連同煎炒煮炸發出的聲音和熱力,在在告訴我一個事實:這地方最吸引人的不是食物,而是其本土風味,其老香港的特色,以及一種充滿獵奇刺激、難得野性不羈的感官之旅。</p> <p>只顧賺到盡的市建局高層和領展CEO 王國龍是不會明白,為何那麼多年輕人有舒適、企理和豪華的商場不幫襯,走去光顧如此地踎的流動街邊小檔,無冷氣歎,無位坐,環境擠迫得來還有點混亂。因為大家都受夠了!吃喝玩樂是人生中極重要的事情,但在香港,它變成一種被規範、被格式化、欠缺驚喜和新鮮感的消費過程。</p> <p>顧客之所以為顧客,要扮演特定角色,像生產線上一員。所謂顧客至上,其實受到諸多限制,她/他們只能坐在固定位置品嘗由侍應端上來的食物(完成品),對於是甚麼人製作,如何炮製等等,顧客難以知道(甚至無權知道)。食完便盡快埋單的這種消費經驗,在香港寸金尺土的情況下,當然變本加厲。只有在比較貴和高檔的食店,才可以慢慢嘆,不用趕喉趕命,又不會感受到阻住地球轉的無形壓力。</p> <p>朗豪夜市 (及其他民間墟市)正打破這種成規。食物是一邊整一邊賣,新鮮熱辣,而且容許人和檔主近距離接觸,帶著熱切期盼的心情,由嗅覺和聽覺的享受開始。食物送進口裡咀嚼至吞下肚中,只是感官享受的一部分。現在連排隊等候都成為有趣的事兒,而且那種醞釀的心情增加了口水分泌,使人更珍惜食到口的食物。</p> <p>這一切,一直是香港飲食文化中的重要部分,但領展和市建局過去多年把一個又一個充滿人味的社區剷平,容得下這些小販/小店的空間都沒有了,本土街頭美食的文化近乎失傳。但這代表它們低端和欠競爭力嗎?經濟學者喜歡說擇優,喜歡說市場決定,但現實是有市場也不能生存,因為決定權在地主手上。</p> <p>所以,在我看來,那股飛撲去幫襯夜市的熱情,內裡藏著一種對這城市諸多設限的控訴。這些限制不止在政治上,還牢牢地箍緊了日常生活的多個環節。光顧夜市/墟市,除了追求美味和感官上的新奇刺激,更是不少人一種隱晦的表態方式:作為一個人,有時候需要野性一下,離經叛道一下,這城市已不能給人希望,但請不要連讓人透氣,讓人自由活動舒展的空間也不給我,可以嗎?</p> 社運 墟市 小販 領展 禁止衍生 Sat, 17 Feb 2018 09:01:50 +0000 凍易打鹿 1055232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吳敏兒:把撐到底的精神遍地開花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230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6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lw21.png?1518857305" /> </div> </div> </div> <p>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又一年了 ,這一年,對於我自己和職工盟來說,真是非常充實和從不輕鬆的一年。 </p> <p>為了專心處理職工盟的工作,我已經把香港空總的擔子交給空總其他理事。 然而我本身英航工會的工作仍然繁重,大家都見到我為假期款項的官司仍然和公司角力中。幸好英航工會理事會每一位理事都非常精於分工合作。在這裏我非常感謝他們,分擔了不少會務,讓我有時間去兼顧職工盟主席的工作。</p> <p>主席這個角色,除了要帶領執委會站在自主工運的最前線,還有很多發生在鏡頭以外、默默耕耘的工作。 職工盟在香港27年,作為自主工運的中流砥柱 ,撐住好多打工仔女, 而且並不限於處理勞資爭議, 我們也一直和很多社會上的平台作出連結, 有時是一些學生組織、 有時可能是社企, 甚至和國際上不同的組織合作, 務求從不同的層面上,都能夠為香港的勞工、人權、公義等不同議題發聲。</p> <p>新的特首帶來了新的勞福局長。可惜的是,並沒有新的好消息。 這意味著我們仍然要為取消強積金對沖、 立法標準工時和恢復集體談判權的工作,繼續作戰。</p> <p>值得鼓舞的是,去年廢法廿年集體談判權的行動,包括絕食及遊行等, 再次喚起了社會的關注,亦都因為屬會之間的支持和投入,令到我們所倡議的議題獲得廣泛報道,藉此機會感謝所有屬會理事付出的努力。</p> <p>未來一年,我們仍然要為三年拼的六大目標:會員增長、尊嚴工作、財政穩健、集體談判、工會年青化及培育承傳繼續努力。 上一年,我們亦開展了有關屬會自立的工作計劃, 目的就是希望以循序漸進的方式,好讓仍然需要組織幹事去協助日常會務的屬會,能夠於不同階段可自行處理基本會務的工作。 感謝各屬會的協助和理解,職工盟的人手有限 ,如果理事會能夠重拾會務上的工作,組織幹事就可有更充裕的人手,去進行更多倡議和拓展的工作。</p> <p>相信大家都會仍然記得,去年年底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的事件。為職工盟去年度非常難忘的一場抗爭。外判清潔工飽受剝削已經不是今年才發生的事,但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20多名年長清潔工展現了無比的勇氣和決心 !狠狠地迎頭痛擊無良外判商,對抗吸血和無良的外判制度,把左手交右手、食盡工人血汗錢的外判漏洞暴露於人前。</p> <p>2018年剛剛開始了, 我們要做的事還多得很,當然,職工盟是屬於所有打工仔女的, 職工盟所遇到的挑戰,其實也是打工階層的挑戰 !希望我們撐到底的精神在未來一年再走進各大街小巷,橫跨各行各業,繼續為弱勢的勞工努力,把撐到底的精神遍地開花 。</p> <p>香港職工會聯盟主席<br /> 吳敏兒</p> 勞工 社運 工會 禁止衍生 Sat, 17 Feb 2018 08:49:16 +0000 職工盟 1055230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反釋法遊行案】控方修改控罪 法庭押後下月19日裁決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207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13.21.53.jpg?1518672132" /> </div> </div> </div> <p><em>眾被告離開法院時,表示要向港人拜年,祝新年快樂及身體健康。</em></p> <p><font color="red">(獨媒特約報導)</font>2016年反釋法遊行案中,社民連主席吳文遠等9人分別被控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和非法集結等控罪。</p> <p>法庭今早繼續處理控方提出修改控罪。控方提出將吳文遠及林淳軒「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控罪,改為「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 而「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則改為交替控罪。法庭聽取雙方引用的案例及理據後,押後到3月19日裁決。</p> <p><strong>辯方:控方為求定罪修改控罪</strong></p> <p>代表吳文遠的大律師郭憬憲引用早前判決的周向榮案,強調不應因為客觀可能性而定罪。郭憬憲指出《公安條例》第17B條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和第18條非法集結,都有純客觀的定罪基礎,即「造成相當可能性的破壞」和「相當可能導致」,如果控方要控告「煽惑他人犯罪」,便要解決何謂純客觀的煽惑元素。他提到,控方已承認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的檢控門檻高,斥控方為求定罪便修改控罪。</p> <p>郭憬憲認為,控方知道修改後的交替控罪比原來嚴重,而改變控罪的排序更顯奇怪,質疑用第17B條提告都可能是「告錯咗」,「控方係濫用程序及衝擊法庭的良知。」</p> <p><a data-flickr-embed="true"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mediahk/40231242232/in/dateposted/" title="20183.23.35"><img src="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632/40231242232_050d996975.jpg" width="500" alt="20183.23.35" /></a><br /> <em>林淳軒</em></p> <p>控方澄清指不是為求定罪而改變控罪內容,只是因應呈堂證據而作定奪。他提到,「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行為」是要被告知悉有第三者擾亂社會安寧,修改作「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 是考慮到案情及證據,因為的確有第三人在現場參與非法集結。</p> <p>控方表示,上述兩項控罪都不是因為純客觀基礎而定罪,強調「煽惑」本身已是罪行,加上煽惑者相信被煽惑者會有犯意,不需要被煽惑者做了相關行為,同樣構成罪行。</p> <p><strong>未正式開審 再預留16日審訊</strong></p> <p>裁判官黃雅茵押後至3月19日下午2時半裁決。其後雙方安排審訊日期,郭憬憲引用4份剪報,其中包括《人民網》表示歡迎港人到中聯辦,郭指如果控方同意示威者能到達中聯辦,則考慮不傳召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郭憬憲又建議在開審前作實地考察,了解西環及中聯辦一帶地形,減少雙方就事實陳述的爭論時間,希望能夠一氣呵成完成審訊。</p> <p>法庭將預留16天作審訊,即7月9日至11日、16至18日,8月20日至22日、27至29日,9月18至19日、24日及26日。 </p> <p>記者:麥馬高</p> 社運 反釋法遊行案 特約報導 Thu, 15 Feb 2018 05:38:52 +0000 獨媒報導 1055207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對強制留宿政策司法覆核案判決之回應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203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398"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21916739338_e85c5ad3f2_k.jpg?1518623334" /> </div> </div> </div> <p>香港政府於2003年起實施「強制留宿政策」,規定來港工作的外藉家務工必須與僱主同宿。去年有一名菲律賓藉家務工入稟高院,就此項政策提出司法覆核,質疑入境處限制外藉家務工留宿的政策違憲,令外藉家務工易受剝削、虐待和歧視,並違反《入境條例》、《基本法》和《人權法案》。案件今日由高等法院法官頒下判詞,裁定申請人敗訴。本會對法庭判決感失望及遺憾,並要求政府應對強制留宿政策作出檢討,儘快取消此項規定。</p> <p>法官於判詞上指,本港勞工政策的原則是保障本地勞工就業機會,若容許外藉家務工外宿則對本地家務助理勞工市場造成競爭,有違政策原意,並擔心會因而造成社會負擔。我們對法庭單方面接納政府觀點,而忽視政策對外藉家務工造成的歧視及剝削感到失望。我們認為在實際情況上,目前的強制留宿政策與保障本地勞工就業並無直接關係,更使僱主及外藉家務工雙方無奈失去選擇外宿與否的權利與自由。</p> <p>本地僱主聘用外藉家務工,主要是為了以固定月薪獲得全職的家傭服務,而不是因為她/他們留宿與否。即使僱主有外藉家務工留宿的需要,亦應由僱僱雙方自行協商安排,而非由入境處作硬性規定。現時本港的家務助理,本身已極少以全職、月薪的方式作出聘用,因此與外藉家務工的工作性質已有明顯區分,亦難以造成競爭。</p> <p>而且,法庭亦無視了強制留宿政策對外藉家務工所造成剝削,並增加外藉家務工遭受虐待或勞役的風險。不少關注外藉家務工的組織曾就強制留宿政策作出調查,顯示強制留宿會助長外藉家務工受到虐待、不合理的工作與及居住待遇。這些調查亦發現,外籍家務工在香港被僱主安排於不合宜的住宿環境的問題十分普遍,有部份僱主更沒有依照標準合約所訂明的條件提供床鋪,而強制留宿政策使外籍家務工必須忍受參差的住宿環境,令很多外藉家務工被剝奪私隱和基本生活條件。</p> <p>與此同時,強制留宿政策亦令外藉家務工的工作及休息時間難以區分,令她們受苦於長工時,甚至連一周一天休息日,都會因為強制同住而被剝削。而強制留宿政策亦使外藉家務工即使受虐打、勞役,亦落入被軟禁無異的處境,無法離開僱主居所甚至接觸外界。</p> <p>Erwiana事件絕非冰山一角,而是在強制留宿政策下,外藉家務工面對的普遍情況。法庭的判決上指沒有證據顯示政策會增加外藉家務工被虐待或勞役風險,是漠視多年來不同的調查研究和實際例子,更脫離外藉家務工的現實處境,維持外藉家務工所面對的不人道待遇,繼續使她/他們被逼在「現代勞役」的工作條件下生活。</p> <p>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移民公約》中亦要求各國平等對待移民工,使移民工與本地工人的工作待遇受到相同保障。國際勞工組織於2011年頒布的《家務工公約》亦列明政府應確保家務工可自行與其僱主進行商議是否在僱主家留宿。而強制留宿政策則視外藉家務工外宿為違法,完全違背國際社會對外藉家務工工作條件保障的標準。</p> <p>我們對今次法庭所作出的裁決十分失望,並會繼續要求政府必須修改禁止在外留宿的條例,以及制訂具體政策確保與僱主同住的外藉家務工擁有合理的居住環境。政府亦應負起落實執行和監察的責任,確保外藉家務工享有私隱、自學、融入社會、休息時間及個人生活的權利。從而進一步確保外藉家務工擁有安全工作環境,平等及有尊嚴的社會地位。</p> 勞工 社運 外傭 禁止衍生 Wed, 14 Feb 2018 16:45:00 +0000 獨媒轉載 1055203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反對理大學生會黑箱作業 置學生會財政於險地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94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25"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27788421_147395222614504_3115051356891752681_o.jpg?1518590847" /> </div> </div> </div> <p>理大學生會竟動用全數近2000萬資金(當中包括全數緊急儲備資金),在同學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於評議會會議擅自通過成立「儲備基金運用委員會」,並花費1500萬購買保險,更原計劃在評議會會議中再購買850萬的信託基金。據了解,學生會預計,即使投資取得最高回報,學生會財政在五年後仍會錄得赤字。對此,我們作出強烈的譴責及反對,理據如下:</p> <p>1. 學生會現時打算投入的資金幾乎是所有學生會資金。評議會無視學生會將會出現的財政危機,置學生會財政於險地,最嚴重的情況將會是學生會無法繼續運作甚至破產,此舉極不負責任。<br /> 2. 現時學生會是由臨時行政委員會(臨委會)負責行政工作,但臨委會的職權理應只限於最低限度的行政工作。另一方面,評議會作為立法機關,不應輕率通過臨委會所提出的重大財務調動,可見評議會及臨委會都有越權及失職。<br /> 3. 學生會現時動用的資金,是包括學生會緊急儲備基金。緊急儲備基金絕不應用作投資,而是應對緊急狀況,例如雨傘運動時學生會就曾動用部分基金應對社會運動。現時學生會的做法是本末倒置,以緊急儲備基金制造緊急狀況。<br /> 4. 學生會於提出及審議這個財政調動時,不單無諮詢任何同學及會員意見,會議更以休會辯論(即閉門會議)形式進行,不留下任何紀錄,在評議會的網站上,會方竟無提供涉及到有關財務調動議程的任何文件,形同黑箱作業,非常荒謬。<br /> 5. 學生會在處理學生會資金及投資事宜時,成立了基金運用委員會,但這委員會竟無任何權責守則(terms of reference),卻把握大權決定如何調動學生會資金,等同濫權,更僭越學生會權力。<br /> 6. 程序上,學生會購買資產(例如檯凳)也要招標,但投資1500萬的保險竟未有招標,我們質疑程序正當性,亦顯示學生會十分兒戲。</p> <p>在此,我們要求學生會:<br /> 1. 公開提供在處理關於1500萬保險及850萬信託基金的所有相關文件,包括評議會紀錄、基金運用委員會紀錄、保單、相關投票紀錄、風險評估、學生會往後財政狀況的預測、學生會帳目等。<br /> 2. 評議會及臨委會問責,公開解釋事件。<br /> 3. 公開基金運用委員會之權責範圍並問責解釋事件。<br /> 4. 承諾不會在未解釋清楚事件及會員不知情、無諮詢的情況下作出任何財政調動,並只維持最低限度的行政工作。</p> <p>因事關重大,我們要求學生會在三天內回應。我們將會視乎學生會的回應,決定下一步行動。</p> <p>學生組織理事亭<br /> 13-02-2018</p> <p>To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評議會 HKPU Students' Union Union Council<br /> 香港理大學生會 HKPUSU<br /> Cc 評議會主席兼署理會長 葉松青</p> <p><a href="https://www.facebook.com/polyupavilion/posts/147232515964108:0">相關內容</a></p> 教育 社運 #理大學生會 Wed, 14 Feb 2018 06:47:58 +0000 理事亭 1055194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反釋法遊行案】辯方質疑修改控罪不公 法庭明裁決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88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25384922707_cdaf3384a5_k.jpg?1518578847" /> </div> </div> </div> <p><font color="red">(獨媒特約報導)</font>2016年反釋法遊行案中9人分別被控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和非法集結等控罪。</p> <p>法庭原定今日繼續處理控方提出將被告吳文遠及林淳軒「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的控罪,改為「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辯方反對修訂,法庭押後至明日聽取雙方引用的案例及理據再作裁決。</p> <p>控方表示,「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是更嚴重的罪行,申請修改是因為「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是交替控罪,當中有很多不清晰的地方,</p> <p>吳文遠的代表律師郭憬憲指,控方自首次開庭以來都沒有提出修改控罪,質疑是「用辯方的理據修正控方提出的控罪」,因辯方申請終止聆訊時提出《公安條例》第17B條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已包含煽惑元素,但案中多名被告只被控告非法集結。</p> <p>林淳軒的代表律師文浩正同樣表示反對修訂,稱控方沒有新證據,修改控罪對被告不公平。文浩正指林淳軒在兩星期前已準備好答辯,重申控方如果要修改控罪的話,應該早早提出。</p> <p>控方律師指出,如果在審訊期間有歧義,絕對可以修改控罪,他雖然承認修改控罪不是最理想,但強調審訊根本未開始,不會有不公平的地方。</p> <p>郭憬憲表示會引用案例,但現階段不會完全讀出,不然會遭控方伏擊:「依家咁樣,係重新洗牌,可能再提永久終止聆訊同裁定違憲。我最叻打第18條(非法集結),依加佢就加第18條。」</p> <p>裁判官黃雅茵表示需要聽罷控辯雙方的理據後才能作裁決,決定押後至明早10時半再開庭,讓雙方今日有足夠時間交換案例。</p> <p>被告盧德昌遲到近25分鐘才到達法庭,律師指他因為身體不適,須服用感冒藥而遲到。裁判官警告指各被告不要遲到,法庭有權充公保釋金甚至即時還押。</p> <p>法庭原預留13日作審訊,但接連爭辯是否違憲、處理永久終止聆訊、控方提出修訂字眼到修改控罪,審訊仍未正式開始,只剩下明日一天時間,案件將再押後。在散庭後,9名被告笑言「反拉布,保睡眠」,控方律師亦大笑。</p> <p>記者:麥馬高</p> 社運 反釋法遊行案 特約報導 Wed, 14 Feb 2018 04:02:12 +0000 獨媒報導 1055188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給區諾軒的支持同意書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73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6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28056652_1561707253898159_8898763562503214321_n.jpg?1518507492" /> </div> </div> </div> <p>說起區軒,我也忘記了何時認識他,也不記得他給我第一個印象是甚麼了,但說最深印象,當然是我倆承著大風雨登上富士山之嶺。我們都是堅定的人,或者外人稱,我們都是傻瓜,然而我們都願意作為一個「傻瓜」去實踐信念。</p> <p>正如他非常積極揭露領展對基層市民的禍害,除了在報章撰文鞭韃外,更積極鑽研地契和法律問題,據我了解,眾志在田灣關注領展的議題,區軒亦從旁協助,更是從未邀功。我們亦付諸行動,走上領展總部逼使市場經理前來對話,縱使,未有顯著成果,但卻組織起民主派關注基層團體。往後,我相信區軒也是一如既往為基層市民打拼。</p> <p>說區軒深得邨民愛戴,的確,他是港島南區「票王」,憑他所努力的社區組織及建設,相信亦是我們民主運動一個重要的方向。阿聰、周庭因被威權政府DQ,原本並無打算角逐港島區立法會議席,準備到外地留學進修的他卻要臨危受命。讓我又想起2016年區軒本可與許智峯在黨內初選一較高下,誰知他卻跑去參選零售界,要使那些安坐在功能組別議席上的人坐立不安,希望向界別選民訴說制度不義。誠然,這一切大慨都是「傻瓜」之舉,但我卻看他從來沒有機心,只看到純良正直的一面。因此,今次臨危受命,我相信亦非甚麼政治謀算,只是我們民主派的而且確需要一位大家相信的人,那就是區諾軒。</p> <p>在這次補選中,不少人都會問「哪個候選人值得我投?」,不其然,會對候選人評頭品足,甚至研判政綱。但我必須強調的是,兩陣對壘,是DQ和反DQ的戰爭,是謊言和誠實之戰,如果我們忽略這一點,從而因候選人不合心意而拒絕投票,我們將為後世所恥笑。不管大家喜歡不喜歡區諾軒、姚松炎和范國威,只要我們不喜歡中共威權治港,只要我們不滿DQ、不滿囚禁政治犯、不滿鄭若驊首鼠兩端、不滿林鄭推卸責任,那麼3月11日就用我們的選票變成怒吼,讓後世知道我們在這個乖謬年代依然會挺身而出,而非委曲求全;讓數以十萬計的選票吶喊,將我們的信任交在區諾軒、姚松炎、范國威手上,支持他們在議會內繼續鬥爭!我們團結一致,把保皇黨再次打敗,奪回我們應有的尊嚴!</p> <p>黃浩銘<br /> 赤柱監獄<br /> 4.2.2018</p> 社運 2018年立法會補選 區諾軒 黃浩銘 Tue, 13 Feb 2018 07:38:48 +0000 黃浩銘 1055173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佔中九子案】法庭裁定控罪適用無重複 拒撤控申請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72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13%3A49%3A25.jpg?1518501023" /> </div> </div> </div> <p><font color="red">(獨媒特約報導)</font>因為參與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罪及煽惑公眾妨擾罪等共6項罪名,案件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辯方律師上月<a href="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54435">要求法庭撤銷「煽惑他人煽惑作出公眾妨擾」的控罪,及裁定是否違憲</a>。法庭今早駁回申請,認為控罪適用,並無重複。案件將會在11月19日開審。</p> <p>9名被告包括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邵家臻,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前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前常委張秀賢及民主黨李永達。他們分別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作出公眾妨擾」等罪。</p> <p>代表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早前指,「煽惑他人煽惑作出公眾妨擾」有違憲之嫌,「雙重煽惑」令控罪無限延伸,控方需要證明被煽惑者有煽惑第三人才能構成罪行。法官陳仲衡指出,控罪適用在香港,沒有違憲,而且在普通法內存在。他又指控罪不會影響市民的言論自由和其他《基本法》所賦予的權利,認為控罪並不是隨意。</p> <p>對於辯方指控罪重複,法官陳仲衡提到控方指出有被告在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的行為時,又同時煽惑他人煽惑作出公眾妨擾,認為是兩項控罪,不存在重複。</p> <p>辯方又質疑,控方應控告「串謀非法集結罪」,而不是「公眾妨擾罪」,但法官認為控方是指各被告在佔領時阻塞道路,即在公眾地方非法集結同時作出非法妨礙。 法官又裁定控方不需要交代是否檢控其他相關佔領人士,認為資料和案件無關。</p> <p>對於辯方申請將黃浩銘及李永達分開審訊,法官同樣拒絕,認為控罪的性質類近,案發時間和地點接近,所以應一併審理。</p> <p><strong>11月開審 料須時20天</strong></p> <p>控方最後指有96名證人,相信大部分證供會獲得辯方接納。案件將會在11月19日開審,預計審訊20日,並會在9月17日進行審前覆核。</p> <p>黃浩銘因佔旺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罪成,現正在獄中服刑。他今早坐囚車到達西九龍裁判法院,出庭時獲旁聽的支持者拍手支持,他手持和未婚妻的合照,向她高叫「I love you」。他又向支持者揮手,祝賀「身體健康」。他的父親黃裕財、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梁國雄和民主黨劉慧卿都有到場旁聽。</p> <p><a data-flickr-embed="true"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mediahk/39526230564/in/dateposted/" title="43"><img src="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675/39526230564_4d57a66395_z.jpg" width="640" alt="43" /></a><br /> <em>(左起)前學聯常委張秀賢、佔中發起人陳健民</em></p> <p>陳健民在休庭後表示,對裁決表示失望,多項控罪是在人類歷史從未出現過。他強調,如果入罪,將對《基本法》的保障造成嚴重侵害。 陳健民提到,雨傘運動有過百萬市民參與,今次對佔中九子的審判,是對數以百萬計的參與者的審訊。</p> <p><a data-flickr-embed="true"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mediahk/39526230454/in/photostream/" title="51"><img src="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613/39526230454_3acb5cffc6_z.jpg" width="640" alt="51" /></a><br /> <em>前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em></p> <p>記者:麥馬高、黎彩燕</p> 社運 佔中九子 特約報導 雨傘運動 Tue, 13 Feb 2018 06:02:08 +0000 獨媒報導 1055172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反釋法遊行案】控方突申請修改控罪 辯方斥搬龍門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70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39319343875_a5e85e2759_k_0.jpg?1518498523" /> </div> </div> </div> <p><em>(資料圖片)</em></p> <p><font color="red">(獨媒特約報導)</font>2016年反釋法遊行案中,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民陣召集人葉志衍和社民連成員陳文威等9人分別被控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和非法集結等控罪。</p> <p>早前<a href="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12">控方提出修訂</a>吳文遠的控罪字眼,加入「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辯方反對修訂,認為是在控罪中增加了元素,沒有證據支持。</p> <p>法庭原定今早裁決,不過控方突然向法庭申請修訂控罪,徹回上次提出的修訂,並將向吳文遠和林淳軒所提出的控罪「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改為「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p> <p>第一被告吳文遠的代表律師郭憬憲表示反對,又指今天10時15分(開庭前45分鐘)才收到控方的通知,質疑控方聽過自己早前的陳詞後,便作出相應改動,使控方能在暴力光譜上「搬龍門」,令控罪調整至審訊能夠繼續。他質疑控方此舉為濫用程序。</p> <p>控方的申請涉及第七被告林淳軒,其代表律師陳偉彥的律師團由於要在另一法庭處理928公眾妨擾案的審訊,未能就控罪修訂作陳詞,因此法庭押後案件至明天(2月14日)繼續。</p> <p>記者:黎彩燕、麥馬高</p> 社運 反釋法遊行案 特約報導 Tue, 13 Feb 2018 05:13:06 +0000 獨媒報導 1055170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浸大學生會:浸大學生代表與校方開會 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存廢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67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25033081907_441c541ca1_b.jpg?1518493940" /> </div> </div> </div> <p><em>攝:Ben</em></p> <p>今日下午,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以及其他學生代表,於香港浸會大學逸夫校園逸夫行政樓內,舉行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第三次教務會議。會內,學生代表提出,要求校方就一月二十三日舉行的公開檢討會議之內容,更改大學語文政策。另外,亦有要求希望浸大校長錢大康就懲處同學時的行政失當道歉,並以群發電郵形式向所有同學保證,校方不反對同學為校政改革發聲。</p> <p>本會會長劉子頎於會議完結後會見傳媒,指校方已召開兩個工作小組(Working Group on Documentation of PTH Graduation Achievement及Working Group on the Review of the Communication GA),分別檢討「確保浸大畢業生普通話能力是否必須以普通話畢業要求形式進行」及「是否需要確保浸大畢業生普通話能力」;本會會長劉子頎將於明日在Working Group on the Review of the Communication GA開會。在今年六月,教務議會便會對是否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有決定。</p> <p>此外,其他教務議會學生代表就錢大康懲處劉子頎、陳樂行表示不滿;然而,會內錢大康校長不但拒絕回應,且中斷有關此議題的討論,亦拒絕承諾保障同學為校政發聲之權利。</p> 社運 普通話豁免試 浸大 Mon, 12 Feb 2018 15:50:50 +0000 獨媒轉載 1055167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判決放大鏡】香港法庭理解的暴力示威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52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16165033346_a7d3cf1a12_k.jpg?1518434900" /> </div> </div> </div> <p><strong>(長文慎入)</strong></p> <p>文:K 、腸<br /> 編:Aberdeen</p> <p>三子終審庭判詞中的核彈在於此句:「有暴力的非法集結案,即使暴力多輕微,法庭也不會再容讓,考慮了案件的嚴重性、破壞社會安寧的風險及恐懼、涉案的人數後,即時監禁將會是正當的判刑。」</p> <p>不論是上訴庭及終審庭的量刑判決,都清晰表明按參與程度、所涉暴力等量刑會更重手;即使進行中的案件如反釋法案、暴動案等因追溯力而不受這些量刑準則影響,法官量刑時必然會考慮到案情嚴重性等一系列因素。到底何謂暴力?此案後如何保障眾人示威時不會被懲罰?</p> <p><strong>什麼是示威權?</strong></p> <p>在香港,示威權由《基本法》第27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17條下的和平示威權所確立。2013年《周諾恆案》中,終審庭重申對和平示威權利的保障:「終審法院多次肯認,此權利是香港制度的核心,他亦保障了社會的穩定及進步,容讓衝突、社會矛盾及問題以公開對話及辯論的方式進行。示威是可自由結集及表達意見,即便那些意見是不受歡迎、不入流或有冒犯性質,或者針對當權者的。社會對這些言論的容忍正正是多元社會的指標。與此同時,眾人必須留意這些自由非絕對,示威者必須確保他不超過憲法權力下的界線。」</p> <p>一般來說,對此權利的任何限制,即使是基於正當的理由(例如避免對他人身體導致傷害、對財產造成損傷、對社會做成混亂等),都必須合理及相稱。根據人權法的相稱原則三部曲,公安條例下的預防「破壞社會安寧」的罪行元素須從嚴解讀,免得刑事責任太容易出現,對和平示威造成太大的限制。除了與定罪相關外(《周》案),量刑時示威權和相稱原則亦應是主要的考慮。</p> <p><strong>涉及示威權下的量刑原則?</strong></p> <p>在2013年《香港政府訴泰歷》案,該案涉及示威者在示威時襲警。當時高等法院原訟庭張慧玲法官處理被告的刑期上訴時說明,這方面並沒有量刑指引。判案時考慮的包括案情及被告人的背景等所有環境因素。當時裁判官也考慮到在《公安條例》下,被告的襲警行為有可能陷其他示威者於不義,令和平集會變得擾亂秩序的行為,因而是加刑的因素。另一加刑的因素是當示威者遊行阻擬交通之餘,「指揮整個隊伍衝撃警方防線,罔顧其他人及警方的安全」也是加刑因素(2013年張慧玲法官在《葉寶琳案》判決)。回顧一系列的本地案例,法庭亦沒有為公安案件定下量刑準則。</p> <p>但是「歪風」始於2014年:法庭延伸了暴動案中強調暴力傷害的判刑考慮至非法集結案當中,並拒絕考慮被告的犯案動機。《戴志誠》案,當時是示威者反對網上23條而衝撃立法會,處理上訴的原訟庭接納2002年有關暴動的刑期覆核《Cheung Chun Chin》案及《Tse Ka Wah》案等,同樣適用於非法集結。在2017年《許嘉琪》案,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就暴動罪判刑時亦採取類似的看法:「無論有任何不滿,一旦使用暴力就沒有分別,因為暴力對人、對社會造成的傷害,不會因施暴者有着不同目的而有所改變。」然而,如法夢以往文章所述,非法集結與暴動兩罪不止程度有別,更有本質上的不同。譬如時任署理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司徒敬在《Cheung Chun Chin》案指出,暴動罪的嚴重性,在於被告在觸犯非法集結罪之外,還被證明了曾實際上使用暴力。相反,非法集結罪網羅的行為,只是「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地害怕有暴力發生,定義上並無包括對被告實際使用暴力的指控,所以本身就不符合暴動罪判刑的前提。如此情況下,將非法集結案件當作暴動罪一般處理,原則上令人難以理解。</p> <p>在2017年上訴庭《梁曉暘》案第87至97段,上訴庭為界定刑罰在不同情況下的目的(即保護公眾、加諸懲罰、公開譴責、阻嚇罪行、補救性質及更生改過)而定下了的一系列準則,似乎正是延續此一脫胎自暴動罪的邏輯:</p> <p>「守法義務的相互原則」:市民要先守法才享用權利,法庭援引的是《基本法》第三章及第42條指香港市民有責任守法,「當所有香港市民行使受法律保障的權利時,也必須遵守法律,香港市民只可依法行使權利」。</p> <p>「維持秩序原則」:法庭認為維持秩序及保障其他人權利是法治之本,「若不維護公共秩序,各種自由和權利極有可能在無法無天的混亂狀態下消失」。所以只要示威者犯法,違法者不能說法律制裁他們是剝奪或壓制他們的示威、集會和言論自由,因為法律從來都絕不容許他們以非法的手段或方式來行使那些自由。</p> <p>「預防及阻嚇後果原則」:法庭認為,因為《公安條例》下的非法集結無疑是預防性的法律,法庭認為示威者利用人多勢眾來達到他們之共同目的、情緒高漲時暴力很容易發生,引致嚴重的後果。所以,「非法集結必須有預防措施,避免社會安寧可能被破壞及破壞社會安寧所引發的嚴重後果」,法庭必須就非法集結的嚴重後果課以相應的懲罰。</p> <p>「暴力加刑」原則:如果示威者使用或有威脅使用暴力,這是加刑因素。考慮到每個人的環境背景,「至於犯案者的個人情況、無論犯罪動機或原因是他們自認為多麼崇高、其他違法者罪責是否更重等,一般來說全都不是有力的求情或輕判的理由。」</p> <p><strong>了解了和平示威權 我們來了解暴力示威</strong></p> <p>這次終審庭主要引用《周》案第39段說:「當示威者參與與暴力相關及暴力威脅相關的行為,示威者就踩過界,從憲法下保障的權利行使變成非法行為,受法律後果及限制約束。同樣亦會約束那些侵害他人權利自由的示威者。所以法律會為和平示威的行為畫線。」但這一段明顯只是附帶意見,對所謂暴力與否的界線並沒有立下權威意見。</p> <p>這次三子並非因任何傷人的條例而被控告,《黃之鋒案》的案情亦從來沒有指控他們直接傷害他人;再次提醒《公安條例》下的非法集結罪的元素,只有考慮到當時被告的行為有沒有挑起其他人可能的暴力行為或混亂,或被告有沒有這個意圖引起混亂。暴力定義的確不在於被告行為本身,而是其他人如何解讀他們的行為及可預計作出的反應。例如之前一系列的案件中,控方並不需要證明示威者如何用手或腳衝撃警察防線,只要他的行為有可能招至另一人的合理地害怕就足夠。</p> <p>在《周諾恆》案中,列顯倫法官就引用了R v Chief Constable of Devon &amp; Cornwall [1982] 1 QB 458作出個有趣的比喻:「換了是甘地,他也會悲哀的發現,他的消極抗議也只有當反抗是成功時才會是被動。」這就是說在現行的社會秩序有關的法例下,如果當時其他人或警察決定以武力對待,示威者必須也會因此被視為破壞社會安寧,因而犯法。</p> <p>法夢相信沒有人會反對限制暴力行為,問題是何為暴力?雖然現時法庭並沒有講清楚到底被告因什麼具體行為而被判定為暴力,可猜想主要是三子曾經爬閘,並在事件整體來說,有十名保安受各程度的身體損傷,所以被告不是在行使憲法權利。以現行法律概念來說,他法律上的確乎合一直以來的解釋。但單從本案案情推論的暴力行為的囊括範圍及因果關係顯然也是有點脫離脈絡。</p> <p><strong>小推撞小損傷真的是暴力嗎?</strong></p> <p>在非法集結案件中,暴力或暴力的威脅是包括對他人的暴力行為、擾亂秩序行為(梁曉暘上訴庭案、第96段)。在終審庭及上訴庭的判決都見到,就算沒有人受傷、或沒有財產損傷,暴力行為的*威脅*也是非常關鍵的考慮因素。如之前的解讀,非法集結罪名是預防性的,而非僅考慮到被告實際行為。</p> <p>但此解讀卻會對和平示威權會造成極大的損害,可以分為三個方面:一、對武力的解讀過嚴實際削弱了示威權;二、量刑的衡量中會忽略了示威遊行的犯案動機;三、責任轉至示威者。</p> <p><strong>(一)過嚴解讀判示威權</strong></p> <p>相比起終審庭所指,示威者一旦觸犯非法集會罪即失去示威權的保障(第69段),歐洲人權法院明顯地更尊重示威權。法律工具書Halsbury也引用案例指,就算示威有可能導致混亂、而在組織者控制之外,這個示威遊行依然受人權法保障。</p> <p>譬如終審庭庭上的辯論及上訴人陳詞中都曾提及的案例Taranenko v Russia,該案的示威者衝入政府建築物示威。人權法庭認為示威者的行為,雖然有一定程度的混亂及導致一些損傷,但並不等於暴力(第93段):「他們沒有配有武器及沒有用暴力或武力,除了推開阻止他們的保安。之後隨後的混亂並不是他們原來的計畫,而是對保安人員阻止他們進入大樓的反應。而且,示威者沒有親手參與在損傷大樓的建築部份。」因此,法院認為刑罰不應造成寒蟬效應,使市民因害怕刑責重罰,不敢再自由參加集會及發表政治意見。終審庭常任法官鄧國楨法官在庭上似乎亦認為此判決具一定參考價值,可惜卻沒有在判辭中詳述他就此的看法。</p> <p>最近,歐洲人權法院在2018年1月30日的Barabanov v Russia判決重申,如果使用暴力的示威者並非事前即有意圖在大型集會中使用暴力,或沒有首先使用暴力引起混亂,又沒有預謀或意圖引致混亂,他並不需要為示威中的混亂負責。即是說,他仍然受集會自由保障,不應受不合比例的懲罰,而法庭判刑時亦要考慮嚴刑會否造成寒蟬效應。</p> <p>該案案情正是說,被告看到警員不必要及無差別拘捕示威者才引致示威者傷及警察,政府不能引用那些引起社會混亂及政治動盪等風險而重判示威者。該案被告不是帶頭也好,警方大規模的捉捕卻會令市民不敢示威遊行,有寒蟬效應。在另一案Stepan Zimin v Russia中,被告有在現場叫政治口號,歐洲人權法庭指這構成行使表達自由和集會自由,應構成減刑因素。</p> <p><strong>(二)量刑忽略犯案動機</strong></p> <p>犯案動機可分為三個層次,一般犯案動機、為行使憲法權利的動機、公民抗命的動機;三子代表律師認為後兩者顯然應給予比重,特別是當被告從頭到尾都不主張暴力、而且有一直有正當的政治訴求的時候。然而,這次終審庭卻認為,因為行動暴力不合法,已不符後兩者嚴格的定義,不應給予任何比重。儘管如此,究竟一般犯案動機,包括行動非為私利、抗議政府政制改革建議的目的,應否給予考慮呢?雖然終審庭似乎認為原審裁判官在本案中考慮此等良好動機並無不妥(第99、104-105段),但沒有詳述實務上以後法院應如何處理相關議題。</p> <p>無論如何,終審庭認為,因為集會有非法及和平之別,前者不受憲法保障;被告不能在非法集結罪成後再行求情說,自己只是行使言論自由及集結自由的憲法權利,因為他的犯罪行為本質涉及暴力,而示威者並沒有行使暴力的憲法權利。同理,法庭並不會接受對和平示威的憲法權利有寒蟬效應作為暴力行為的藉口。</p> <p>但是按英國及紐西蘭的案例,只要示威者並無蓄意使用暴力,法庭應充分考慮其(符合民主原則的)政治信念及非為私利的動機。譬如根據法夢之前介紹過的R v Al-Dahi或R v Smith等英國案例,示威遊行期間發生的肢體衝突,與「愚蠢盲動」、以發洩或破壞為目的的武力不能相提並論,前者一般應處以即時監禁以外的刑罰。</p> <p><strong>(三)責任轉至示威者</strong></p> <p>在東北案中上訴庭明顯認為示威者有責任不要把公眾帶到擾亂秩序及暴力行為的風險之中。如有示威者煽動同樣的行為,這也是個加刑的因素。終審庭並沒有反對此說法,並繼而肯定一系列向示威者加刑的因素,包括 (1)暴力行為是有計畫或是偶發的、涉案人數、暴力的程度(有沒有武器、武器的數量)、暴力的範圍(地點、地點的數量)、暴力行為的長度(事件維持的時間、警方在此之前有沒有作出警告)、參與程度(是否集會組織者或領導者)等等。這些因素,譬如整體暴力的程度,明顯不屬個別示威者(包括組織者)可以控制的範圍。換言之,示威者在現行法律下除了自身行為須屬和平外,更一定程度上要為其他人的行為負責,以確保集會並無違法之處。</p> <p>這說法明顯與人權法下的政府責任有衝突。終審庭在《梁國雄》2005年案中接受,政府有正面的責任保障示威權,包括向和平集會提供合理合適的協助。雖然在香港如果示威者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即為不合法集會,但在其他國家,就算是示威有可能被反對意見者阻止(反反示威的情況),不論政府採用什麼手法,國家亦有一定的正面責任維持秩序及促成真正有效的示威:Plattform ‘Ärzte für das Leben’ v. Austria、Barankevich v. Russia第32段、周案第24段。</p> <p>但是多個案例在實踐方面是阻止了此責任,反而法庭認為,當示威者情緒高漲、暴力有可能發生,警方可依法維持秩序。不論警方行動有沒有構成限制,這也是對示威權的合理限制(見《陶君行案》45-47段)。</p> <p>此案並不是上訴案,它只是刑期覆核案件的上訴,於是終審庭只處理單一議題:裁判官的量刑(社會服務令)是否原則上犯錯或明顯過輕?終審庭也只處理四個法律問題:上訴庭在處理刑期覆核中事實裁決、新量刑標準、犯罪動機的加減刑因素、青少年犯罪判刑四大範疇中有沒有出錯?</p> 社運 司法 重奪公民廣場 禁止衍生 Mon, 12 Feb 2018 11:31:40 +0000 法夢 1055152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批九巴只顧賺錢 巴職聯要求改善車長待遇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37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0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25325018767_d06f920ac7_k_0.jpg?1518325247" /> </div> </div> </div> <p><font color="red">(獨媒特約報導)</font>一架九巴872線雙層巴士昨晚在大埔公路翻側,造成19死、64人受傷。該名兼職車長涉嫌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被捕。香港巴士業職工聯盟今早到九巴總部哀悼死難者和抗議。工會批評九巴只顧賺錢,聘請大量兼職車長,造成工作零散化;但卻不願改善巴士車長的待遇和福利。</p> <p>他們在行動前先進行默哀,並扣上黑紗哀悼死難者。職工盟統籌幹事王宇來對意外感到沉痛和遺憾,強調今次意外反映制度存有問題, 因為車長工時長但底薪低,而兼職車長數目近年不斷增加。</p> <p><a data-flickr-embed="true"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mediahk/28416513609/in/album-72157692509014084/" title="IMG_4629"><img src="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625/28416513609_f20729b908.jpg" alt="IMG_4629" /></a></p> <p>巴職聯主席林錦標讀出工會聲明, 表示曾要求當局正視問題,但都沒有得到政府和巴士公司正面回應。 他指在去年9月城巴E21A路線在深水埗發生嚴重交通意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表示會檢討車長工時指引, 但一直敷衍了事。他提到全職車長一直是長工時和底薪低,令他們容易離開這個行業,斥巴士公司以獎金吸引新人入行,是治標不治本,無助改善問題。</p> <p><a data-flickr-embed="true"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mediahk/25325016957/in/album-72157692509014084/" title="IMG_4626"><img src="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694/25325016957_2def621f03.jpg" alt="IMG_4626" /></a></p> <p><em>右為九巴員工協會副理事長郭偉光</em></p> <p><strong>工會理事:兼職車長質素參差</strong></p> <p>運輸署制定的《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是工作14小時,實際駕駛則是11小時,工會一直要求運輸署立法規定改為工作12小時,實際駕駛改為9小時,保障車長安全。</p> <p>在九巴工作了30年、九巴員工協會副理事長郭偉光則指政府漠視業界的訴求,而在兼職制下,車長的質素參差和零散化,批評九巴不珍惜資深車長。郭偉光又提到,今次意外的司機是由全職轉作兼職,反映長工的收入不足應付日常開支,才需要轉職賺取額外收入:「公司仲要求督察和站頭車長都需要考巴士牌,先有升職機會。」</p> <p><a data-flickr-embed="true"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mediahk/40163635122/in/album-72157692509014084/" title="IMG_4596"><img src="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698/40163635122_4fab63a488.jpg" alt="IMG_4596" /></a></p> <p><strong>李卓人:林鄭終於「知死」</strong></p> <p>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表示對死難者表示哀悼及深切慰問死者家屬,他指問題是日積月累及惡性循環,很少新人入行,未能留住車長:「淨係諗賺錢,唔諗留住有質素的車長,仲叫文職做車長。九巴高層尋日鞠躬道歉,但就唔監管個制度同兼職?」他指出「兼職員工」的兼職同樣是 駕駛車輛,車長會有疲勞駕駛問題,運輸署卻無動於衷。</p> <p>李卓人重申,工會要求增加底薪和減工時。他又質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委任法官作獨立調查委員會主席,明顯是對政府部門不放心,形容對方終於「知死」:「知道運輸署有幾hea啦?但已經死咗咁多條人命。」工會星期二會在行政會議前向林鄭月娥遞交信件,反映車長訴求;並向委員會提出系統性及全面的建議,希望可以改善問題。</p> <p>記者:麥馬高</p> 勞工 社運 九巴 大埔公路巴士車禍 巴士 特約報導 禁止衍生 Sun, 11 Feb 2018 05:10:44 +0000 獨媒報導 1055137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被揭「九龍角落」宣傳品存放學聯 秘書長李軒朗認無知會常委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35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286"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27797819_10215552136415383_6396936525007144507_o.jpg?1518316465" /> </div> </div> </div> <p><em>(陳珏軒Facebook圖片)</em></p> <p><font color="red">(獨媒特約報導)</font>現任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董事陳珏軒昨日(2月10日)<a href="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33">發現學聯會所內擺放了政治團體「九龍角落」物資</a>,包括易拉架、印章、宣傳單張、揮春等,懷疑身兼學聯秘書長的九龍角落主席李軒朗公器私用,遂於Facebook個人帳戶公開相關照片,並要求學聯常委會主席劉昕雋解釋常委會事前有否批准九龍角落擺放物資,以及學聯外借場地的準則。</p> <p><strong>常委會主席劉昕雋:今日交代 盼常委認真審視</strong></p> <p>大約一小時後,劉昕雋在Facebook個人帳戶回應指,不與任何政治團體或組織作緊密聯繫應是歷屆學聯共識,將會於今日(2月11日)公開學聯的借場準則及程序,和九龍角落儲放物資的申報事宜等。另外此事將交由常委會討論,劉亦建議常委以「律己以嚴,待人以寬」的原則認真審視此事。決議最遲於今日進行及公佈,亦會在2月24日的代表會討論並處理。劉本人其後在該帖子上留言:「哩點都幾重要。事前並不知情。」</p> <p><strong>嶺南常委陳峻軒留言:不是常委共識</strong></p> <p>前學聯秘書長羅冠聰亦有在個人Facebook分享陳珏軒的帖文,並公開質詢現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和學聯常委會是否有共識借用場地。現任嶺南常委陳峻軒留言指「唔係常委會共識」。不過中大會長區子灝則留言指,他本人有表示過同意,但不肯定是否有在常委會上達成共識,需要翻查會議記錄,今天將會答覆大家。</p> <p><strong>李軒朗:短期擺放 沒有知會常委</strong></p> <p>記者就此事致電學聯秘書長李軒朗查詢,李在電話中表示:「我哋從來冇打算將呢度變成私家儲物房之類嘅。係咁啱啲嘢(宣傳品)訂到嚟,我哋未拎得切返各自的屋企。」他指宣傳物品在大約兩星期前送貨,原本放在學聯門外,但是「有一天唔知點解變晒响雜物房......唔係我放入室內的,我要問番係邊個放入去嘅。」他又指宣傳物品只是短期擺放,「基本上我哋都準備自費租地方,擺喺度其實都係半個月嘅事,咁我哋一定會清走。」</p> <p>至於學聯常委就九龍角落擺放物資在學聯會所室內或門外是否知情,李軒朗承認:「我係冇同常委知會聲,嗰日我係有知會聲我上去開會嘅,常委都清楚我做緊社區組織,有兩三次開會(九龍角落會議)我都有在常委會上問。」他坦言自己在這件事上「有少少失手的地方同溝通唔係咁足的地方」,希望不會影響到學聯現正進行的架構改革諮詢。他又指:「我諗九樓(指學聯)有好多不同組織的物資,咁都要fair少少,唔係淨係我哋組織物資喺度。」</p> <p>李及後透過訊息向記者作補充,指物資是昨天(2月10日)早上由九龍角落各成員帶到學聯門口集合,帶到大角嘴開街站,及後他一人將物資帶回學聯,其他成員離開,因圖一時之便,及以一人之力無法帶走物資,遂先存放在學聯雜物房。</p> <p>他又稱九龍角落設有辦事處,「根本毋須佔用學聯場地長期放物資,只是我今日太攰無手尾無拎走」。他較早前透過個人Facebook專頁發出道歉聲明,承認「是次做法或欠妥當」,並影響學聯形象。他又指,現時除了兩個不知所蹤的易拉架外,再無任何九龍角落的物資存放在學聯。其說法與早前跟記者說兩星期前宣傳品「送貨」後暫存物資在學聯不乎。</p> 社運 九龍角落 學聯 特約報導 Sun, 11 Feb 2018 02:44:08 +0000 獨媒報導 1055135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學聯諮詢會的空櫈——蘋果日報報導之澄清及補充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34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450"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_fin.png?1518314622" /> </div> </div> </div> <p><strong>背景</strong></p> <p>我們是中大基層關注組(下稱基關組)的同學。基關組在2000年成立至今,一直以非建制學生組織的身份參與不同社會運動,也重視學聯和社會運動資源中心(下稱八樓)的改革。去年,學聯開展「六零架構改革」[1],當中一項是「全面收回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我們身邊也有同學透過八樓認識甚至參與不同社會運動,是以我們反對學聯「先收樓後諮詢」的粗暴處理,過去半年積極參與學聯架構改革諮詢。</p> <p>然而期間學聯粗暴的處事手法,違反諮詢承諾等行徑,令我們不得不在2月4日諮詢會明確抗議。蘋果日報翌日刊出了一篇六百多字的報導[2],許多問題不是沒有提及,就是一筆帶過。我們在此澄清和解釋清楚我們身份、抗議的來由。</p> <p><strong>澄清之一:我們是學生,不是自治八樓成員</strong></p> <p>報導刊登後,有人指我們是自治八樓成員,但其實不是。我們一直以來也是以學生的身份抗議,當中有人參與過八樓活動、有人僅聽聞八樓、有人在學聯「收樓」才知道有這個地方。我們認同自治八樓的理念,但並不等同是八樓成員,正如學聯秘書長也認為自治八樓過去工作有貢獻,但顯然他並非八樓成員。強調這點意不在避嫌,而是不希望我們的觀點會被這頂「幫八樓」的帽子所掩蔽,例如:</p> <p>一、我們認為自治八樓對學生運動重要,但不認為它是完美無瑕的,需要批判的地方也頗明顯,例如現時八樓成員沒有學生。但這不妨礙我們指出學聯現時處理八樓事宜的做法是有問題的,詳見下文。</p> <p>二、這次風波普遍被描述成學聯與八樓之爭,但我們希望指出有部份的反對聲音是來自學界內部的,亦包括被學聯「代表」的同學。</p> <p><strong>澄清之二:我們的要求是否太苛刻?</strong></p> <p>報導提及學聯常委會主席劉昕雋聽到諮詢不足的問題時,「一度激動落淚指學聯在經歷退聯潮後面對人手、時間困難,學生對學聯的要求,並非『今屆學聯咁嘅人數』所能及。」 [3]</p> <p>我們的要求指學聯兌現首次諮詢會(8/10/2017)的承諾,分別為(一)製作懶人包,(二)在各成員院校加開諮詢會[4],我們認為這些是諮詢同學意見的基本工作。至今將近五個月,學聯仍未執行上述承諾,是否苛求,也請大家自行判斷。</p> <p>首次諮詢會上我們提出假如人手不足,我們可以提供協助。由十月到一月初,一直沒有上述兩項工作的消息。1月13日我們列席學聯會議,會後主動詢問才得知學聯並沒執行之前承諾,期間學聯沒有聯絡我們或公佈任何消息,遑論向公眾解釋。其實,若學聯代表發現沒有人手辦諮詢,但仍覺得議案重要而決定推行,也可以向公眾解釋自己的難處,但學聯沒有。同時間,學聯已在業權的法律問題上籌備多時,撥款十萬元處理及發律師信、截電,要求八樓成員2月21號前遷出。此舉難免令人覺得,學聯稱人手資源不足不過是推託——代表們根本不想辦諮詢,漠視一般同學的意見。</p> <p><strong>半年來,我們在學聯的經歷</strong></p> <p>過往半年我們也順著學聯諮詢程序,嘗試在制度裡溝通:提交八樓空間使用方案建議書、出席全數諮詢會、列席幾次學聯常委會及代表會,甚至撰寫諮詢安排及諮詢日程建議書。然而我們看到的學聯卻令人極端失望,數落如下:</p> <p>一、沒有履行10月諮詢會上發放資訊、舉辦諮詢的承諾。</p> <p>二、諮詢會上各成員院校代表幾乎都沒有出現[5],秘書長和主席每次只官腔地重複:他們不評論代表缺席的問題,不能強逼代表出席。我們質疑連代表都缺席還怎樣諮詢,秘書長卻指要問責請找自己院校的代表。</p> <p>三、在列席學聯會議參與討論時,部份代表嫌棄我們發言內容冗長和重複,更以議術議案中斷我們發言。[6]</p> <p>四、幾乎所有會議日期都在開會前兩三天才在Facebook公佈,且大部份代表會的會議文件我們在會議前一天都未得與聞。</p> <p>五、更誇張的是,諮詢程序尚在進行,學聯便已經通過受同學質疑的議案,包括強行通過《會章修訂草案明細》、《就處理金輪大廈八樓A室物業未來使用安排之考慮要項明細》,以及在未有任何討論下,通過就收回八樓A室單位事宜撥出港幣十萬元的議案[7]。</p> <p>即使同學完全不關心收回八樓的問題,也會對學聯諮詢過程的敷衍了事和粗暴感到驚嚇。權力上學聯代表比我們高,而諮詢日子是他們定下的,然後缺席諮詢會的又是他們,會上許下的承諾沒有履行,還要在其他會議上鑽章則的空子,那我們還可以怎樣諮詢下去?</p> <p><strong>不是學聯與八樓之爭,而是學聯代表對學生</strong></p> <p>一次學聯常委會上,中大代表曾表達不需進一步諮詢同學的理由,大意為「關心學聯的同學自然會關心,不關心的同學叫也不會來」[8]。這不單純是消極,更反映有代表拒絕了解同學。代表不問同學受到甚麼限制,也不問同學需要甚麼才能參與(譬如是容易消化的諮詢文件、方便的諮詢地點、諮詢會以外的意見收集渠道),卻急於將同學與「冷漠」、「不關心社會」等等標籤扣連,突顯自己已經對學界問題十分了解,為學界下了最好的決定,漠視諮詢會上的反對意見。雖然,荒謬的是,我們同學真的來了諮詢會,院校代表卻沒有出席。</p> <p>這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精英心態,才是學聯失去同學信任的原因。我們無意否定學聯面對的困境,譬如退聯後人手不足、學生參與度不高等。基關組每年總會遇上不怎樣關心基層的新同學,但我們不認為他們是政治冷感、不可溝通的對象。我們都在社會長大,很難不受鼓勵服從的中學教育、社會去政治化的氛圍影響,因此才更需要與同學溝通,一起反省和檢驗過去所認知的常態。例如思考自己和清潔工之間,除了顧客和員工,還可以是甚麼?作為一個沒有註冊、自發的學生組織,基關組的條件也不見得好過學聯多少吧,但起碼在過去幾年的實踐裏,我們發現同學並非那麼被動,大部份都願意交流,有時反而使我們的想法有所修正。</p> <p>我們以自身經驗作結,旨在說明我們不僅關注八樓去留,也反對學聯現時漠視同學意見的態度,以及背後的精英心態。</p> <p>中大基層關注組</p> <p>註釋:</p> <p>[1] 根據我們理解,「六零改革」分為兩部份,一為修章改革架構,二為收回八樓單位。<br /> [2] 詳見蘋果新聞,《學生抗議學聯收回「自治八樓」》<br /> [3] 詳見蘋果新聞,《<a href="https://goo.gl/d5EmR5">學生抗議學聯收回「自治八樓」</a>》<br /> [4] 詳見《【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第六十屆第一次學聯改革討論諮詢會】(第一段)現場錄影》(1:24:00) ,秘書長李軒朗之<a hre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RVjWoiYSq8">發言</a>。感謝中大校園電台提供錄影。<br /> [5] 學聯現時有15位院校代表(中大5人,科大4人,嶺南及樹仁各3人),然而每次諮詢會除了沒有投票權的中央職員(黃浩然、李軒朗及劉昕雋)最多只有2位代表出席:<br /> 第一次諮詢會(8/10)的學聯代表:陳峻軒(嶺大)、區子灝(中大)<br /> 第二次諮詢會(22/10)的學聯代表:陳峻軒(嶺大)<br /> 第三次諮詢會(4/2)的學聯代表:譚偉斌(科大)<br /> [6] 詳見《【<a hre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FrJZ9hthxc">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第六十屆代表會第三次常務會議】現場錄影</a>》(4:20:40)。<br /> [7] 詳見《【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第六十屆代表會第三次常務會議】現場錄影》(4:37:25),當中秘書長李軒朗建議代表提出閉門會議,之後代表會主席回應未有相關條文,因此不能閉門會議。其後,這十萬元的議案在<a hre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FrJZ9hthxc">沒有任何討論之下通過</a>。<br /> [8] 中大代表兼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區子灝曾在10月28日的常委會中向我們表達上述意思。</p> 社運 學聯 學聯八九樓之爭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自治八樓 相同方式共享 Sun, 11 Feb 2018 02:03:42 +0000 中大基層關注組 1055134 at https://www.inmediahk.net 點解要比我見到啲咁嘅嘢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133 <div class="field field-type-filefield field-field-image"> <div class="field-items"> <div class="field-item odd"> <img class="imagefield imagefield-field_image" width="600" height="286" alt="" src="https://www.inmediahk.net/files/column_images/021_0.jpg?1518285396" /> </div> </div> </div> <p>話說今日上學聯簽文件(應該都係我任期最後一份),但比我見到太多唔應該喺度出現嘅嘢,有無管理員,例如劉昕雋、李軒朗可以解釋吓?</p> <p>第六十屆學聯代表會副主席劉昕雋先生台鑒:</p> <p>本人於2018年2月10日晚上前往威特商業大廈之學聯會址(又稱九樓)履行公司董事職務,簽署關於董事名單更新、委任人士處理收回八樓及西環物業租賃事宜之文件。惟本人進入會址後,赫然驚見一批「九龍角落」之宣傳品,包括易拉架、單張、印章等。</p> <p><a data-flickr-embed="true"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mediahk/39476908054/in/dateposted/" title="023"><img src="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746/39476908054_b8d447876b.jpg" alt="023" /></a></p> <p>學聯作為學界平台,絕不應助長任何公器私用行為,使學聯淪為任何政治團體或組織之私人空間。本人對此感到震驚,並希望學聯代表會跟進並回應:</p> <p>1. 學聯外借場地之準則及程序如何?過往有何團體能夠借用學聯單位?</p> <p>2. 政治團體「九龍角落」有否向學聯常委會申報/申請借用九樓作儲存物資、進行會議等用途?</p> <p>3. 如有,能否提供相關紀錄?若否,學聯代表會會否就此傳召秘書長解釋有關事宜?</p> <p>本人已就此事致函學聯代表會,並於網上平台以公開信形式發佈,敬候代表會回覆。電郵隨函附上本人於九樓攝得之證據,以供參考。如有任何查詢,歡迎透過 <a href="mailto:kokhinchan@gmail.com">kokhinchan@gmail.com</a> 聯絡本人。</p> <p>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董事<br /> 陳珏軒謹啟<br />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p> <p>註1:本人已經履行職責,簽署公司董事文件,內容包括收回八樓。<br /> 註2:啲易拉架係我打開嘅,原本擺喺雜物房,亦都已經收返埋,廢事聽日被人見到咁丟架。<br /> 註3:其實我本身只係心血來潮周圍搵嘢睇,仲影咗好多關於以前自己做學聯嘅點滴,例如中大代表比我嘅致謝動議,諗住懷緬吓過去,但而家我只係剩得番成肚火。</p> 社運 九龍角落 學聯 李軒朗 禁止衍生 Sat, 10 Feb 2018 18:01:07 +0000 陳珏軒 1055133 at https://www.inmediahk.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