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同學,香港人不激進

廣告

廣告

參與了幾天的反國教集會和留守,我的感受很深。

我是一個將會升讀大專的學生,講了n次,我讀的中學叫金文泰中學,是吳克儉的母校。在中學年代,我曾經也是學生會和社運的熱血份子。但因為種種原因,我的熱血已經不及當年,這幾天,我以一個很平凡、很普通的參與者的身份去投入這場學運。

我形容這一場是"學運",是因為這場運動是由學生主導、充滿學生特色的運動。一場抗爭,在學生的手上變成了一課又一課的公民教育課:沒有衝擊、沒有暴力,每天只是坐在廣場叫口號、絕食,用一個最和平的手段去反對一個我們認為不正確的課程。而藝術家、攝影師、音樂人、文化人就利用自己的創意去表達訴求:進行行為藝術、攝影活動、作曲、填詞,這些行為創新但不暴力、和平理性。而市民大眾用自己的能力自發去清理廣場、清理洗手間、為救護車讓路。每天的集會根本就是一課又一課的公民教育課,集會的行動和安排以及市民的自發性完全體現了公民社會應有的質素和理性,課後則讓大家暢所欲言,一起唱歌跳舞,形成一個嘉年華式的活動。這場學運根本上連半點激進都比不上。

很可惜,我個人有一部分的同學不是這樣認為。我不介意有朋友支持國民教育,至少他們有自己的立場,我們要明白一個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地方就是大家都有不同的聲音,不論你同不同意都值得尊重,社會應重視大多數人的意見之餘同時少數聲音都應被保護和肯定,所以我會Agree to disagree。但我身邊的朋友他們就連國民教育的本質和意義都不明白,令他們毫不關心這場運動。每次我私下邀請他們一起去政府總部,他們不是說"咁激進做乜"、就是"不如開枱啦"。

是的,我們一直都被洗腦,一直都被中環價值洗腦。記得以前做學生會,每次對校方的不滿我其實都只不過是在網上和校內寫文章去批評、去反思,但同學總以我facebook的言行就覺得我想出位和激烈。有時間唔溫書就打波媾女啦,搞咁多做乜? 結果我們的內閣是舉辦了許多成功的活動,但推動校政發展仍是毫無建樹,我很抱歉,也很無奈。

各位同學,甚麼是激進?我記得以前我跟另一位朋友討論反高鐵,我說如果政府不撤回方案的話,民眾應該以一個更強硬的行動去表達訴求。同學的回應幾乎同媒體的一式一樣:搞咁多野,阻住d交通,叫人點搵食?我曾經以為這句說話沒甚麼,但想深一層,是不是我們的行動升級,即使是有秩序地進行,但只要對交通和民生有阻礙,就不應有進一步的抗爭?抗議不公義的議題是人權生活基本的權利和公民對社會的義務,在合乎社會公義的原則下這個權利受法律保障。香港是示威之都,但大部分的示威遊行集會都是和平地進行,絕少演變成暴動和混亂,可見香港人的質素是何其高。這次的學運,香港人展示了高度的理性和冷靜,完全是一個和平示威的典範,受到國際高度評價

在一個和平理性的集會,我們只是對社會造成了一些合理的阻礙(楊美雲案的判決可以引證,阻街可以很合理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1790 ),我們沒有破壞之餘,又為社會帶出一些新思維和想法,怎能說我們激進?

去集會之前在kfc吃飯,香港人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一大張優惠劵大家share用;救護車到場,香港人自發築起人鏈為救護車讓路;剛剛的留守政總,我對香港人絕對有信心,把電話和銀包----我身上僅有的財產暴露在大家的視線之下入睡,醒來後電話和銀包都原封不動。這些香港人,很文明,很友善,很和平。我想問,這場運動激進嗎?

每天的集會,我沒有站在最前線。我沒有好像許多的同學又做義工又做統籌,選擇只是在廣場或者馬路的一個角落用最卑微的聲音、最堅強的意志、擺出最明確的手勢,向我認為不公義的政策說不。有誰可以說我們激進?坦白說,最激進的人,就是沒有切實了解或參與下把自己不理解的行動打做激進派。

在這幾天,我看到為數不多的金文泰同學或畢業生。作為吳克儉母校,我們更有義務去表達自己的意見。不論你支持也好,反對也好,互相了解,互相討論。我很希望各位金文泰中學的同學和畢業生可以站出來,以實際的行動去實踐自己的意見。

另外,我有一位朋友希望以個人身份向香港足球界作出呼籲:各位支持本地足球多年的朋友,因為聯賽已經開鑼,我們難以每日到廣場聲援,但如果各位球迷想出一分力,可以在本週和下週(其實我想下星期應該不用了)手臂纏黑紗入場睇波。前晚,香港足球先生盧均宜入波後展示反洗腦手勢,又穿上黑衫聲援、GoalGoalGoal球迷大聯盟把底色轉黑,這都顯示香港足球界都可以為這場運動出一分力。

最後,謹向各位絕食者、義務醫護人員表達我本人對各位最祟高的致敬,希望我們可以繼續用一個最和平最冷靜的行動去感染這個冷漠的政府、感染冰冷高牆後的當權者,撤回國民教育,實踐公民義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