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文慶

周文慶 Justin Chow(藝術家。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獲「視覺藝術創作獎」。泡沫雕塑作品入選「香港當代藝術獎2012」、獲「譚志成紀念藝術獎」。作品網站:www.chowmanhing.com 。博客:www.chowmanhing.blogspot.com ) 網誌

生活

「和諧」的對立面

「和諧」的對立面
廣告

廣告

佔領期間,去了上海工作,也看展覽。的士上了高速後,司機望了望後鏡,「你香港人?」是的。「香港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的語氣裡有點不耐煩,更多的是疑惑。「很難說。」我回答,這不是我第一次在內地遇上關於「佔中」的問題,而我並不願意在車廂裡談佔中。

「在內地,」他期望話題繼續,「根本不可能的,共產黨一早就清場了;像六四,軍隊坦克直接鎮壓。」

我並不意外,國內年長點的人都知道「六四」學運,私下也能談,只是不能公開談。所以不能說他們「無知」,年輕的很多也能「翻牆」;但「知道」與「能分辨對錯」,並不代表就能賦予一個人道德的勇氣與力量。在內地,就因為「知道」,使人們生活在記憶恐怖的陰影裡,所謂「六四後遺症」。對「土匪」的恐懼,抑殺了人的良知與道德,彌漫在廣闊土地的每一角落。

在內地看央視關於「佔中」──官媒一直採用「佔中」一詞,即使「佔中」早已演變成「雨傘運動」──的新聞,長長的影片中只播放「鐵馬亂堆」的「混亂」場景,卻不見任何集會人群,最極限的也只是一小塊模糊不清的集會鳥瞰圖,一瞥而過。然後就是一些紅衛兵式的大叔在談「佔中」對「香港」的破壞與影響民生。央視刻意迴避「學生的樣貌」與「龐大的集會人數」這兩種影像的出現,以免刺激人民將「佔中」與「六四」產生聯想。

「動亂」就是央視與其他官媒一致要把「佔中」在人民印象中「定形」的詞彙;以「佔中」造成香港「動亂」,來突出內地社會「和諧」的美好。

「共產黨是土匪出身,什麼也做得出。」司機接著說,「香港還是很好,還可以示威。」

在中央的定義中,任何「示威」都等同於「動亂」;而在「和諧」國度裡生活的人民,亦並非如此不可救藥的無知。他們一直(依然)崇拜著香港的廉政公署,羨慕著香港人仍然擁有示威的權利,羨慕著香港的媒體仍可以出現「動亂」的畫面。也許,在國內人民的理解中,「動亂」可能是「和諧」的對立面,即是與真實、民主、自由、和平連結的東西。這或許是因為,他們明白到生活在一個一切都「被和諧」的社會,任何「動亂」與潛在的「動亂」都一定被暴力鎮壓、任何東西都不可信任、任何人都不被當是人的國家,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攝影: Cintia Nunes
作者網站:www.chowmanhing.com

廣告