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區議會補選系列:鞍泰補選前瞻

廣告

廣告

作者:結束一黨專政(可在內地連線遊戲三國殺,搜尋本人帳號)

沙田區議會議員楊祥利,因破產觸發鞍泰選區補選。泛民在協調失利下,分別由新同盟陳珮明及民主黨游月華參與今次補選,民建聯則派出招文亮,頂替楊祥利的空缺,由於泛民內訌,外界均預料民建聯已經可以穩定當選,故是次選舉關注度,亦比其他補選大大降低。

這次選舉,是立法會選舉後首次舉行的補選,也是新同盟自出走民主黨後首次參與的補選,更是與民主黨首次的對壘。這兩點固然是值得觀察,然而,儘管昔日兩黨份屬不同派系,中層人員互有溝通,甚至一直份屬友好者大有人在,因著補選觸發全面的衝突,相信對兩陣營中人,絕對不是好受的事。

11月4日便是投票日,剩下十多天,基本上已是大局已定,根據近日落區觀察選情,只有反覆的嘆息。筆者作為幕後工作者,實在希望與大家分享今天的區議會選舉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而且不少搞選舉分析的前輩們也洗手不幹,那麼,容筆者拾前輩牙慧,試評對鞍泰補選的一點看法。至少要讓那些不顧地區、亂做地區的民主派立委,特別係公民黨、公民起動等,好好反省這麼多年來搞地區搞了個甚麼。

背景

根據經驗,舉凡議員行事失德,其政治陣營將難以奪回席位。以往的補選,理論大都兌現:前年薄扶林補選,陳岳鵬加入政府,選民有感被棄,司馬文早期被看低一線,最終亦當選;07年錦英補選,前線黃國雄因收賄判監,建制派獨立議員湯寶珍亦大勝。

這次鞍泰補選源於楊祥利破產,本來這種背景,十分符合「失德理論」,楊氏早有不少醜聞,特別是在錦泰苑外以馬鞍山民康促進會名義,興建單車中心,結果爛尾兼欠下巨債告終;加上早前更被指利用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主席身份,偷步申辦邨巴。財政混亂,有目共睹。但是泛民內訌,大有機會成為鮮有的「失德但當選」案例。

選民比例分析

要了解勝敗契機,可先看選民比例分析:

由於資料所得的每棟樓宇人口數據,只及至06年的人口普查,當中有屋苑在近年入伙,由於手上資料缺乏,數字乃綜合06年人口普查、假設單位每戶數=3人左右評估;選民則憑過往經驗,居屋區登記比率較私樓多、新入伙屋苑登記較少等作評估,因此下列數字與實際現況,會有所偏差,推算如下:

過往,尤其是區議會選舉,這些私人中/高產大型屋苑投票率均不甚積極,反而居屋區投票率則相對較多。而且,就選舉可以觸及的選民幅度而言,居屋區亦肯定比私人屋苑為高。因此,此區錦泰苑佔選民六成的情況下,誰能在此區佔有主導優勢,將奠定勝機。而數個私人屋苑,雖慣例計較為支持泛民,但亦只是稍有優勢,而短期內能夠變更的幅度,相信亦不大。

過往得票

至於過往得票的參考作用,很多人會拿立法會作為參考,坦白說,我認為除了能夠顯示1. 所屬政團票底;2.建制派大概的組織力;及3. 潛在可掘的票數 之外,基本上參考作用已經越來越少。尤其是,選舉結果越來越顯示現在的選舉投立法會與區議會,很多時用兩套標準投票。

今屆立法會選舉,民主黨三張名單得票共有265+633+322=1220;新同盟為343,反映作用不大的原因是,其他泛民的名單加起來還有2569票,我們很難預料多少人會再投,而又會選擇哪位候選人。

至於建制派立會總得票為2498,民建聯兩張名單共254+1014=1268。如果我們結合上兩屆楊祥利得票,07年為2508(對李立航1834);11年為2417(對周偉東1499,蘇達良457),得票票數十分穩定。我們不知破產會帶來多少失票,但至少可以肯定2400-2500是建制派可動員的數目。

候選人分析

這次補選,主要三名問鼎議席的候選人如下:

1.新同盟的陳珮明,報稱議員助理。其實係鄭家富助理,據團隊表示,周偉東區選後已不見影,很多時基本的地區工作,反而由較近、較親的新同盟系統延續,團隊遂報稱陳已有一定在區內服務的經驗。當然,服務經驗,與區內是否擁有一定知名度,是兩回事。

3.民建聯的招文亮,報稱金融機構聯席董事。他並且繼承整個楊祥利的鞍泰聯席系統,在選舉期間,他的宣傳品亦常拿著一張印滿地區團體的橫額,包括嵐岸業委會、海典灣業委會、曉峰灣畔法團、錦泰苑法團等大量地區組織加持,由是可見大部分地區中介組織,掌握在其陣營手中。

這次選舉觀察民建聯所得到的感覺是,他們完全沒有發力。行內判斷能否真的有力挑戰建制派,他們有否動員大量義工,搬出極為恐怖的競選規模是一個指標。只見競選期間,候選人輪流與區議員、立委落街打招呼、派傳單,與一般面對土共的選舉極為不同的是,選舉期間義工極少。

一般土共能動員左派網絡組織,如鄉親會、民聯會等,一個會動輒已有三十義工,既然候選人本身具不少地區組織支持,而卻只聽聞在新同盟誓師時,可以有空站在一邊影相,閒暇至此,相信土共本身已評估這場仗早早穩操勝券。

第三是5.民主黨的游月華,報稱董事。曾於去年區選參選錦濤選區,當然那是不可能贏。相較各候選人,其實游的形象算是候選人之中最好,陳略嫌年青,未必能說服選民具足夠經驗;招雖然想賣金融背景,但帶有o靚味之餘,亦不及游有中產味。況且游亦得到大部分公民黨及周邊泛民律師支持,亦是唯一女性候選人,有相對優勢。

至於2.蘇達良在脫離人力及慢必支持陳底下,被看低一線,宣傳品亦沒有甚麼特點,只見好些人力友好替其助選,他除了能夠賣自己當區,已經沒有其他特點;4.陳國強當然更不關事,或能拿回立選本區所得的35票吧。大概而人最終只是陪跑份子。

大水坑站隧道,是居民主要來往通道。由於區內食店缺乏,不少居民也通往富安花園進膳。該區乃新民主同盟容溟舟選區,其實應該有能力部署在該處張貼海報。

勝敗關鍵:議題與論述

這次選舉,我們不應單看內訌,便斷定必敗了結。如果沒有內訌,能否真有得打呢?即使今天內訌,泛民候選人能否比民建聯多票呢?

這次勝負關鍵,在於議題設定。

以往民主黨對楊祥利差1000票,如果只是一名泛民候選人參選,怎樣失德,也很難斷言能夠追過1000的數目,必須配合切身的議題,足以對抗民建聯的論述環境,相當的街坊組織及耳語傳播,方有爭勝之機。而由於過往民主黨在本區服務廢弛,名聲早已不好,候選人必須展現與舊人煥然一新的形象。這次鷸蚌相爭,固令勝機大減,但泛民雙方選舉工程,卻比想像中更加不濟。

焦點錯配,自毀長城

這次選舉的主旨,本應是民建聯的失德,但選舉過程中可見,好像從來沒發生般。新同盟乃至民主黨,竟然可以毫不提及,對民建聯沒有攻擊隻字。他們肯定忘記了舊黨友、舊祖師鄭家富,九十年代由南區鴨脷洲邨轉戰大埔時,四年間荒廢南區地區事務,99年區議會選舉交給梁國華接棒時,對手林玉珍全個選舉期只打一個議題:「要一個離棄地區的議員嗎?」,隨即順利攻陷鴨脷洲邨。(那是民主黨如日中天的年代,尚且如此拱手相讓區內大票倉,今屆得票該區泛民得票不足4成,當年的因,今天該區已淪為「蘇區」、「赤化區」…)

觀乎各候選人選舉期間打的議題,不外乎社區建設與規劃,乃至於濕星的民生事務。其實區內不少設施已甚為完善,講清潔,屋苑簇新,甚為企理;講起居,雖然商場只有一間酒樓,較少商店,但已較不少領匯轄下商場能夠讓居民自足,況且不少居民已習慣到富安花園的餐廳進膳。交通更已鄰近馬鐵,又有巴士,更無所求。對於居民來說,這些訴求應該不是重點。當然,最為人熟知的議題便是「由五樓跳樓唔使死」的天宇海,但正如上述選民比率,這議題完全無助於選情,卻聽聞有候選人就此花過相當功夫宣傳,又是浪費氣力之舉。

既然楊祥利財政紊亂,如果我是游或陳,選舉開首便應該以「你希望鞍泰繼續中飽私囊/私相授受嗎?」一類主題,力指民建聯過往不是,選招,只是延續權貴利益來來往往的年代,本來民主派大有身位,將民建聯失德的事實一件又一件道陳,特別係挪用大筆區議會公款起單車中心但爛尾一事,一個爛地盤放在居民面前,每天也見到;然後用公權力想自己開村巴,更與貪污無異。種種醜聞,皆是污穢不堪,大有潛力的黑材料,再對比自身清廉,將這選舉議題放在第一。但雙方竟然提都無提過!


大水坑站前一大塊爛尾的屋仔,便是民建聯衛星組織,馬鞍山民康促進會有意興建的單車中心。結果中心起不成,更欠下巨債。正常的候選人,理應將執政黨的問題狠狠指出,但新同盟、民主黨沒有這樣做。

意氣之爭,斷送江山

當然不代表不表述實績,但既然社區完備,打的角度不妨考慮「讓社區環境受到保護」為起始,將社區潛在威脅如對面的污水廠、烏溪沙塡海、巴士因馬鐵可能削班等問題道出,並講明自己團隊過往一直有做跟進工作。這條件,無論陳還是游也有,但還是沒有打出來。

反而在最近的一個星期日,眼見民主黨誓師,新同盟在對面打對台,一見何俊仁、劉慧卿,新同盟那邊即集體上身,兩邊鬥嘈半小時,如果我是當區選民,路過只會覺得兩邊「好嘈」,絲毫沒有益處,而相信類似意氣之爭,不止一次,如此發展,相信只會令更多選民一則不投票,二則寧投對手。相反雙方收隊後,招方與葛佩帆悄悄走到隧道口與居民打招呼,誰在扣分,誰較高招,當下立見。

小結:「即使贏不到,也要令對手痛苦」,可以嗎?

而側聞泛民兩隊團隊士氣,選情看低一線下,雙方鬥志已逐漸廢弛,眼白白面對著一個社區繼續受土共操控,旁人只有哀嘆的份兒。

筆者衷心希望,還剩十多天,候選人應該三思,應否將攻擊民建聯的議程放到選舉工程中,特別是這次容許選舉報較後時間推出。連蘋果日報都幫埋你手了,你不去做,還有誰幫你做?

攻擊的意思,不代表像陳國強那種光呼「民建聯最無恥、最好摺黨!」那種上身式攻擊(儘管確實過癮),泛民互相攻伐,不見得拿到選票,反而質疑民建聯,倒可令將好些討厭私相授受的居民轉為支持其他候選人,甚至選舉後期,能夠利用這議題締造正邪對壘,催谷一向不高的投票率。

不要再打甚麼規劃民生議題了,假使泛民候選人能夠多點彰顯所屬政團,關注地區議題、保護當區利益到家,甚至接連打出一些「交通篇:讓巴士服務不會因馬鐵減少」、「海濱篇:反對烏溪沙填海」相信有望爭取不少選民支持。如此也是對民建聯的一種挑戰。

前輩曾有一說話相贈:「即使贏不到,也要令對手痛苦」很明顯,這次民建聯參與選舉,真的是毫不痛苦。筆者作出少少建議,未必有用,今次就算輸,但至少,為後繼者著想吧。假使補選民建聯大勝,其他候選人得票整體連五成也沒有(悲觀一點,可能實際只有四成),此後泛民新人落區,鞍泰必將擺在較後的選擇,事實上我們好多的區,也因為以往成績參差而放棄,但這可能是幻象,而能否讓後來的落區者有爭勝的希望,無論是民主黨還是新同盟,同樣責無旁貸。

無論是陳珮明還是游月華,兩位也是大有潛質的候選人,即使今次未必可以取勝,亦請不要放棄。前者年青有志,假使能夠到某基層區,勤懇深耕數年,絕對有機會將令一個社區成為另一個乙明;後者早前已參選過一次選舉,亦寄望若今次仍不幸輸,不要因此灰心喪志,有如此好的背景與形象,如果能配合良好的團隊指導與合作,絕對有望在一些中產區競勝。上面的人,亦請不要將好的候選人放逐到這些地方吧。

看到、亦明白雙方多年從黨內開始積怨甚深,對於劉慧卿系銳意焦土新同盟的舉動,乃至於雙方協調不善導致的網上罵戰深感無力,我們這些旁觀者笑稱「見到就上身」。但後來者無罪、選民無罪,好好睇睇,請各位努力走好最後的一段直路,這是為民主運動而做。

天之聲:最近,陳橄欖僭建,視法紀如無物,如配合楊祥利當年錢銀糊塗賬,負面宣傳,未嘗不是破死區之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