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文:庸生)《輝耀姬物語》:不能自主的人生

(文:庸生)《輝耀姬物語》:不能自主的人生
廣告

廣告

文:庸生

https://www.facebook.com/hkfilmcritic

日本動畫大師高畑勲的新作《輝耀姬物語》,改篇自日本古典文學《竹取物語》。 電影的開首是一個伐竹的老伯發現一個從竹莖裡誕生出來的女嬰,故事講述這名女嬰的一生,一個不能自主的悲慘人生。這個女嬰的一生正好讓我們反思人生的意義。

出生是不由自主的

基於女嬰「奇異」的出生方式,或許觀眾會與電影中的伐竹老伯懷著相同疑問,究竟這個從竹莖裡誕生出來的女嬰「因何而來」?但對於筆者則認為,這位從竹子誕下的女嬰與「正常」從母親體內誕下的嬰兒在本質上的相同的,同樣是不由自主的被帶到這個世界上。人的出生已經沒有選擇的自由,更莫說在複雜的人世能夠享受真正的自由、自主。

父權社會約束下不能自主的人生

一些感情、感覺是自然而生的。女嬰對生物好奇、被大自然所觸動、舌頭為食物所吸引、甚至在長大後愛上同伴,全是不經過外界所影響而產生的感受,這些自然而生的感受全是自主的體現。但導演在電影初段已為主角日後不能自主的人生埋下伏線,女嬰原本自行地步向小朋友們,卻因父親(拾她回來的伐竹老伯)的不斷叫喊而改變初衷、改變行走的方向,已經是主角的人生是不能自主、受外力影響的例子。

主角的父親嚮往榮華富貴的生活,決意將女嬰嫁給達官貴人,於是帶同主角及主角母親一家三口遷往京城居住。熱愛鄉村生活的主角及母親亦只好欣然接受,盲目跟從父親的決定,正好顯示父權社會是其中一個限制人的自由(特別是日本的女性)的主要原因。

遷居京城後,主角不論衣著、生活模式、名字甚至相貌均需按各種權威的指示而改變,不願接受的主角在父權的淫威下亦只有妥協。主角被易名為輝耀姬,行為舉止及打扮均需符合京城中作為「淑女」的標準,目的是父親希望主角能夠得到豪門的賞識,無奈主角並不希望嫁給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相信這是一般常人與生俱來的感受,諷刺的是這種「盲婚啞嫁」在古時的日本是常事。

先吸引到達官貴人徵婚的主角,還可以借助小聰明以作擺脫。後來主角吸引到的是無上的權威 - 皇帝,這消息當然讓主角父親興奮不已,然而主角仍然不希望下嫁予陌生人,即使對方是皇帝。無奈主角擺脫不了的除了是父權外,而且是父親的養育之恩,直言肯下嫁予皇帝讓父親得到榮華富貴的生活,及後便會了結自己的生命。這番「自我犧牲」的豪言反映父權社會及道德枷鎖如何限制人生存的自由。主角在全片中的兩次出走同樣只是出現在夢境:一次是離開京城回到鄉郊;另外一次則是與愛人相聚,並自由奔放的飛翔。自由自在的生活只能在夢裡才能實現......

不由自主的離開人世

對於象徵無上權威的皇帝的強擁,主角唯一能做的是拜託神明的幫助。然而,最後卻是被上天看中,主角要被帶返月上。面對神明的主角,這次真的是避無可避,只有等待被帶走的一天來臨,就如同人類始終要面對死亡般如此無奈。雖然人世間充斥虛偽、貪婪,亦難以享受到真正的自主,但主角在「臨終」前,表示人世間有不少美好的事物包括人類的感情,已經足以讓她希望繼續留在人世。這正正是導演對人世的看法,是導演熱愛生命的宣言。

無奈神明為主角披上作用有如孟婆湯的羽衣後,主角迅即像失去靈魂一樣,不再說半句話、不再緊抱著父母不放、不再有任何情感、不再留戀人世,盲目地隨神明一同離開人世。主角的一生是任何一個人的寫照,大家也是不由自主的來到人世,過著(或多或少)不能自主的人生,最後即使不願意亦無一倖免的終需離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