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高鐵戰訊:1月8日前反高鐵運動日程 ‧ 功能組別高鐵分餅錄

高鐵戰訊:1月8日前反高鐵運動日程 ‧ 功能組別高鐵分餅錄
廣告

廣告

明天就是2010年,還有一星期就是1月8日財委會審議高鐵669億撥款的日子。這幾天看電視新聞和讀報,不時都會有人提到高鐵:什麼中國競爭力研究會的發言人都說高鐵好重要呀,你地快d批啦,什麼什麼議員在一個沒關係的場合又說快d批啦,運輸局長鄭汝樺重申菜園村已有八成村民已經登記啦,意思是佢地已經投降咗啦,你地為左幫菜園村而出來示威是捉錯用神了,之類。從新聞報道,一句質疑高鐵的聲音都沒有,這個現象代表什麼?代表那班反民主既得利益集團成竹在胸,氣定神閒?還是他們像電影《異型》的地球人一樣,從探測器中看到周圍的綠色光點逐漸逼近而感到萬分焦慮?

我是其中一顆綠光點,我與千千萬萬的綠光點互通,我們在各自的位置上盡心盡力,爭取社會公義,打破政治權力壟斷,希望環境、土地和生活更受尊重。新時代已經來臨!未來一星期,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兩個網絡,還有另外一些有心人,籌劃了一系列的活動,務求呼喚更多綠光點在2010年1月8日下午現身立法會。從既得利益集團看來,我們是吃人的異型,既然知道他們最怕什麼,大家就在這幾天養好精神吧!

●未來一星期活動簡介

一月一日
早上十一點: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到政府總部,向曾蔭權和鄭汝樺送出《阿凡達》電影戲票兩張,希望他們在一月二日中午十二時來到時代廣場和市民一起看戲,在戲中尋回做人的良心。
下午兩點半: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呼籲各反高鐵團隊和市民在立法會和皇后像廣場中間的通道集合,一起參加三點起步的爭普選大遊行。

一月二日
本日起至一月七日,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將於港九新界多個地區擺街站,派發刊物,讓公眾知道高鐵現方案的害處。
上午十一點半:「This is our land! 80后青年反高鐵放映會」,地點銅鑼灣時代廣場公共空間

一月三日
上午十一點:高鐵沿線苦主反高鐵大遊行,集合地點大角嘴埃華街公園
下午兩點半:藝游綠色菜園文化週壓軸活動,地點石崗菜園村

一月五至八日
八十後反高鐵青年「五區苦行」,詳情待定,暫擬於一月五日晚、一月六日晚和一月七日晚舉行三個地區晚會,地點分別為大圍、葵芳和旺角西洋菜街。

一月八日
反高鐵 停撥款 1月8全民BIG爆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劉慧卿今日表示,之前發信詢問各財委會成員,希望1月8日的會議有兩節﹝四小時﹞還是三節﹝即六小時﹞,有29名議員說要三節,18名要兩節,因此,1月8日的高鐵討論最長可以傾六小時。相信保皇黨和功能組別議員將盡全力在當日通過撥款,由於會議時間可能相當長,請各位作好預備。

如果各位有時間在上述活動中幫手,可電郵[email protected]留下聯絡方法。

●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1月1日普選遊行傳單﹝頁一連結頁二連結

沒有民主,人民就被欺負!
踢爆高鐵愚民規劃

用時間表來表達政府在規劃高鐵上使用的愚民手段,是希望從一個新的維度說明「劫貧濟富」在香港如何發生。高鐵本身是一項對富人更有利的基建,主要是節省商人、高級行政人員和專業人士的出行時間,為他們贏得更廣闊的賺錢空間。政府一方面以公帑為富人爭取時間,但另一面為減少一般市民和立法會代議士的阻力,盡量壓榨我們了解、議論和反對高鐵方案的機會和時間。有關高鐵的論爭要到09年9月起才開如熾熱,親政府的輿論打手胡亂批評反對者「太遲出聲」,事實剛巧相反,不是反對者遲到,而是政府用盡一切辦法隱瞞資訊和避免討論,到最後一刻才一次過爆出關鍵資訊﹝譬如669億造價﹞,以求快刀斬亂麻,令間接受害的一般市民難以認真討論,直接受害的苦主則沒有時間有效地組織起反對力量﹝例如被徵收地層的大角嘴舊樓業主和數以萬戶受噪音影響的市民﹞。政府不單出賣我們的血汗錢以補貼富人,也出賣我們的知情權和參與權。

05至08年:立法會缺乏資訊,錯下判斷
現在建制派議員常說高鐵已經立法會詳細討論,現在不應再談。雖然立法會在2005至2008年初確實就高鐵開了好幾次會,但由於當時政府只發放極有限的資訊﹝這兩年半內只收到的三份高鐵文件,共36頁﹞,議員的判斷很多是基於錯誤的數字。譬如有關專用或共用通道的討論,當時政府沒有說明具體造價,只說「專用通道成本較共用通道高47%,差額將是數十億元」,各派議員認為差額不大,於是支持專用路軌方案。現在才發現,專用方案的造價竟高達669億,與共用通道方案相差隨時達幾百億,而且採用了專用通道亦變相擱置了北環線的興建,日後興建北環線又要再花百多億。議員當年被牽着鼻子走,只談工程概念不談社會成本,沒有考慮到共用通道能免去大量工程,減少對社會和環境的影響。在政府的引導下,以西九為唯一總站的專用通道方案就此取得不容置疑的地位。

08年4月至11月:沒有公眾的「諮詢」
特首在08年4月宣布開始高鐵香港段的設計,預計在2009年底開工。政府委託港鐵進行走線刊憲前的「公眾諮詢」,但港鐵只選擇到幾個區議會和鄉事委員會報告,對公眾則只做純粹唱好的展版宣傳,完全沒有主動令公眾了解和討論工程利弊和選址細節,也沒有令公眾知道徵受土地可能影響的範圍。這樣的公眾諮詢完全失效,城市大學在09年6月發表的民調顯示,一半受訪市民都未聽聞高鐵香港段。

08年11月:政府與原居民聯手欺負菜園村
政府在2008年11月就高鐵香港段走線和徵地範圍刊憲,石崗菜園村150戶的家園被選中做高鐵車廠。事前菜園村村民全不知情,但原來政府和港鐵一直有跟附近的原居民村落﹝鄉事委員會﹞洽商,並在他們的建議下犧牲菜園村的非原居民。菜園村村民此後發起不遷不拆的護村運動,在09年1月和6月先後向政府提交近16000份各界市民的書面反對,但政府在做點門面工夫後一概不接納。村民不甘成為新界原居民特權政治的犧牲品,鬥爭依然繼續。

09年9月:環保署通過劣質環評報告

港鐵在年中按《環境影響評估條例》提交高鐵環境影響評估報告,被民間保育團體批評為極度粗疏,問題包括沒有按法例認真地比較不同走線選擇的環境影響,忽視高鐵可能對新界米埔和錦田地區地下水系統的破壞,物種點算結果遠低於實際。儘管如此,環境諮詢委員會和環保署長仍然先後通過報告,發出環境許可證。到十二月,民間團體揭發,替港鐵做環評的顧問公司,同時負責高鐵西九龍總站的設計,存在明顯的角色衝突。

09年10月後:最後一刻才爆出驚人造價
05年至09年9月四年間,政府一直嚴厲限制有關高鐵的資訊,08年4月提出395億造價估計後,一直至09年10月﹝即立法會財委會工務小組審議前一個月﹞才披露新造價飇升至669億。很明顯,政府試圖在最後一刻才公布關鍵資訊,同時在媒體大賣廣告,誇大效益,製造不惜工本也要達到目標的短期印象,令公眾沒有時間了解一次過花這麼大筆錢的代價,以及所損失的機會成本。許多經濟學者都表示,高鐵香港段的經濟回報率不高,目前的造價難以接受,但政府仍然一意孤行。

09年10月:隱瞞一年,大角嘴收地層危機爆發
大角嘴十四幢住宅樓宇萬多二萬名居民,要到09年10月18日讀到《蘋果日報》題為〈高鐵挖隧道 有沉降危機 大角嘴2000戶或變危樓〉的獨家報道,才知道高鐵隧道將在樓底下廿多米穿過,政府要強制收回地層,,並且不會主動賠償。政府和港鐵蓄意隱瞞,街坊連法例賦與的反對期都錯過了,怒不可遏。可以想像,若不是傳媒踢爆,政府打算一直隱瞞到底,實行「過左海就係神仙」,萬一真的發生意外沉降才想辦法補鑊。高鐵不單在大角嘴徵收地層,在葵涌和荃灣也有多幢住宅受影響,部分人至今仍然未收到消息。

09年10月:「一地兩檢」無期 高鐵效益成疑
政府和港鐵高層一直強調,高速鐵路要配合在西九龍總站實行一地兩檢才能發揮效用,港鐵行政總裁周松崗說,若沒有一地兩檢,「花很多錢建了一條高速鐵路是白費功夫」。但是,到了10月,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卻自打嘴巴,說一地兩檢問題複雜,難以在高鐵通車後馬上實施。「一地兩檢」涉及內地公安在香港境內執法,最近公安在羅湖橋越界捉示威者的事件已令人對「一地兩檢」有更大疑慮。雖然問題多多,政府仍然打算先拿錢起高鐵,到時米已成炊,「一地兩檢」便不得不做。

09年11月:否決獨立研究錦上路總站方案
政府長年「冷處理」高鐵規劃問題,不向外提供資訊,導致公眾討論嚴重不足。由鐵路、工程和規劃專家組成的新高鐵專家組於09年10月提出造價250億的錦上路總站新方案,解決徵收菜園村地面和大角嘴地層的問題,為討論帶來突破。政府一見到民間自發的方案,馬上如臨大敵,出盡全力攻擊抹黑,到11月初,更由親政府議員否決用兩、三個月時間進行獨立研究,以判定不同方案的優劣,公眾也因此失去認真討論細節的機會。

09年11月:民間揭發噪音問題
菜園村收地,市區收地層等高鐵社會成本一一引爆,但隱瞞的醜聞遠未完結。到了11月,民間團體發表報告,指由西九龍豪宅區起一直至荃灣,有數以萬計居民、長者和學童將受到高鐵興建和營運期間的噪音影響,包括象山邨、南昌站周圍多間學校、油麻地天主教小學、西九擎天半島等。他們大半對即將來臨的問題毫不知情,也不知如何申訴。

09年12月3日:功能組別護航 財委會工務小組過關
立法會財委會工務小組投票通過669億高鐵撥款,功能組別議員的醜態第一次被暴露。工務小組主席何鍾泰因涉嫌利益衝突放棄主持會議,另一涉及利益衝突的石禮謙則缺席會議。最終投票結果是12票贊成8票反對1票棄權。單計地區直選議員,是8票反對7票贊成,但6名出席的功能組別議員有5人贊成,扭轉了投票結果。

09年12月:政府隱瞞高鐵對九龍交通的影響
新高鐵專家組在12月中發現,政府只選擇性地披露高鐵總站對附近交通的影響,亦隱瞞了改善交通工程的成本。若要落實所有改善交通建議,興建高鐵的成本將超過700億。另外,這些完全沒有經過地區諮詢的建議將使新增的交通流量轉移至附近較狹窄的油麻地和旺角舊街道,對鄰近商業與住宅區構成嚴重影響。

09年12月18日:人民小勝 財委會押後
12月18日財委會大會,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號召市民請假包圍立法會,超過2000人響應。泛民主派議員一致反對高鐵現方案,他們在會議上提出多項與功能組別議員利益衝突有關的規程問題,最終會議未能表決,押後至2010年1月8日。

2010年1月8日
直至今日,政府仍然沒有絲毫讓步的跡象,功能組別的舉手機器已計劃全力護航。我們在立法會外需要比12月18日更強大的聲勢,才有可能反敗為勝。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呼籲所有不滿功能組別、不滿高鐵現方案亂使公帑、不滿政府恃強凌弱的市民,當日下午一點半起到立法會外聚集:全民BIG爆立法會,踢走功能組別!

●功能組別高鐵分餅錄

香港立法會大會實行分組點票,議案必須同時在地區直選議員和功能組別議員中過半才能通過。功能組別的投票結果不時與地區直選組別相反,這也是他們存在的理由──制衡以泛民主派為多數的地區直選組別。在電視新聞上,投票結果只是一堆數字,但其實每一次都是對民主的踐踏,都是對市民利益的損害。

高鐵香港段的撥款申請是一個很好的個案,讓我們將功能組別作為利益輸送集團的本質清楚地呈現。仔細地看,居然有四名功能組別議員──何鍾泰、石禮謙方剛和林健鋒與高鐵撥款申請有直接的利益瓜葛,不應在財委會上投票;間接與高鐵撥款申請有利益瓜葛的有四人──霍震霆、劉皇發和陳茂波。還有,三十個功能組別議員中,有十三人兼任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代表或廣東省政協代表。

這樣一張經濟 / 政治利益關係網,解釋了功能組別議員為何在投票時如此合拍。

一條高鐵香港段就牽出一串利益瓜葛,令至少四人不能隨便投票。這項功夫做下去,不久後就幾乎沒有功能組別能保清白了。在爭取廢除功能組別、讓立法會選舉邁向普及平等的運動上,這肯定是非常有效的武器。從今日起,我們要功能組別每投一票時都膽顫心驚,不得安寧,直至他們放棄政治特權。

高鐵廣州番禺總站
高鐵廣州番禺總站附近有祈福新邨和碧桂園等港人熟悉的屋苑。石禮謙是碧桂園集團的受薪董事,廣州高鐵站落成後離碧桂園僅十五分鐘車程,當地樓價已較2009年年初急升三成,股價更翻了一倍。

高鐵東莞虎門站
霍震霆是番禺南沙的重要地產發展商。高鐵虎門站落成後,與霍氏的「小南沙」只相距十三分鐘車程。

高鐵深圳福田站
香港不少地產商,如長實、信和、九龍倉、新鴻基在福田站附近有發展項目。陳茂波和方剛是九龍倉的受薪董事,而劉皇發的女婿余漢坤則是信和集團總經理。

香港段建造工程
高鐵香港段669億撥款申請中,大部分都是土木工程開支。何鍾泰是中國建築的受薪董事、林健鋒和石禮謙則同為新昌營造的受薪董事。兩間公司都表明會競投高鐵工程。

香港段葵涌

批發及零售界的方剛日前透露,高鐵會穿過他在葵涌的一棟工廠大廈的地底,物業日後重建受影響,他可以按《鐵路條例》向政府索償。身為「高鐵受影響人士」,方剛與高鐵撥款申請有明顯的利益衝突,不應在財委會上投票。

香港段西九龍總站
九龍倉在西九和尖沙嘴擁有大批物業,公司亦表明有意競投高鐵車站上蓋物業,陳茂波、方剛兩位兼任九倉受薪董事的議員,與高鐵發展脫不了利益關係。

祝各位新年進步!功能組別早日摺埋!

圖片設計:ge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