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雙語陳

生以華語為母語,成年後卻毫不浪漫地愛上英語的雙語者。現生活於一雙語社會,帶著對(古典)華語的再慕,以英語思考、業餘寫作,再嘗以中文重現想法。開網誌存偶得於網路,礪絀筆以娛己。 Raised with Chinese as the native tongue but grown to fall in love with English rather unromatically as an adult. Now an amateur writer living day-to-day in a bilingual society, who , with a recently re-found admiration of (classical) Chinese, thinks and writes mainly in English and reproduces the ideas again in Chinese. Hence the idea of an bilingual blog, to sit brainchildren and grind the pen online for pleasure. 網誌

生活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 極致浪漫的《字裡人間》(《舟を編む》)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 極致浪漫的《字裡人間》(《舟を編む》)
廣告

廣告

原文刊於雙語陳的游思細想

兩種必須進場看的電影

終於看了《字裡人間》。這部只聽片名就嗅到酸酸文藝味的日本電影,我早有所聞,也老早決定要進場看。以往只購票進場看一種電影,近來則多了一種 ─ 此片正屬這第二種。第一種是那些在電影院外觀看不能感受到足本聲畫效果,以致完整「體驗」它的;這種很易理解,近期的例子就有《Gravity》(港譯《萬有引力》)。第二種則是新近悟得:那些明擺著「華而不實」,片長卻考驗人類專注力極限的文藝片。我以往不愛看這種電影。原因很簡單,進戲院看這種電影實在是一場賭博:賭注是幾十元的票錢、三數小時的專注,押對了固然盤滿缽滿,錯了則往往一敗塗地。這樣看來,看《字裡人間》無疑是賭贏了,而且收獲豐富。

透入五臟的神韻

一直未得空,眼見電影映期將止,這天終於碰到一個不用上班的下午,即興之下,獨自從家裡漫步至全港唯一仍有播映此片的百老匯電影中心,結果遲有遲著 ─ 悠閒的心情,不無幫助自己投入這部浪漫到極致的電影。不得不承認,欣賞完兩個多小時的電影,其實沒有任何一幕讓我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但我沒有懷疑自己沒看懂,或者埋怨自己實在不懂欣賞。因為散場後,就在信步往地鐵站的路上,我彷彿仍踏著那一葉橫渡浩瀚言辭之海的「大渡海」,聽著平淡靜寂的海浪聲,嗅著怡人渺渺的書香,悠然神往於主角輕許一生的執著。電影沒有峰迴路轉的情節,沒有轟轟烈烈的生死相許,更沒有眩人耳目的聲畫特技;嘗來卻有如最上等的龍井茶,初嘗之淡而無味,待得細細品味,甘香透舌之時,茶葉的濃郁早已透入五臟六腑之中。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想起「重劍無鋒,大巧不工」這句 ─ 出自少年時至愛的《神鵰俠侶》,妙到毫顛的解釋了楊過後來仗何以成「神鵰大俠」行俠仗義,繼而躋身武功登峰造極的「新五絕」;這種境界,也是我認為最適合這部電影的評價。從導演鏡頭的運用、一眾演員的演繹、劇情的推進、以至整部電影探討的主題,你感覺不到一絲牽強。一切就是那麼渾然天成,那麼自然而然,那麼理所當然。即使久處一個從骨子裡不浪漫、甚或笑貧不笑娼的社會,觀影中你也不忍詰問一句:「這可能嗎?」因為就在主角馬締光也向其房東嬸嬸顫抖著卻無比堅定的一句:「我決定一生獻身編辭典的工作」,就在他與女主角香具矢以那句平白的「我愛你」互訴衷心,就在那玩世不恭、自嘲自己「好唔型」,卻慨然調職以換取「大渡海」的編纂得以繼續的西岡,在道上洒然轉身之際,平凡庸俗如你我也忽然懂了什麼叫真正徹頭徹尾的浪漫。

浪漫的極致

不是嗎?浪漫之義,正是實事求是的相反。香港人向以現實見稱,甚至到了膚淺庸俗的地步 ─ 從前特首上任時高叫的口號「我要做好呢份工」就可見一斑。這樣活其實很累,也很無趣;因此香港人需要浪漫,也喜歡浪漫。然而刻意浪漫最易適得其反,落得如荷李活愛情片或韓劇公式般廉價。《字裡人間》則毫不造作,老老實實以最真誠的編、導、演向你娓娓道來一個理想得超乎現實,卻讓你不忍以現實去質疑的世界:一個語言學碩士不在巴士車身上向你展露「王者」風範,而是窮十五年人生中最寶貴的青春,埋首舊樓裡編一部老闆不想投資,編好了可能最終也沒有人懂得欣賞的辭典;他對女主角一見鍾情,不擅辭令拙於表達,好心同事鼓勵他寫出來,他竟大筆一揮,寫成一封以戰國時代草書寫成的毛筆情信; 她收了看不懂,不但沒有隨手丟去,竟不惜面紅耳赤去央自己廚藝師傅念給她聽,終於明白彼此心意,與這奇男子成為與子偕老的佳侶─也許也只有她這樣與別不同的女子才能與他相守一生。這些角色在最功利的社會裡幹著別人眼中最不設實際的「傻事」;卻正是那股傻勁裡的赤子之心,在我等「醒目仔女」的取笑聲之中,成就浪漫的極致。

可貴的《字裡人間》

或曰電影實乃語言中最能言善道者,觀乎其盡括最能引人入勝之元素; 然其亦最常被糟蹋者;多少導演耽於顯者而孤注一擲,只見木而未見林也。下次《雷神奇俠》再映續集時我或許仍忍不住買票乖乖進場─畢竟沒有了這種浮光掠影,膚淺的我就感受不到如《字裡人間》般電影的可貴。.

如欲閱讀更多作者文章,請讚臉書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