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湖以北:大陸還是內地?

廣告

廣告

究竟要怎樣稱呼羅湖以北的一片土地呢?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我們,從來沒有固定的答案。我不打算要學陳雲般講故仔,延續阿爺同小孫女的想像。我只想嘗試回憶和梳理成長期間,見證過的種種「北方論述」。

我記得小時候的印象是「大陸」,通常配上「燦」字使用。當中混雜了許多輕視、蔑視的意涵,乃自於兩地文化、文明程度差異之大,加上流行文化的渲染等而塑成的。現在想來,其實「大陸」不過是一種地理上的客觀描述:相對不過一千多平方公里的香港,北方廣闊土地不是大塊陸地(簡稱「大陸」),還可以是甚麼?回歸之後,「內地」一詞起而取代「大陸」。我不知道是誰創出這詞語來,怎麼也好,大抵都是出於一種「洗底」的願望罷:改一個新的稱呼,重新建立新的美好形象。從官府到學校,傳媒到商界,大家都改口叫「內地」。我漸漸也跟著一起喊著「內地」、「內地」。中間的過渡實在無法形容,也許是意識形態的教化,不存在理性的可解讀性。

或者,我們從來不能對羅湖以北的土地作出純粹地理性的描述,當中夾雜太多不能避免的權力拉扯。近日從D&G到雙非人引起的種種中港摩擦,雖然我沒有參加「蝗蟲撲滅中」的運動,但也自問最近改口了。突然驚覺如果「大陸」是歧視北方土地的稱呼,那麼「內地」不就是對香港自身的矮化了嗎?「內」的概念建築在「外」的相對之上。簡而言之,「內地」的意念無法獨存,必須以一「外土」的概念,彼此的意義才得以完整。如是者,羅湖以北既然是「內地」,香港則是未有明言之「外土(外島)」。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多時,卻還拘泥於內外相對的概念,難免讓人感覺親疏有別。

說,我們太過強調「香港人」和「大陸人」的分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其實又是誰開始這種隔離的呢?

(註: 本文於同步發表到個人部落格上, 參考連結為: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